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十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欧阳天赐是命定之人,我不过顺从天意,让他去找出应该出现于天地间的东西……”银面男子回答着慕容雨的问题,目光却是一眨不眨的望向欧阳少弦,欧阳少弦武功高强,他不敢轻视或放松警惕。

    “直接说你想要无声琴就行了,何必找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慕容雨冷冷注视着银面男子,一字一顿:“你可知道无声琴上有咒,开启无声琴者,死!”

    慕容雨开启无声琴时,清析的听到这声警告,她不知道警告是琴发出的,还是出现了幻觉,却知道,警告是真的,她能存活,是因有楚宣王府的邪恶诅咒相助,可欧阳天赐就是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外力帮忙,开启了无声琴,他会没命的。

    银面男子冷冷吐出一句:“人的命,天注定!”欧阳天赐是因无声琴而生,他带欧阳天赐去找无声琴,并没有做错。

    慕容雨扬唇冷笑:“照阁下的意思,天赐拥有找到无声琴的能力,是他的不是了?”

    “我并没有这么说过!”银面男子飞快的望了慕容雨一眼,矢口否认。

    “但你是这个意思!”并且已经付诸行动了,说与不说,有又何区别。

    “你究竟是谁?”银面男子说话的语气非常陌生,但他的身形,慕容雨有些熟悉,尤其是他望慕容雨那一眼,冷酷,绝情之中,暗带着异样的情愫,慕容雨总觉得以前曾见过,可是一时之间,她又想不起来那目光是属于谁的。

    “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男子狠绝的话语未落,随风飘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银面男子目光一凛:“你们问那么多问题,只是在拖延我的时间……”暗中早派人去救欧阳天赐了。

    “彼此彼此!”欧阳少弦站着未动,可一怒而出的浓烈杀气将衣服舞的烈烈作响,衣袂飘飞,墨丝飞扬:“你站在这里,和我们说那么多废话,还不是想让属下带天赐跑的远远的……”

    “你们找不回欧阳天赐的!”银面男子低沉的语气自信满满,他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即便欧阳少弦再厉害,也救不回那个小家伙。

    “就算侍卫们救不到天赐,抓了你,就可以换回天赐了!”欧阳少弦冷冷一笑,修长的身形瞬间来到银面男子面前,凌厉的招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攻向银面男子。

    银面男子抬手迎上欧阳少弦的攻击,目光深不见底,凌厉的招式中,暗藏着犀利的杀机,慕容雨站在一旁,观看两人打斗,她看不到两人是如何出手的,只看到两人的身形在空地上来回窜动,两人手中的兵器在半空中挥划出一道又一道虚幻的弧度,快速刺向对方的死穴,要害,激烈的兵器交接声不绝于耳。

    “雨儿,这里我能应付,你快去救天赐!”在欧阳少弦看来,慕容雨的武功虽然不是特别高,但比侍卫们厉害,对付那些刺客,还是不成问题的。

    “你要小心!”银面男子武功高强,和欧阳少弦过了几十招,丝毫不显败势,并且,他好像和欧阳少弦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招招狠毒,大有不杀死欧阳少弦绝不罢休之势,慕容雨担心欧阳少弦出事,故而,一直没有离开。

    慕容雨转身欲走,打斗中的银面男子眸光微闪,快速挥招,将欧阳少弦逼退几步,银白色的身影如同灵蛇一般,虚幻着道道身影,瞬间来到慕容雨面前,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慕容雨雪眸微眯,反手一掌打向银面男子紧扣在她肩膀上的魔爪,男子面具下的嘴角上扬起一抹诡计得逞的笑,十指快如闪电,迅速点向慕容雨的穴道。

    银面男子在声东击西,抓慕容雨的肩膀是假,引她出招,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点穴抓人是真。

    慕容雨的武功,轻功,速度都不及银面男子,虚光幻影间,她已经不能动,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腰间扶上一条强有力的胳膊,却不是欧阳少弦的。

    纤细的身体被带离地面,升至半空,就欲向着一个方向腾飞,一条银龙自向后袭来,薄薄,柔韧的剑刃,看似漫不经心的轻划过慕容雨腰间的胳膊,剑刃所过之处,衣服与肌肤瞬间开裂。

    银面男子受伤吃痛,胳膊一松,慕容雨直直坠向地面,耳边,呼呼的风声刮过,慕容雨掉落在地,没有预期的疼痛,因为她落入熟悉,温暖的怀抱中,身体一松,穴道全解开。

    半空,几滴鲜血滴落,瞬间渗入泥土,消逝不见,慕容雨抬头望去时,银面男子银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他逃了!”银面男子的武功和欧阳少弦相差无已,他不可能在欧阳少弦面前抓走慕容雨,相同的,欧阳少弦也不可能在救下慕容雨的同时,再抓到他,也可以说,他抓慕容雨,只是为了逃离。

    “没事,总能抓到他的,你没事就好!”欧阳少弦抬眸望向漆黑的天空,目光越凝越深,银面男子用的招式他很熟悉,真的是那个人吗?他没死,要回来报仇了?

