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十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雨儿!”慕容雨停顿的瞬间,远在十多米外的欧阳少弦已来到她面前,望望完好无损的慕容雨,暗暗松了口气:“银面男子武功高强,你不是他的对手,下次不要独自一人前来追赶……”责备的话中充满担忧与关切。

    银衣男子与慕容雨的速度都很快,欧阳少弦抛开阻碍,追出成衣铺时,两人都快消失无踪了,幸好他轻功好,否则,肯定会跟丢两人的。

    “我把人跟丢了!”慕容雨追到这里,银面男子就消失不见了,一面是皇宫,两边是道路,慕容雨不知道银面男子究竟去了哪里。

    欧阳少弦上前一步,望望庄严肃穆的皇宫,再看看空荡荡的四周,眼眸凝深,银面男子非常小心谨慎,在铺子里,为避免与欧阳少弦正面交锋,更怕陷入他布的陷阱,方才跳窗逃离。

    银面男子最擅长声东击西,他在这里消失,未必是进了皇宫,更何况,旭国虽是小国,皇宫戒备也很森严,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入的,银面男子进皇宫的可能性又小了几分……

    左右两边,他会逃往哪个方向?

    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沉了沉,紧紧握住慕容雨微冷的小手:“走吧,咱们进宫!”

    “进宫干什么?”慕容雨和欧阳少弦的见解相同,以那名男子的性子,应该不在皇宫才对……

    “旭国的皇帝,与我有几分交情,咱们来到旭国,当然要见见老朋友!”银面男子武功高强,能力也很不错,这里是旭国,如果他没进皇宫,欧阳少弦准备让旭皇帮忙,将那男子揪出来,如果他能力超群,出乎意料的进了皇宫,欧阳少弦更不会轻易放过他!

    守卫皇宫的侍卫威武不凡,见陌生人前来,横出长剑,挡住了欧阳少弦和慕容雨去路,冷声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擅闯皇宫?”

    银面男子身法诡异,可避过侍卫们悄然进宫,欧阳少弦轻功也极高,不过,他要见皇帝,自然不必偷偷摸摸的进去。

    楚宣王府的侍卫快速现身,神情冷漠,对守门的侍卫轻斥道:“清颂楚宣王携王妃来访,还不速速前去禀报!”

    清颂楚宣王欧阳少弦!侍卫们吃了一惊,指挥三十万大军,攻陷大半个离月国的人,他们虽未见过,对他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

    仔细望望,欧阳少弦气势高贵,冷漠,神情傲然,很符合传言中的楚宣王,侍卫不敢怠慢:“王爷,王妃稍等,卑职这就前去禀报!”

    一名侍卫留下守卫宫门,另一名侍卫快速跑进了皇宫,一盏茶后,侍卫飞速跑了过来,恭敬的做了个表的姿势:“王爷,王妃,皇上有请!”

    旭国皇宫清华,高贵,绿草青青,芳草鲜美,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风土人情不同,皇宫的格局与清颂皇宫大相径庭,慕容雨心忧欧阳天赐,无心观赏,以最快的速度和欧阳少弦去御书房面见旭皇。

    旭皇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相貌俊美,身形挺拔,斜飞入鬓的剑眉,彰显狂妄与豪情,书房门推开的瞬间,他已经迎了上来:“楚宣王,王妃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平静之中暗带凌厉的眸光望向慕容雨,慕容雨身着浅蓝色夹袄,下着同色的梅花罗裙,乌黑的墨丝仅用一支绿雪含芳簪轻轻挽起,粉色的珍珠耳环,衬的她美丽的容颜更加明媚,眼眸虽有疲惫,却遮挡不住眸底萦绕的清冷与睿智,淡漠,清华,高雅的气质,一看便知是大家闺秀。

    慕容雨望向他时,目光只有略略吃惊,并没有其他女子见到他时的痴迷与爱慕,也难怪,有欧阳少弦这般英俊潇洒的夫君,再优秀的男子,也难入她的眼了。( 无弹窗广告)

    欧阳少弦那般清心寡欲之人也未能免俗,慕容雨真是万里挑一的奇女子,他真是好福气:“王爷带王妃前来旭国,一定要多住几日,旭国风景优美,山清水秀,让人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你这皇帝什么时候改做推荐人了……”欧阳少弦和旭皇说话很随意,仿佛是多年的好朋友。

    “因为是你欧阳少弦携王妃前来,我才充当推荐人,如果是别人,我可没心情理会……”旭皇说话时也很随意,并没有用代表他皇帝身份的朕,和欧阳少弦,不是一般的熟悉,并且,在欧阳少弦,慕容雨面前,他没有半分皇帝的架子,就像是个闲散人。

