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十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伤口,锥心刺痛,银面男子全然不觉,望望满面怒容的慕容雨,阴冷嗜血的眸底除了厉光,还有震惊与难以置信,他这绝世高手,居然被慕容雨这名弱女子重伤了,。

    银面男子走神的瞬间,慕容雨快速揪住他卡在她脖颈上的魔爪,翻身跃起,狠狠踢了他一脚,匕首抽出,鲜血飞溅,银面男子踉跄着脚步后退。

    慕容雨窈窕的身形如同惊鸿一般,飞速下了床,墨丝飘散间,慕容雨已将浅蓝色的外衣穿上,手中闪着寒光的匕首,鲜血汇集在尖上,悄然滴落。

    银面男子站稳脚步,点穴止血,凝望着慕容雨,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慕容雨,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他们之间,早就注定是敌人,刚才,他不应该手软的。

    慕容雨快速系好衣带,以发簪挽起乌黑顺滑的墨丝,清新自然又不失清华高贵:“想杀我,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么大本事!”慕容雨武功一般,但银面男子武功虽高,但他现在受了重伤,他想杀她,没那么容易……

    银面男子没有说话,眸底的阴冷瞬间转为浓浓的嘲讽与戏谑,修长的银色身影瞬间消失于透明的空气中!

    怎么回事?慕容雨惊讶的瞬间,身后强势的恶风袭来,慕容雨暗道糟糕,快速俯身,强势的劲风擦着慕容雨的衣服吹过,将房间中央的红木桌子劈的粉碎!

    身受重伤,还有这么强势的武功,内力,真真不能小视。

    慕容雨刚刚站稳脚步,银衣男子的袭击再次来到身前,慕容雨堪堪避过,且战且退,房间内的家具全都随着两人的打斗移了位,残肢断体散落一地,。

    银面男子伤的不轻,但他出招的速度,力道,好像并没受多大影响,屋内打斗激烈,门外居然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动静,可见他已将碍事的侍卫们清理干净。

    无人前来帮忙,欧阳少弦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继续打下去,慕容雨必输无疑,她不怕死,却不想被卑鄙小人谋害性命,世间还有她牵挂的夫君,儿子,她必须想个办法逃离这里。

    心念起,慕容雨踢起一张椅子,对着银面男子狠狠砸了过去,银面男子躲闪的瞬间,慕容雨快速向门口掠去。

    偶手欲拉房门,身后的银面男子居然凭空出现在门口,挡住了她的去路,眸底,闪着阴冷的嗜血笑意:“想走?”

    门走不通,慕容雨改走窗,掉落在地的桌椅板凳都被慕容雨当作武器,狠狠砸向银面男子,以最快的速度退到窗边,正欲跃出,身后,冷冽的恶风再次袭来,男子出招的速度很快,慕容雨想要躲闪,已然来不及……

    “砰!”紧闭的窗子被撞开,一道绾色身影闯了进来,手中挥舞的檀木折扇,快速迎上银面男子的杀招。

    宇文振,他怎么会在这里?

    慕容雨惊讶的瞬间,淡淡的龙涎香萦绕鼻端,熟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雨儿,没事吧?”

    慕容雨微愣,侧目望去,欧阳夜辰英俊的面孔映入眼帘:“皇上怎么会来旭国皇宫?”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以后再向你解释,可有受伤?”欧阳夜辰温柔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慕容雨。(

    “我没事,!”宇文振,欧阳夜辰都在这里,出事的就是银面男子了。

    宇文振武功高强,完好无损,银面男子武功虽高,却是受了重伤的,几十招后,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心不甘情不愿的望了慕容雨一眼,诡异的身形一闪,快速遁入地底……

    “遁地术!”宇文振微微吃惊,又是苗疆那些古怪的招式,刚才的银面男子是苗疆之人?

    “雨儿……”紧闭的房门被踢开,欧阳少弦焦急呼唤着慕容雨的名字,如风一般快速闯了进来,慕容雨张张嘴巴,报平安的话还未说出,已被欧阳少弦紧紧拥进怀中:“你没事就好!”

    不知是不是慕容雨的错觉,欧阳少弦的双臂在轻轻颤抖。

    透过欧阳少弦的胳膊,慕容雨望望非礼勿视,悠闲自在轻摇折扇的宇文振,再看看满目阴霾,目光不知道应该向哪里望的欧阳夜辰,轻声提醒着:“少弦,皇上和宇文公子来了……”

    “嗯!”欧阳少弦淡淡答应一声,仍然紧抱着慕容雨不放,仿佛没有看到身旁的两个大活人。

    “欧阳少弦,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把那么多敌人留给我,自己就知道向前奔……”旭皇不满的抱怨着,踏进房间,目光触到欧阳夜辰,猛然怔愣,半天方才反应过来:“清皇?”

