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过奖!”欧阳少弦谦虚着,凌厉的眸底闪烁冷然傲气:“皇上可问出幕后主谋了?”

    “朕刚问了一句,王爷就到了!”当然是没问出他想问的事情:“少弦在楚宣王府中毒,肯定是府里的人出了问题……”不是送酒,送饭菜的丫鬟,就是府医或拿酒杯去检验的侍卫有问题……

    门外传来轻微的打斗声,欧阳夜辰皱皱眉:“什么声音?”

    “好像是王府与皇宫的侍卫在切磋。”欧阳少弦说的轻描淡写,三年来,欧阳夜辰暗中培养了不少的精英,门外站的皇宫侍卫都是刚训练出来的,欧阳少弦想试探试探他们的实力……

    欧阳夜辰聆听片刻:“双方实力相当,短时间内,难分胜负……”极有可能打到天亮,也分不出输赢。

    “整天闷在皇宫批阅奏折,朕也很久没有活络筋骨了,少弦可有兴趣与朕过几招?”欧阳夜辰嘴角轻扬,似笑非笑。

    “恭敬不如从命!”回到京城后,欧阳少弦与欧阳夜辰各忙各的事情,一直都没有交过手,这次倒是个不错的机会,可了解对方武功高低,也可知道对方势力的深浅。

    侍卫们全部退到一边,静静观望着立于房间中央的欧阳夜辰与欧阳少弦。

    “朕先进的这间小屋,算是主,少弦后来是客,客先请!”欧阳夜辰将第一招让给了欧阳少弦。

    “客随主便,皇上是主,本王是客,自然应该皇上先出招!”敌不动,我不动,最先出招,肯定会暴露弱点,欧阳少弦可不会那么愚蠢,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欧阳夜辰眼前。

    “那咱们一起出招!”两人都是聪明人,都不愿意先出招,再争持下去,天都要亮了。

    “好!”话落,欧阳少弦,欧阳夜辰同时扬起手腕,凌厉的招式直奔对方而去。

    身影穿梭,快如闪电,侍卫们看不清欧阳少弦,欧阳夜辰是如何出招的,只看到一白一紫两道身影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打斗着,速度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侍卫们集中十二分精神,瞪大了眼睛,也未能看清他们两人究竟是如何出招的。

    五十招,一百招,一百五十招,门外侍卫们的打斗声渐渐小了下去,似是快要分出胜负了,可屋内欧阳夜辰与欧阳少弦的打斗还在继续,交战的双方丝毫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欧阳少弦有些吃惊,想不到久居皇宫,温润如玉的欧阳夜辰居然有这么高的身手……

    欧阳夜辰心中的震惊丝毫不亚于欧阳少弦,身为太子,自是文武双全,但为了在争夺权利时有胜算,他一直都在隐藏武功,做太子时,他曾暗中找人教量过,放眼京城,无人是他的对手。

    欧阳夜辰知道欧阳少弦武功高,却没想到,高到了这种程度,有好几次,他都是用尽全力,才堪堪避过欧阳少弦的攻击,侥幸没输。

    欧阳少弦厉害,他培养的那些势力,也绝对不容小视!

    “嗖嗖嗖!”强烈的破风声响起,数枚黑色羽箭划破长空,径直射向欧阳少弦,欧阳夜辰所在的小院。

    “小心,有敌人!”门外侍卫反应过来,快速挥剑斩落羽箭,反应慢的,已经被箭射伤,倒在地上。

    “保护王爷……”

    “保护皇上……”

    侍卫们高呼着,快速涌向小屋。

    小屋很简陋,羽箭透过窗子和房门快速射入,打斗中的欧阳少弦,欧阳夜辰没有再攻击对方,非常默契的抓起身边的桌子,顶在破烂的窗子上。

    “嗖嗖嗖!”羽箭很猛烈,不消片刻,桌面上已扎满一层。

    “咱们鹬蚌相争,有人想渔翁得利!”欧阳夜辰站在屋内角落中,平静的声音中暗带嘲讽。

    欧阳少弦剑眉微挑:“你才知道?”他带人走出楚宣王府时,就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监视了。

    “早猜到了,刚得到证实!”欧阳夜辰能在众多皇子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太子,自然有他过人的本领,他下禁欲药,欧阳少弦却中断子绝孙药,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有人在暗中使坏,想挑拨他和欧阳少弦内斗。

    放眼清颂,权利,势力最大的就是欧阳夜辰与欧阳少弦,两人实力相当,如果内斗,双方都会损失惨重,输的一方暂且不说,赢的那方,实力也会临近消耗怠尽的状态,到时,清颂的大权还能不能尽抓手中,都是问题。