    “看来这些年你过的很不错!”欧阳少弦加重了语气,意味不明。

    “如果当初我没当皇帝,过的肯定更加不错!”旭皇坐回奏折堆里,不满的报怨着:“自从当了皇帝,天天批阅这些堆积如山的奏折,国家小,事情却不少,还不如当个闲散王爷逍遥自在,像你一样,来去自如,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必担心什么百姓子民……”

    “你在怪本王当初说服你做皇帝?”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透着丝丝危险气息。

    “没有!”旭皇暗暗叹了口气,当初形势严峻,就算欧阳少弦没有劝解他,他也逃避不了当皇帝的命运:“你还没介绍王妃……”

    欧阳少弦不悦的瞪了旭皇一眼:“本王大婚的消息你早就知道了,还用介绍……”

    “消息还传,你有个五岁的儿子,他人呢?”旭皇望望空空的四周,眸底闪过一丝戏谑,有慕容雨这般貌美优秀的妻子,欧阳少弦肯定是疼在手心里的,可就算想过两人世界,也不必将五岁的孩子独自扔在王府吧,丫鬟,嬷嬷们照顾的再周到,也不及亲生父母啊……

    欧阳少弦冷酷,淡漠,慕容雨皆清华,高贵,不知道他们的儿子如会是哪种类型?像欧阳少弦,还是像慕容雨?

    欧阳少弦的目光暗了下来:“本王来旭国,正是为了天赐……”

    “出什么事了?”认识欧阳少弦多年,旭皇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凝重的神色。

    “天赐被人抓走了……”欧阳少弦简单扼要将事情讲述一遍,旭皇锐利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抓走天赐的人来了旭国?”敢得罪欧阳少弦,那他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了。

    “他是去离月,途经旭国,刚才本王在街上看到他了,紧跟着他追到皇宫……”

    “放心,只要他还在旭国,我就能将他找出来!”旭皇看似平静的眸底折射出凌厉的光芒:“来人!”语气尊贵,高傲,俨然常年发号施令的尊者,与刚才闲散随意的他,判若两人。

    房门打开,一名侍卫快步走了进来,全身萦绕着浓烈的肃杀之气,一看便知是训练有素之人:“皇上有何吩咐?”

    “从京城开始,全国戒严,寻找一名银面男子,和一名五岁的孩子……”

    “欧阳少弦,天赐长什么样子?”旭国虽不大,但五、六岁的孩子也有不少,茫茫人海,没有画像,可不好找。

    欧阳少弦不自然的轻咳几声,递出一张画像:“我们画了天赐的画像,沿路找过来的……”

    银面男子等人神出鬼没,画像并没起太大的作用,欧阳少弦和慕容雨是凭父子,母子间的亲情直觉,追来了这里。

    旭皇接过画像,望着欧阳天赐可爱的小脸,再看看欧阳少弦冷漠的俊脸,用力眨了眨眼睛,再三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欧阳天赐就是欧阳少弦的缩小版,这父子两人,长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不过,天赐漆黑的眸底闪烁着点点亮光,一看便知是调皮的类型,肯定比冷漠的欧阳少弦可爱多了……

    合上卷轴,旭皇甩手抛给侍卫:“速速去找人!”

    “是!”侍卫领命而去,御书房又剩下欧阳少弦,慕容雨,旭皇三人。

    窗外,夕阳西下,旭皇轻声道:“抓走天赐那人,肯定隐藏的十分严密,一时半会儿搜不到人,天色不早了,你们两人今晚就在皇宫住下吧……”

    旭皇帮忙,找到欧阳天赐的机会又多了几分,慕容雨紧绷的神情放松了些,突然间感觉很累,很想好好睡一觉。

    “雨儿,有旭皇帮忙,天赐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日夜不停赶路,你也累了,去休息会儿吧,如果找到了天赐,你却累倒了,怎么照顾他!”慕容雨美丽的小脸有些憔悴,眼神也非常疲惫,欧阳少弦知道,她累了。

    旭国戒严,银面男子一定走不出旭国,他们可在皇宫住一晚,等消息。

    “有了天赐的消息,你一定要叫醒我!”旭皇是旭国之主,他派大批侍卫帮忙,想必很快就会找到蛛丝马迹。

    “放心吧,找到天赐,第一时间通知你!”在欧阳少弦的安慰声中,慕容雨随宫女前往宫殿休息。

    旭皇羡慕忌妒,欧阳少弦和慕容雨说话时,眼中只有彼此,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他想插话都插不进去:“你真是好福气,在哪寻到的这奇女子?”

    “雨儿是清颂忠勇侯之女,她没有其他姐妹了,你就别想着和亲了!”和旭皇认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