    “旭皇,五年不见,别来无恙吧!”欧阳夜辰轻轻笑着和旭皇打招呼。

    “五年来旭国百姓安居乐业,我这个一国之主,也乐得清闲,清皇和楚宣王一到,旭国就开始乱了……”

    旭皇话里的意思,欧阳夜辰和欧阳少弦是旭国的扫把星,他们一到,旭国就出事。

    “五年前你们要灭离月,五年后,又是哪个不长眼睛的人得罪了你们两个?”五年前,欧阳夜辰,欧阳少弦攻打离月,路经此地,小小的插手了一下旭国的事情,他成了皇帝,日夜操劳,五年后,他们两人又路过这里,旭皇肯定又有麻烦事情做了,。

    “银面男子抓走了天赐,我们来救他回去!”欧阳少弦和旭皇赶来慕容雨的宫殿时,被从天而降的黑衣人挡住去路,才会晚来了一步,让欧阳夜辰抢占了先机。

    “那银面男子真是厉害,手下人居然能悄无声息的潜进皇宫!”旭国皇宫的戒备,有待加强。

    “那些人的武功非常诡异,能够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想想和银面男子交手时,他那诡异的身法与武功招式,宇文振魅惑人心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想杀他,不是简单的事情……

    “他敢明目张胆派人潜进皇宫,把朕的旭国搅乱,朕岂能轻饶他!”登基之后,旭皇还是第一次遇到敢挑衅他威严的人,绝不能轻易饶恕。

    慕容雨穿的外衣是低领的,脖颈上的青紫掐痕格外显眼,欧阳少弦眸底闪过一丝厉色:“他掐的?”欧阳少弦话中的他,自然是指银面男子。

    慕容雨点点头,银面男子是真真切切的想杀她,她不会添油加醋的告状,也不会姑息害她的歹人。

    将白天和晚上发生的事情串连起来,欧阳少弦想清了事情的原由,银面男子故意引慕容雨,欧阳少弦来皇宫,就是准备在皇宫杀了慕容雨,嫁祸给旭国。

    慕容雨是楚宣王妃,欧阳少弦最心爱的女子,如果她不明不白的死在旭国,再加上,欧阳少弦在宴厅险些被舞姬刺杀,在这些事实面前,旭皇的解释,苍白无力,欧阳少弦一气之下,失去理智,绝对会带领清颂大军灭掉旭国

    成功挑拨离月和旭国的关系,让两国相互残杀,银面男子就可以放心的带天赐去寻找无声琴了!

    “旭皇,旭国与离月相交,你可知道离月有哪座山是五行皆全的?”五年前,慕容雨天启无声琴的那座山,五行皆全,是以,欧阳少弦推断,无声琴暗藏的地方,是五行皆全的山脉,。

    欧阳少弦在离月游历时,曾走过不少山脉,五行皆全的,却没见过。

    “离月国高山不少,五行皆全的,我想想看……”旭皇年少时,不喜呆在宫中,经常骑着马在旭国,离月,清颂转悠,三国的名山大川,他基本都见过。

    “西边那座衡山,以地理位置来看,缺金,东边那座,缺水,南边那座……”旭皇将离月的名山逐一排除,口中念念有词,眼眸深不见底。

    “旭皇,离月的山都被你排除干净了,还怎么找无声琴?”一直没说话的宇文振忍不住开口提醒,开启无声琴,需要在离天最近的山顶,无声琴暗藏的地方,一定是高山无疑,那些无名小山根本不能暗藏无声琴。

    旭皇瞪了宇文振一眼:“急什么,不是还有个禹山没排除么!”

    “禹山?”宇文振,欧阳夜辰相互对望一眼:“离月真的有这座山吗?”一直以来,禹山只在人们的传言中,谁都没有见过,又要到哪里去寻找。

    欧阳少弦接过了话:“在离月游历时,我曾听人说过关于禹山的一句话,山里有山,十年不通!”

    “山里有山?”欧阳夜辰眼眸微沉,难道说,禹山在其他山的包围,掩映中:“离月可有群山?”成群的山,包围,掩映住一座山,是很自然的事情。

    “有,出了旭国,往北走一千里,就是离月最大的群山!”旭皇回答着欧阳夜辰的问题,目光却是望向欧阳少弦:“楚宣王爷可想好救回小世子的方法了?”

    “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前提是,他们必须在欧阳天赐开启无声琴前,赶到大禹山,把人救下来,否则,无声琴开启,诅咒应验,就算神仙来了,也回天乏术,。

    “准备什么时候动身?”不是旭皇赶人,而是救人之事不容耽搁,越早动身,成功的机率越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