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十六 幸福一家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十年前,先太子和你,联合叶贵妃,撺掇张姨娘,害死谢梓馨,七年前,也是你派人暗通张姨娘,对付雨儿,频繁与张姨娘通信的黑衣人,是你派去的吧!”

    十年前,谢梓馨死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欧阳少陵与慕容雨是对立的!

    欧阳少弦和慕容雨成亲后,欧阳少陵曾夜探轩墨居,被欧阳少弦发现后,无奈离开!

    “我娘的死,也有你的一份功劳?”本以为只是一次偶然的不幸,没想到细细查看,会揪出那么多幕后指使。

    “挡我路者,死!”事到如今,欧阳少陵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他爱的女人不爱他,还视他为仇敌,得到不所爱,他便要将山。

    “当初,逼你坠崖的人是我,与先皇联合,算计北郡王,先太子的也是我,与天赐无关,你放了他……”欧阳少弦坦坦荡荡,做过的事情,绝不否认。

    “欧阳天赐是你的宝贝儿子,更是找到无声琴最关键的钥匙,我才不会蠢的放过这个宝贝……”欧阳少陵已经错失了心爱之人,不能再失去得到江山的机会。

    “欧阳少陵!”欧阳少弦面色铁青:“天赐只是个孩子,和你无冤无仇,你连他也不肯放过,真是丧心病狂。”

    “呵呵,二十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堂兄生气!”欧阳少弦越在意欧阳天赐,欧阳少陵就越要毁掉他。

    眸光一寒,欧阳少陵揪起欧阳天赐的衣领,向佛像下面塞去:“娘,父王……”脚下升起阵阵寒气,冰冷蚀骨,欧阳天赐逃脱不掉,只得向欧阳少弦和慕容雨求救。

    欧阳少弦快速翻掌,青羽软剑闪着银光斩向空空的前方。

    “吱!”空荡荡的天地间突然窜出道道银丝,将软剑层层缠住,幽幽光芒,闪烁人眼,欧阳少弦急声道:“雨儿,左二,前三,右一,银丝很坚韧,上面抹有巨毒,缠到身上就是死路一条,千万小心……”

    “放心,我会小心的!”慕容雨快步前行,道道银丝飞射而来,都被欧阳少弦挡了回去。

    欧阳少陵眸光阴沉着,用力将欧阳天赐塞向洞内,闯进阵内出招攻向欧阳少弦,如果他再不出手,阵法就会被欧阳少弦破掉了,条条银丝飞射,欧阳少弦与欧阳少陵在阵中激烈打斗着,招式凌厉,快,狠,准。

    “天赐!”欧阳少陵进阵的瞬间,慕容雨出了阵,伸手抓住了欧阳天赐的胳膊,可欧阳天赐脚下就好像有吸力一般,用力吸着他向佛像下坠去。

    “天赐,抓紧了!”慕容雨一边拉欧阳天赐,一边寻找机关,吸力很强,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慕容雨拉不出欧阳天赐,唯一的办法就是,拉机关,让吸力停止。

    焦急搜索间,慕容雨看到了佛像上的红色朱砂,在眉心处,格外明媚,朱砂极有可能就是机关,走神的瞬间,吸力突然增大,慕容雨半大个身子探进佛像内。

    “雨儿,小心!”欧阳少弦被欧阳少陵纠缠着,心中焦急,无法脱身前来帮忙。

    “堂兄,雨儿不属于我,也绝不会属于你!”欧阳少陵的笑容阴森恐怖,他得不到的,就要毁掉,绝不能便宜了他的敌人!

    眼睁睁看着妻儿死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肯定很伤心,很难过吧,呵呵,过了今天,欧阳少弦注定要痛苦一世。

    “欧阳少陵!”欧阳少弦目光阴沉,招招快速,誓要置欧阳少陵于死地:“如意算盘不要打的太好了,雨儿和天赐一定不会出事的!”