    几十名侍卫自远处快速飞奔过来,衣服上沾满了血,将衣服原来的颜色盖住,分不清是他们的,还是敌人的:“禀王爷,王妃,属下追到黑衣刺客,全部斩杀,没有看到小世子……”

    “那人做事非常小心谨慎,最擅长的,就是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侍卫们追到的刺客,只是刺客,天赐肯定是被他们带着走另一条路逃离的……

    银面男子逃了,刺客被杀了,抓着欧阳天赐的刺客们不知在哪里:“少弦,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关心则乱,慕容雨担忧欧阳天赐的安危,乱了心神,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连夜赶路,前往离月边关!”欧阳少弦猜测的没错,银面男子带欧阳天赐去的地方,就是离月对清颂边关,连夜赶路,能追上他们救下欧阳天赐最好,就算追不上,也距离他们不远,肯定可以阻止惨事发生。

    银面男子的做法,也确如欧阳少弦所说,让一部分刺客悄悄带走了欧阳天赐,欧阳天赐被点了穴道,扛在肩膀上快速飞奔,头脑一直昏昏沉沉的。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飞了出去,一阵天晕地转后,欧阳天赐慢慢清醒过来,睁眼一望,是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他被扔到了床上,窗口,门口都站着两名黑衣刺客,神情严肃,目光低沉,好像在防止他逃跑。

    “你们是不是都很害怕我父王?”银面男子揪着欧阳天赐进房间,说欧阳少弦来了时,欧阳天赐清楚的看到那些人眼眸中的凝重与严厉。( 无弹窗广告)

    “不是害怕,楚宣王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只是在防备!”一名黑衣男子冷冰冰的回答着。

    欧阳天赐撇撇嘴:“少嘴硬了,只是防备,会吓的手发抖吗?”银面男子布置任务时,客房的角落中,有几名黑衣人拿剑的手在发抖,明显是害怕欧阳少弦。

    欧阳天赐和欧阳少弦斗智斗勇时,只知道自己的父王比自己聪明,比自己厉害,总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他的小阴谋诡计破灭,却没料到,他的父王厉害到只听名字,就让这些黑衣人感到害怕。

    “识相的,就赶快放了我,否则,我让父王杀了你们!”欧阳天赐圆瞪着眼睛,恶狠狠的威胁着,欧阳少弦的名字这么具有威慑力,他当然要好好利用。

    “臭小子,再叫唤,就毒哑你!”黑衣人们被追赶着,神经焦燥,脾气急爆,尤其是心中的弱点被人揭出来,他更加烦乱。

    “如果我成了哑巴,父王肯定让你们死无全尸!”欧阳天赐迷迷糊糊间,听到黑衣人们相互之间谈论着事情,隐约说过这些话语,他虽没有完全了解是什么意思,却也知道,这是狠毒的话,黑衣刺客们吓唬他,他当然要反吓唬过去。

    有欧阳少弦这人人畏惧的父王,黑衣人不敢把他怎么样。

    “少得意,欧阳少弦已经被我们主人甩开了,就算我们杀了你,他也找不到真凶!”

    “就是,你小子最好少招惹我们,否则,要你好看……”

    二十多岁的杀手刺客,居然被一个小毛孩子威胁,说出去,太丢人了,于是,刺客们七嘴八舌的吓唬欧阳天赐。

    “别吵了,吃饭!”一名黑衣人端着几盘菜和几盘馒头走进房间,黑衣人们依次上前,拿了菜和馒头,坐在一旁快速食用。

    “你的!”一名黑衣人将一盘菜和两个馒头放在欧阳天赐面前,阵阵菜香飘入鼻中,欧阳天赐这才发觉,肚子咕咕叫,他早饿了。

    “我要净手!”在楚宣王府时,欧阳天赐养成了良好的习惯,吃饭前净手。

    黑衣人瞪了他一眼:“荒郊野岭的,净什么手,直接拿馒头吃,又不会吃出怪物来!”

    “娘说膳前洗手,有益健康!”欧阳天赐毫不示弱,坚持要洗手。

    “闭嘴,这里不是楚宣王府,哪有那么多规距!”黑衣人怒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