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一人一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r />     林鸿那瘦小的身子打了一个颤,虽然他紧咬牙关,但是剧烈的疼痛还是让他叫出了声音。

    “我没有抄袭!”

    林鸿嗓音带着哭声还是非常倔强地坚持着。

    林昌明被儿子的惨叫声给惊得头脑一清,眼神中露出一丝后悔和愧疚,然后他晃了晃脑袋,将皮鞭扔到一旁,然后一把抓着林鸿的衣服,按到旁边的凳子上,挥起巴掌对着林鸿的屁股狠揍起来。

    “啪!”

    “我让你撒谎……我让你抄袭…”

    “啪!”

    “小兔崽子…看我不打死你……”

    “啪!啪!”

    ……

    夜已深。

    隔壁房间传来父亲震耳欲聋的呼噜声,趴在床上的林鸿,咬牙挣扎了起来。

    “哎哟~~”

    起来的时候,由于动作有些大了,扯到了屁股上的伤口,屁股上传来火辣辣地疼痛让他不由得叫出了声,不过他连忙用手捂住了嘴,生怕因此而惊醒隔壁的父亲。

    屁股上一片红肿,虽然父亲已经给自己涂上了红药水消肿,可是仍然痛得厉害。

    他并没有开灯,而趁着微弱的月光,披上外套,然后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小木箱子,从里面抽出一本书,便离开了房间。

    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到院子里,并没有走正门,而是来到后门,轻手轻脚地将门拴抽开。

    “嘎吱——”

    院子后门被打开,他闪身出去,正待将门合拢,却看到一只黄色的影子突然窜了出来。

    “阿黄。”

    林鸿轻轻呼唤了一声。

    原来,跟着出来的,是一只黄色的土狗,瘦不拉几的,身上的皮毛有一块没一块,像是长了癞子一般。

    土狗围着林鸿雀跃着,不时用头部轻轻地供着他的腿部。

    林鸿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他笑呵呵的逗弄了一番土狗,然后轻轻将后门合上,然后招呼道:

    “走。”

    一人一狗,便朝小河对面的光亮处慢慢走去。

    他走路的姿势很怪异,一瘸一拖地,却不是两只腿的长度不一样,而是腿部关节该弯的时候却不弯,所以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协调,并且走路的速度也非常缓慢。这也是他经常被同龄人嘲笑的重要原因之一。

    河对面,有一家车木厂,专门生产锅柄,木柄,镰刀手柄之类的木制品,是村里唯一的乡镇企业。

    每当深夜,全村唯一光线明亮的地方就是车木厂,厂子里面有一盏功率很大的电灯,晚上通宵都不会熄灭,这是厂里考虑到防盗因素而特别开着的。

    而村里其他地方,晚上是很少长时间开灯的,毕竟电费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也算是一个开支,能省一点是一点。

    “阿黄,我的屁股好痛。”

    林鸿趁着微亮的月色高一脚低一脚地向前走着。

    “马老师让我叫爸爸到学校去,我还以为她要当着爸爸的面表扬我,谁知道,她竟然跟爸爸说,我的试卷是抄袭的。”

    林鸿看着跑过来又跑过去的土狗,也不管对方能否听懂自己的话,自顾自地这样说道。

    “阿黄,我真的没有抄袭,这样简单的题目,我哪里还用得着抄袭别人的?他们都那么笨,要是抄袭他们,我怎么能拿一百分?要不是前两天爸爸跟我说,只要我考试能考第一,他就带我去找妈妈,我才不会做这么简单的题目哩。”

    “马老师真坏,她冤枉我,我以后再也不听她的课了。”

    “同学们也坏,他们看不起我,平时只会取笑我,还说我太笨,所以妈妈不要我了……其实他们自己才笨死了,读书这么简单,竟然还要花这么多时间。我才不愿意和笨蛋一起玩,那样也会变笨。”

    “爸爸竟然也相信他们的话,他还不讲信用,本来说好带我去找妈妈的……哎,阿黄,妈妈到底在哪个地方,为什么不回来呢?”

    ……

    就这样,林鸿一边走一边说,直到带着阿黄来到了车木厂的围墙外的一颗大树底下,这个位置极隐蔽,光线又能从树叶缝隙中透射下来,是个极好的地方。

    林鸿朝阿黄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示意阿黄安静下来。

    只见土狗很听话地立刻找了个地趴了下来,然后开始睡觉。

    林鸿本来想像以前一样,在旁边的树墩上坐下,可是突然想起自己的屁股今天已经开花,于是只好轻轻地靠在大树树干上,然后掏出腋下的书本。

    在微弱的灯光照耀下,依稀可见被精心包裹的封皮上,上方正中间有着两个规规矩矩用圆珠笔描写的美术字体——“数学”,在这两个字的下方,还有四个较小一点的字“三角函数”。

    林鸿顺着边缘打开书本,只见里面夹着一片褐色的树叶,他将树叶放到前面,然后从此处开始阅读起来,很快便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要是被学校的老师看到,肯定会惊异得眼珠子都要掉落一地,同时震惊万分。

    要知道,“三角函数”可是高中数学二年级的时候才会学到的内容,而现在,林鸿八岁,在上小学二年级。

    才上小学二年级的林鸿此刻竟然捧着一本高中二年级的数学课本看得津津有味!

    这可能吗?

    大家绝对不会相信眼前的一幕,绝对会认为这不过是林鸿是“老猪鼻孔插大葱——装象”而已。

    要知道在学校,林鸿就是低能儿、二愣子、智障儿的代名词。

    全校的师生都知道,二年级有一个叫林鸿的傻子。由于小时候摔坏了脑壳,智力发育受到严重影响,平时走路都有些歪歪斜斜,又不喜欢说话,平时沉默寡言。上课也完全不听老师的,经常独自呆在角落发呆,从来不做作业,考试经常交白卷。

    在这个时期,连小学的老师都没有把握说能够完全看懂高中高中的数学课本,更不用说像林鸿这样的极品弱智儿童了。

    时间慢慢流逝,村子里的公鸡开始“喔喔喔”地陆续打鸣。

    一直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林鸿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色,嘀咕道:

    “这么快就天亮了?”

    他稍微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酸痛的脖子,看了一眼手中书本的页码。

    “只有七八页就看得差不多了,后面都是一些习题,今天白天就可以看完。哎,这是最后的一本了,这本看完,以后看什么呢?”

    林鸿还真有点舍不得。

    这是他母亲留下来的东西,平时他都藏在自己的“百宝箱”里面,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有意控制自己的看书速度,每一个字都看得非常仔细,但到今天为止,还是要全部看完了。甚至,一些稍微难一点的内容,他还反复看了很多次,上面的习题也早就做了不知道多少遍。

    林鸿收起书本,对着地上的土狗轻轻呼啸一声,土狗立刻窜了起来。

    “阿黄,走,我们回家。”

    这时,太阳从东方冒出了头,整个世界突然之间明亮起来。

    金黄色的阳光倾泻下来,山村小径上,一人,一狗,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