    “娘,别管我了,你快松手吧!”脚下寒风越来越烈,欧阳天赐大半个身体都被冻的没有知觉了,脚下吸力很强,他根本逃不出去,漆黑的眸底,隐有泪水闪烁。

    “别说傻话,娘一定会救你出去的!”慕容雨双手紧紧抓着欧阳天赐的胳膊,脚下踢起一颗小石子,对着朱砂的方向砸去。

    “砰!”石头砸在朱砂上,脚下的吸力瞬间消失无踪,慕容雨拉着欧阳天赐摔到地上,出洞的瞬间,欧阳天赐的脚踝触到了尖锐的物体,一滴鲜红的血留在物体上。

    “轰轰轰!”平静的佛像突然旋转起来,天地间一片震动,晃的人站立不稳,慕容雨紧抱着欧阳天赐,艰难的向外移去,佛像要出问题,距离他越远越安全。

    欧阳少弦,欧阳少陵停止打斗,快速跃出阵法,欧阳少弦跳到慕容雨,欧阳天赐身边,欧阳少陵则跃到了佛像旁,幽深的眸底写满震惊与疑惑,欧阳天赐塞进佛像内,成为祭品,佛像才会开启才对,为何现在欧阳天赐好好的,它也在自动开启……

    “雨儿,天赐!”欧阳少弦扶起慕容雨,快速后退的瞬间,佛像移开,伴随着阵阵狂风,高台下,一架漂亮的古琴飘了出来,精致的琴弦,红色,白色的冰水双镯镶嵌,美丽明珠照射,朵朵桂花四处飘散,香气弥漫了整个宫殿。

    “无声琴!”欧阳少弦,慕容雨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这个在楚宣王府放了一年多的东西,他们当然不陌生。

    “娘!”风很大,很冷,欧阳天赐整个人缩进慕容雨怀中。

    “别怕,有娘和父王在,没人敢逼你弹无声琴!”开启无声琴者死,欧阳天赐不碰无声琴,绝不会出事的。

    “欧阳天赐!”回头,欧阳少陵的目光已锁定在了欧阳天赐身上,目光阴沉着,就欲来抓欧阳天赐,无声琴突然自己响了起来,优美动听的乐声,一如五年前,慕容雨的尽情弹奏。

    无声琴自己会响?

    欧阳少陵,欧阳少弦,慕容雨皆震惊,细细一看,发现无声琴上有一点鲜红的血,使得琴如同活了一般,自己奏乐。

    伴随着阵阵乐声,一张图从无声琴中飘了出来,徐徐升空,开始很模糊,渐渐的,图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析,距离三四米远,慕容雨也看清了上面的内容,是份藏宝图,绘制的非常详细,上面描绘的巨大宝藏,足以将任何一个国家买下。

    欧阳少陵扯下一片衣服,咬破手指,照着藏宝图,快速绘制,琴中飘出的图太过虚无,飘渺,他必须绘制一份实体的,才能找到宝藏。

    图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析,慕容雨感觉到了不对:“少弦,图要涨暴了,咱们快走!”宫殿虽大,但藏宝图可涨到无限大,如果涨暴,山会塌陷,他们会死在里面的。

    慕容雨抱着欧阳天赐,欧阳少弦扶着慕容雨快速飞奔,逃出宫殿的刹那间,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宫殿内窜出熊熊火焰,颗颗大石头不停下落。

    前有大石,后有大火,欧阳少弦,慕容雨不断停顿,用尽全力向前飞奔。

    突然,地面裂开一道沟,越裂越大,两边的石壁快速向中间合拢,通道小的只容一人通过,欧阳少弦接过欧阳天赐,手掌猛然在慕容雨后背推了一下:“雨儿,你先过!”

    洞太小,轻功施展不开,只能一人一人的过,现在的地面裂开的缝并不大,慕容雨轻功不太好,只能独自一人过去。

    慕容雨来到对岸,急声招呼:“快带天赐过来!”欧阳少弦轻功不错,带个人,可以过去的。

    欧阳少弦正欲跃过大沟,身后烈火袭来,情急之中,欧阳少弦将欧阳天赐抛了过去:“接住天赐!”

