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一人一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乡村泥泞的小径上,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嚎啕大哭,不断地向前奔跑。

    他一边跑,一边伸出右手,仿佛要抓住什么。

    “妈妈…你不要走……”

    前面,一个靓丽的身影闻言转过头来,露出一张极美的脸庞,只见她微微一笑,安慰道:

    “小鸿不哭,妈妈很快就回来……在家要乖乖的听爸爸的话哦,不然妈妈会生气,一生气就不喜欢小鸿了……”

    说完,她便转身继续前行,越走越远。

    “妈妈……妈妈……”

    小男孩哭得更伤心了,拼命挥手叫喊,想要跑上前去抓住妈妈的衣服,可是自己的身体却被一双大手给拉住了,他使劲挣扎却无论如何也挣扎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当中。

    “放开我,我要找妈妈!”

    小男孩朝着那只拉住自己的大手狠狠地咬了一口,终于挣脱开来,拼命向前追去,可是却不小心滑了一脚,双腿向前滑去,身子却向后腾空仰面摔倒。

    “噗通!”

    泥浆四溅。

    ……

    第二天。

    县医院,主任医师办公室中。

    身穿大白褂的医生坐在办公椅上,只见他从抽屉中拿出一份病例档案,递给一位身穿破旧灰色棉袄年轻男子,说道:

    “孩子的情况很不乐观。他摔倒的时候,后脑正好撞击在硬物上,经检查,他头部的枕骨和顶骨都粉碎性骨折,手指按压后脑可出现明显凹陷……”

    年轻男子闻言脸色微变,他插口道:

    “医生,这些专业的东西我都听不懂,麻烦你能不能说得稍微简单一点?”

    “这么说吧,他的伤很严重,很有可能伤到了脑组织。虽然他现在的恢复情况看上去还比较好,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大脑是人体内最复杂的东西,大脑受伤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他现在才四岁,大脑还没有发育完全,这一次的受伤,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智力和身体方面的生长发育,你要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年轻男子极力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他辞别医生,有些踉跄地从办公室走出来,来到走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蹲在墙角嚎啕大哭,伤心欲绝。

    ※※※

    四年后。

    黑岩村完全小学,教师办公室。

    一位中年妇女正坐于办公桌桌后,手中一边打着毛线,一边问道:

    “你就是林鸿的父亲吧?”

    “是的,马老师您好,我叫林昌明。”

    林昌明连忙点头应道。

    他的头发胡须都很长,虽然可以看得出来,来学校之前特意整饬了一番,可是仍然无法掩盖住他那一身邋遢的气息。

    马老师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可能又觉得太过明显,只好侧了侧身,躲过对方那刺鼻的酒气。

    “今天喊你来,主要是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

    “好好,您说。”

    “你看一下,这是林鸿的数学试卷。”

    说着,马老师将一张试卷递了过来。

    林昌明拿过来一看,顿时一愣,惊讶道:

    “一百分?”

    “呵呵,你也觉得奇怪吧?”马老师立刻接上了话,“这一次数学考试,林鸿得了一百分,全班独一份。”

    林昌明脸上露出非常高兴的笑容,可是,马老师的下一句话,让他的笑容顿时凝固在了脸上。

    “但是,按照他以前一贯的表现,他是不可能考一百分的。”

    林昌明有些回过味来了,他反问道:“那老师的意思是,这是他抄袭的?”

    “当然!”马老师脸上一脸不屑。

    林昌明大怒:“你凭什么说这是我儿子抄袭的?你不也说了吗,全班只有他一个人一百分,还能抄谁的?”

    马老师冷冷一笑:“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你也不看看你儿子平时都什么样。上课天天开小差,整天发呆犯傻,跟没有回魂似的,布置的作业也从来不做,考试从来都是交白卷……”

    “你说,他有可能考一百分吗?”

    “这次考试,坐在他前面和后面的人,都考了九十九分,所以他运气好,能够抄到一百分也没什么奇怪的。”

    “他现在才不到八岁,小小年纪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要是不好好教育改正,长大了那还得了?”

    马老师牙尖嘴利地一古脑儿说了一大通,将不善言辞的林昌明反驳得哑口无言。

    林昌明脑子一片空白,他盯着马老师那张薄薄的嘴唇看了半天,有好几次都想冲过去将其撕裂。

    最终,他大吼一声,说道:“我儿子绝对不会抄袭!这只不过是你胡乱瞎猜罢了!”

    巨大的声音惹来周围老师们的纷纷侧目,大家窃窃私语,意见不一。

    大家的目光中有鄙夷,也有同情,就是没有任何一人相信林昌明的话。

    林昌明说完,不愿再在这里呆下去,也不愿再和这个老师说话,直接转身走人。

    “哼,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难怪他连自己的老婆都守不住……”

    耳边传来的闲言碎语让林昌明顿时停住了脚步,他双拳紧握,身体震颤不已,显然在极力控制着内心的愤怒。

    脑海中闪过儿子的身影,他最终还是跨步离开了。

    ……

    放学后,林家大堂。

    气氛极其凝重。

    林昌明坐在一张条凳上,手中拿着一瓶劣质的二锅头,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在他身前,正跪着他的儿子林鸿,只见林鸿正双手捏着自己的耳朵。

    林昌明将最后一口酒喝完,打了个酒嗝,最后将手中的酒瓶一把摔在了墙角。

    “嘭”地一声,酒瓶玻璃碎片四溅,吓得林鸿浑身一颤。

    “你…你为什么要抄袭别人的试卷?”

    林昌明大着舌头指着儿子喝问。

    林鸿沉默不语,一脸倔强。

    “老…老子平时怎么跟你说来着…咱…咱们虽然穷…但但志却不能短!你现在这…这个样子,我对你也没什…什么要求。交白卷…没有问题,但…但是,你为什么要去抄袭?!”

    说道最后,他已经开始冲着自己的儿子大声地吼了起来。

    林鸿被他那凶悍的气势被吓得连连后退,终于开口坚定地说道:

    “我没有抄袭!”

    林昌明看到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心中火气更大。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还敢撒谎……”

    极怒的他朝四周看了看,却没有找到合适的东西,情急之下于是将裤腰上的皮带一把抽了出来,抓住皮带扣,对着林鸿用力一甩。

    “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