    可见挑拨他们内斗的人,绝对没安好心。

    欧阳夜辰多次试探,欧阳少弦没有称帝的野心,不会抢他的皇位,他当然也就没必要与欧阳少弦内斗,至于慕容雨,是他唯一喜欢过的女子……。

    “你是假装中断子绝孙药的吧?”欧阳少弦能避开欧阳夜辰的暗算,更加能避开别人的算计。

    欧阳少弦笑而不语,算是默认了:“皇上,大敌当前,羽箭阵中,可不是叙旧的时候!”侧目望望窗外,侍卫们小有伤亡,羽箭的攻势,却是丝毫不减。

    手指轻弹,一道红色信号升空,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如一汪深潭,深不见底,费尽心机挑拨他和欧阳夜辰内斗的,肯定不是简单角色,欧阳少弦一向有仇必报,敢暗算他,就要承担一定的后果。

    远远的,喊杀声震天,羽箭虽未停止攻击,却比原来弱了许多,欧阳少弦冷冷一笑,修长的身形迎着羽箭飞了过去,他很想知道,挑拨他和欧阳夜辰内斗,准备坐收渔翁之利的人是谁。

    距离小屋十多米外的空地上,楚宣王府的侍卫与大批黑衣人打成一片,欧阳少弦没有参与其中,凌厉的眼眸在黑衣人中来回扫视着,他在找幕后主谋。

    幕后主谋并没有混在黑衣人中间,而是立于高高的窗前,凝望着空地上的打斗,尤其是看到空地上所站的欧阳少弦时,嘴角轻扬起一抹嘲讽的笑,身为楚宣王,他都不知道主帅不上阵,只在后指挥的道理么?

    “不要小看欧阳少弦,他比你聪明!”身后突兀的响起一道温润的男声,黑衣男子一震,猛然回头望去,欧阳夜辰正站在门口,冷冷的望着他,嘴角轻扬,似笑非笑。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黑衣人站的地方很隐蔽,别人根本就看不到,欧阳夜辰又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欧阳少弦告诉朕的!”欧阳夜辰一步一步,慢慢逼近黑衣人:“他说他站在空地上,那名幕后主谋就会在暗中以嘲讽的眼神望他,到时,他能感觉到那人在哪里,然后,他继续站着吸引那人注意力,朕就可以悄无声息的前来抓人……”

    黑衣人对欧阳少弦的了解,远不如欧阳少弦对黑衣人了解的多,这名黑衣人是欧阳少弦认识的敌人,还是,人在得意时都会犯这种错误?欧阳少弦只是掌握了人的这种心理,从而可以打压敌人?

    “你和欧阳少弦的内讧是装的?”事已至此,黑衣人再笨,也想明白了事情原委。

    “没错!”欧阳少弦早就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岂会轻易上当,欧阳夜辰也是聪明人,配合欧阳少弦的计划,故意抓了府医到这里来逼供:“你在楚宣王府的同伙是谁?府医?侍卫,还是丫鬟?”

    “堂堂清颂皇帝,做事一向干脆利落,今天怎么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身影一闪,却是欧阳少弦进了房间,淡淡扫了黑衣人几眼:“这种人嘴硬的很,直接问是问不出真相的,抓起来,关进大牢,大刑逼供,比较实际!”

    “朕是主,少弦是客,黑衣人就交给你了!”欧阳夜辰将抓人之事交给欧阳少弦,准备站在一边,仔细看看,研究研究欧阳少弦招式中的破绽。

    欧阳少弦急忙推辞:“皇上久居皇宫,常年批阅奏折,极少活络筋骨,这么好的机会,臣怎敢与皇上争抢……”言下之意,虽然你是皇帝,但难得的用武机会,就不要再推辞了,去抓人吧。

    欧阳夜辰,欧阳少弦争持着,都不肯出手,黑衣人眸光闪了闪,转过身就欲逃离,激烈争论的欧阳少弦,欧阳夜辰居然默契十足,几乎是同时出手,凌厉的招式攻向黑衣人。

    黑衣人身法快速,怪异,如同灵蛇一般,轻松避过欧阳少弦,欧阳夜辰的攻击,在房间中来回穿梭,所过之处,带起串串幻影,让人猜不透哪是虚,哪是实,自然无法下手抓人,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嗖!”趁着欧阳少弦,欧阳夜辰分辨的空隙,黑衣人突然间消失不见,丝丝缕缕的幻影消失于眼前。

    “他逃了?”欧阳夜辰有些惊讶,能在他眼前这般轻松逃离的人,还真是第一个。

    欧阳少弦凝神细听片刻,嘴角轻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还没有逃远!”手腕一翻,青羽软剑瞬间现于手中,刚柔并济的剑尖对着地面狠狠刺了下去。

    “嗤!”剑尖入地七八分,一缕鲜血窜了出来,青羽软剑被人生生震出地面。

    “他在地下?”遁地术欧阳夜辰曾听说过,没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