    慕容雨接下欧阳天赐的瞬间,熊熊大火冲来,埋没视线,慕容雨被强烈的火势冲击,摔倒在地,强忍疼痛爬起时,面前不见欧阳少弦的身影。

    “少弦,少弦!”身旁,颗颗石头快速掉落,山洞快塌了,慕容雨没有离开,大声呼唤着欧阳少弦的名字,语气悲伤。

    “雨儿……快走……”深沟下伸出一只沾满泥污的手,紧紧扒住地面,露出半个脸,正是欧阳少弦,他的旁边也伸出一双紧扒地面的手,是欧阳夜辰,他迷路了,在山洞里转了一圈,看到火势,就往这边跑,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雨儿,山洞要塌了,快带天赐离开!”欧阳少弦沉声叮嘱着。

    慕容雨没有走,快速避过一颗颗不断下落的石头,来到深沟边,抓着欧阳少弦的胳膊用力向上拉:“咱们一家人,要在一起!”同生共死。

    “父王,快点上来!”欧阳天赐也趴在深沟边,抓着欧阳少弦的手腕,用力向上拉,漆黑的大眼睛内满是真诚。

    在练武场内,欧阳少弦对他要求非常严格,但在危险时刻,欧阳少弦很关心,爱护他,将他的命看的重过自己,欧阳少弦是个合格的父亲。

    “我脚下被东西缠住了!”欧阳少弦武功极高,若是没有脚下那些烦人的缠人藤,他才不会半吊在这里等死。

    慕容雨接过欧阳少弦手中的软剑,用力砍着快速生长,将欧阳少弦缠了大半个身体的藤,欧阳少弦得到空隙,慢慢爬出了深沟。

    “少弦!”欧阳少弦一手抱起欧阳天赐,另一手正欲拉慕容雨离开,深沟下传来一道沉闷的呼唤,欧阳夜辰还在深沟里。

    欧阳少弦回过头,注视欧阳夜辰片刻,蓦然开口:“雨儿,天赐,都是我的!”

    欧阳夜辰扬唇苦笑:“我知道,我不会再打扰你们一家三口了!”从清颂到离月,一路走来,欧阳夜辰看清了许多事情,慕容雨的眼中,心中,只有欧阳少弦,无论他怎么做,她都看不到他。

    确如太皇太后所说,他必须学学先皇,学会放手,祝福。

    欧阳少弦弯下腰,抓住欧阳夜辰的胳膊将他拉了出来:“快走吧,这里要塌了!”

    欧阳少弦,欧阳夜辰,慕容雨快速前奔,身旁,大颗大颗的石头不断掉落。

    跑出洞山的瞬间,身后的山洞快速塌了下去,扑出阵阵烟尘。

    “咳咳咳,山顶好冷啊!”欧阳天赐鸵鸟般向欧阳少弦怀里缩了缩。

    “山顶?”欧阳少弦抬头望去,高山连绵起伏,他们正站在山顶,冰冷的风阵阵刮过,寒冷刺骨,他们跑出来的地方是平地才对,怎么变成了山顶?

    “难道这就是禹山?”欧阳夜辰仰望远处山峰,忍不住惊叹,原来是山的地方,陷了下去,平地高了起来,如果刚才他们没有从山洞里出来,就会被压在这座山下。

    “山清水秀,五行皆全,风水格好,定是禹山无疑。”传言,在禹山可开启无声琴,实则是,无声琴开启后,才会出现禹山,真是一块风水宝地。

    慕容雨胸中一阵波涛汹涌,却没呕出什么,胸口很不舒服。

    “娘,你怎么了?”欧阳天赐从欧阳少弦怀中跳下,跑到慕容雨身旁,关切的询问着。

    “雨儿是有孕了吧!”欧阳夜辰的嫔妃没生几个孩子,但他是在后宫长大的,先皇的嫔妃有孕时,都会有这种反应的。

    欧阳少弦急忙将披风的披到慕容雨身上:“这次一定是个女儿!”上次慕容雨有孕时,也曾这么吐过,他赞同欧阳夜辰的意见。

    “先别这么早下结论,还不知是不是真的有孕!”常期劳碌,慕容雨用膳不及时,肠胃出问题也有可能。

    “我喜欢弟弟。”欧阳天赐突兀的来了这么一句。

    “欧阳天赐,能不能不要老和我作对,本王喜欢女儿!”再生个小天赐,他会累坏的。

    “我喜欢弟弟!”欧阳天赐重复着这句话,快速向山下跑去:“我要有小弟弟了……”

    欧阳少弦狠狠瞪了欧阳天赐几眼,小心翼翼的扶着慕容雨下山,慕容雨有了身孕,不可大意。

    欧阳夜辰慢腾腾的走在最后,望着幸福美满的一家三口,暗暗叹气,他暗中调查得知,给皇宫,楚宣王府下咒的是苗疆之人,因为无声琴,楚宣王府的诅咒得解,世子出世,王妃不必死。

    此次,他出宫来寻无声琴,是为解咒,可现在,无声琴埋入地底,皇宫的诅咒依然存在。

    罢了,世代太子得不到心爱女子也好,让他们明白,凡事有得必有失,江山美人,不可兼得,一定要慎重考虑,自己最喜欢的是什么!

    “无声琴不会再出现了吧?”坐在马车上,慕容雨回望高高的大禹山,无声琴所在的宫殿,被压到了山的最底层,欧阳少陵就算没被烈火烧死,也会被石头砸死,大山压死,绝不会再跑出来暗害他们一家三口了。

    “放心,无声琴已经被收回,绝不会再出现了。”即便是出现,也不会在今世现身。

    “娘,小弟弟什么时候出世?”欧阳天赐昂头望向慕容雨,漆黑的眸底满是真诚。

    “还有八九个月呢!”孕吐开始,证明她的孩子才一个多月,是在京城时有的,心忧欧阳天赐的安危,她都没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异常。

    “天赐不喜欢小弟弟吗?”慕容雨和欧阳少弦一样,希望这一胎是个女儿。

    “喜欢啊,不过,我想先有个小弟弟,陪我一起练功,等小妹妹出世了,我们就可以一起保护她了!”其实,他更想说的是,有了同谋的小弟弟,可以一起对抗父王,小妹妹是用来保护的,他不忍心害她受罚。

    欧阳少弦揉揉欧阳天赐的小脑袋:“先有妹妹,再有弟弟也是一样的嘛……”

    欧阳夜辰骑马走在外面,听着车厢内传出的阵阵欢声笑语,各种羡慕,忌妒,回去后,他不会再在沐浴的水中洒药粉了,欧阳少弦说的没错,他已经二十四五岁了,必须要有子嗣了……

    九个月后,离月国被清颂收复,清颂成为世间最大的国家。

    欧阳天赐手持长剑,在院子里尽情挥洒,招式凌厉,快速,不远处,欧阳少弦和宇文振坐在藤椅上轻抿茶水。

    “后宫嫔妃有好几人有了身孕……”宇文倩一直在冷宫,未得欧阳夜辰临幸,自是无孕的。

    宇文振轻叹一声,小倩太过任性,让她多受点教训也是好事。

    “好事啊。”欧阳夜辰终于想通了,他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会来烦他们一家了。

    放下茶杯,宇文振望了欧阳天赐一眼:“天赐比以前勤奋多了!”

    “从离月国回来后,他一直这么勤奋!”每天都主动练几个时辰的功,不必欧阳少弦逼迫了。

    “天赐知不知道,他被欧阳少陵抓走,你故意拖延救人时间,让他受了一个月的苦?”京城是欧阳少弦的地盘,欧阳少陵再厉害,也不可能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抓人,欧阳天赐会被抓走,全因欧阳少弦的默许。

    “暂时还不知道!”欧阳少弦也放下了茶杯,目光凝重:“不过,等他长大成人,再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明白,我设计一切,是为了他好!”

    宇文振扬扬眉毛:“此话怎讲?”把人送进狼窝,还是为了别人好?

    “楚宣王府的诅咒,想必你也知道,每一代世子的亲生母亲都不会长命,而每一任的王爷都会选择再娶继室,到时,世子的日子表面风光,暗中要应付八方敌人,明争暗斗,苦不堪言,在这种环境下生存,是一种考验,可以锻炼世子的性格,能力,为人处事,所以,楚宣王府每一任楚宣王,都是非常出色的人。”

    “机缘巧合,天赐出世,诅咒破解,雨儿活了下来,天赐活在双亲的疼爱之中,从小到大,没有经历过任何挫折,没有体验过生活的艰苦,他不明白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性子调皮,什么都不肯学,每天就知道捣蛋,添乱。”

    “这样的天赐,长大后,根本不会有任何作为,就像大街上那些整天跑马遛鸟的纨绔公子哥,除了败家,还是败家,就算我和雨儿将他教育的好,让他文才武略样样精通,但他没有经历过挫折,就像温室中的小花,在强敌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欧阳少陵就是前车之鉴,他被先太子保护的太好了,在欧阳少弦面前,只有失败的份。

    “没有经过风雨洗礼的猎鹰,永远不可能搏击长空,天赐被抓走,吃了不少苦头,尝了许多艰辛,对他来说,算是一种特殊的锻炼……”从离月回来的他,会主动习武,增强自身的能力,会将可口的饭菜吃的半点不剩,较以前的他,改掉了许多坏习惯……

    “天赐是你儿子,欧阳少陵的敌人,你不怕欧阳少陵一气之下杀了他……”

    “放心,我早在欧阳少陵身边安插了人,他杀不了天赐的……”

    宇文振幽深的眸底闪过一丝震惊,在神出鬼没的欧阳少陵身边安插人,欧阳少弦的确厉害……

    “哇……”嘹亮的婴儿啼哭声打破了沉寂的空气,欧阳少弦眼睛一亮,孩子生下来了,站起身,快步走向房间,欧阳天赐也停止练武,蹬蹬蹬的房间奔去。

    “是女儿吗?”

    “是弟弟吗?”

    欧阳少弦和欧阳天赐急切的询问声一前一后响起,欧阳少弦瞪了欧阳天赐一眼,小家伙又和他做对,天天想着要弟弟。

    嬷嬷满眼笑意:“恭喜王爷,小世子全都得偿所愿,是一男一女龙凤胎!”

    “真的?”开心时,嬷嬷抱着两个小襁褓走了过来,欧阳天赐上前一步:“哪个是妹妹,我抱抱妹妹。”

    欧阳少弦皱皱眉:“你不是喜欢弟弟吗,抱妹妹干什么?”

    “妹妹可爱啊,我当然要先抱抱!”欧阳天赐伸手去接嬷嬷手中的女孩子,其实啊,他更喜欢妹妹多些,想多个同盟一起对付欧阳少弦,才会想要弟弟的。

    襁褓中的女孩粉雕玉琢,欧阳天赐抱着,连连赞叹:“妹妹真可爱,和娘长的好像啊!”

    “小心点,别摔了!”欧阳天赐只有六岁,抱个小襁褓,还不是特别稳,宇文振便接了过来。

    小女儿闭着眼睛熟睡,长长的睫毛,小巧的嘴巴,翘翘的鼻子,像极了慕容雨,宇文振手指轻触她娇嫩的肌肤,柔柔的,滑滑的,手感极好。

    “天赐,抱妹妹让娘亲看看!”欧阳少弦觉得,宇文振看小女儿的目光,很特殊,虽然小女儿长的和幕容雨很像,但宇文振一名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不能打一个婴儿的主意吧,他可不想有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女婿。

    慕容雨生下两个孩子,身体非常虚弱,小脸也很苍白,望着襁褓中的两名婴儿,轻轻笑笑:“少弦,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男孩的名字,叫欧阳天岩,女孩,你来取吧!”欧阳少弦虽然喜欢女儿,但他和慕容雨的孩子,他都喜欢,一早就准备了男女两个名字备用,慕容雨也是才华高绝之人,不能毫无用武之地,儿子的名字他取了,女儿的名字,就留给慕容雨。

    慕容雨摸摸女儿嫩嫩的小脸:“就叫,天雪吧!”

    “娘亲是雨,妹妹是雪,呵呵,名字真好玩!”欧阳天赐看看欧阳天岩,再望望欧阳天雪,心中乐开了花,以后就有人陪他一起玩了,他不会再无聊了。

    门外响起一阵喧闹,慕容雨不解道:“什么声音?”

    “是我命人请来酿女儿红酒的!”欧阳少弦凌厉的眸底满是笑意,楚宣王府终于有女儿,可以酿女儿红酒了,天雪出嫁时,一定要装上几大车。

    慕容雨哭笑不得:“天雪才刚出世,你就让人酿女儿红酒啊。”

    “这种事情,趁早不赶晚!”欧阳少弦将慕容雨额头一缕碎发捋至一边,目光温柔:“等你身体恢复了,咱们一家五口,一定要好好逛逛明山大川……”欧阳少弦答应过慕容雨,带她周游各国,但国事繁忙,他一直没抽出空来。

    “孩子太小,禁不起颠簸,等他们长大些,咱们再去各国逛吧!”身为母亲的慕容雨,时时以孩子为先的。

    “无论何时去各国游玩,你一定要先将身体养好了,咱们再多生几个孩子……”

    慕容雨佯怒道:“三个孩子,有儿有女,还嫌少啊!”

    “孩子就像咱们的感情一样,多多益善……”

    “天岩,你也准备让他习武吗?”联想到将来的事情,慕容雨转移了话题。

    “当然了,楚宣王府的小郡王,当然要习武!”从楚宣王府走出的男子,都是文武双全的有用之人。

    欧阳少弦轻轻吻吻慕容雨的额头,目光深不见底:“好好养身体,一个月后,咱们要进宫面圣。”

    “要带天岩和天雪进宫吗?”慕容雨隐隐猜到了原因。

    “欧阳皇室人丁不够旺盛,太皇太后曾暗示过,楚宣王府的孩子满月后,立刻进攻受封,天岩是郡王,天雪是郡主,当然要进宫了!”欧阳夜辰很器重欧阳少弦,当然会连带着看重他的子孙后代。

    一个月后,欧阳少弦,慕容雨,欧阳天赐带着欧阳天岩,欧阳天雪从皇宫受封后回府,路过醉情楼,禁不住欧阳天赐的软磨硬泡,一家五口停车进去用膳。

    “那是楚宣王,王妃吗?”有路过的行人看到了英俊的欧阳少弦,美丽的慕容雨,以及可爱的欧阳天赐和奶娘手中抱的两个小婴儿:“两人真是般配。”

    “可不是,楚宣王妃有旺夫相呢,她嫁进王府后,楚宣王步步高升……”

    “是啊,现在又儿女成群了,将来一定会多子又多孙……”

    行人拍着马屁,丝毫没注意到,街角处一个没有胳膊的乞丐正坐在地上,凝望着醉情楼的方向流泪。

    脸上脏兮兮,头发乱蓬蓬的,早已看不出原来模样,衣服也破烂的成了条,她就是慕容琳,慕容雨一家五口的幸福生活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慕容雨只比她大半年,却比她幸福了上千倍,凭什么,凭什么啊?

    气愤中,慕容琳一口气没上来,歪倒在地,没了呼唤,眼睛睁的大大的,她死不瞑目。

    醉情楼内,慕容雨,欧阳少弦照看着小婴儿,幸福的用膳。

    “雨儿,因为有了你,我的人生,才变的完美!”欧阳少弦不擅长甜言蜜语,他说的话,都是肺腑之言。

    “有了你的陪伴,我的人生,才没有遗憾!”慕容雨凝望欧阳少弦,美眸中,满是幸福。

    欧阳少弦将慕容雨,欧阳天赐,欧阳天岩,欧阳天雪拥在怀中,郑重宣誓:“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今生今世,绝不分离!”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番外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