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是毒药,!”府医小心翼翼的望了望欧阳少弦冷峻的脸色,沉声道:“是……断子绝孙药!”

    “断子绝孙药!”府医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欧阳少弦,慕容雨听清楚:“你确定没有弄错?”

    “卑职怕弄错,仔细确认过,就是断子绝孙药!”府医的目光坚定不移,语气铿锵有力,就差举手发誓了。

    “药混在食物中吃进体内,不会引起任何不适,药在体内慢慢发挥作用,人也察觉不到丝毫异常,三天后,药效发挥到极致,人就会丧失生育后代的能力!”人废了,药也消耗怠尽,毫无残留,想查都无从查起。

    此药极其歹毒,能让人断子绝孙,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禁止炼制的。

    欧阳少弦的面色阴沉的可怕,服用断子绝孙药三天后,药发挥作用,到时,欧阳夜辰随便找个借口,以关切的名义让太医为他诊脉,得知他不会有子嗣,那欧阳天赐的身世,慕容雨的品性,都会受到世人的质疑……

    欧阳夜辰是铁了心思想拆散他们一家三口。

    “少弦,你最近都是在宫里用午膳的,那些食物里会不会也被做了手脚?”欧阳夜辰在楚宣王府也敢明目张胆给少弦下药,皇宫可是欧阳夜辰的地盘,他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

    “在皇宫用膳时,我一直很小心,不会有问题的,。”皇宫的厨子也好,端饭菜的宫女,太监也罢,都不是欧阳少弦的对手,如果他们敢在饭菜中做手脚,欧阳少弦早就看出来了。

    “天赐,欧阳夜辰的酒里,可有怪味?”欧阳少弦沉下眼睑,眸底冰冷流转,欧阳夜辰独自一人前来楚宣王府,别人应该是不知道他的行踪的,可刚才,居然有名皇宫侍卫来楚宣王府请他回去,看来,今天的事情,是早有预谋的。

    做完坏事,找个合适的借口立刻离开,出事也怪不到他身上,真是聪明。

    欧阳天赐摇摇头:“没有,就父王的酒是臭的!”

    欧阳少弦凌厉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欧阳天赐撞翻了欧阳少弦的酒杯,欧阳夜辰知道他没喝被下药的酒,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一定还会有动作,他必须要先发制人:“来人,速速进宫请陈太医!”

    欧阳夜辰不顾情面,想夺他妻儿,他也绝不会再对欧阳夜辰客气!

    话说欧阳夜辰回到皇宫,换上龙袍,前往御书房,路遇出来走动的太皇太后,上前问了安。

    “皇上可是要去御书房?”太皇太后所站的地方,是去御书房的必经之路。

    “有些事情急需朕处理!”皇帝处理国家大事,都是在御书房!

    “皇上日理万机,非常劳累,精神很不好,理应让太医为皇上调理调理!”现在的欧阳夜辰,眼神疲惫,面容憔悴,明显是过度劳累所致:“来人,去请陈太医!”

    先皇出家为僧,皇宫其他子嗣死亡大半,就剩下欧阳夜辰这个独苗,后宫佳丽三千,却没有子嗣,太皇太后想抱重孙,自然要让太医为他好好调养,放眼整个太医院,陈太医的医术是最高的!

    一名太监快步上前:“禀太皇太后,刚才楚宣王府来人,将陈太医请走了……”

    “奥,楚宣王府谁病了?”王府里都有府医,医术和皇宫太医不相上下的,大病,小病都可医治,急急请走陈太医,只能说明一件事情,楚宣王府有人得了急病,重病,。

    “据请人的侍卫讲,是楚宣王病了……”侍卫语气很急,看来楚宣王病的不轻,可午后回府时,他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说病就病了?

    “少弦得了什么病?”欧阳夜辰沉下眼睑,欧阳少弦杯中的酒全被天赐撞洒了,酒落到地面上,颜色很正常,没有丝毫不妥,他应该不知道那酒有问题才对,突然间重病,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陈太医去楚宣王府未归……”太监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不是神算,不会未卜先知,诊治结果出来前,他不知道楚宣王得了什么病。

    “那等陈太医来了,请他去朕的御书房!”欧阳少弦的病情,他要好好了解了解。

    一柱香后,陈太医急急忙忙赶回皇宫,不等太监来请,径直去了皇帝所在的御书房:“皇上,快让微臣为您把把脉!”

    “出什么事了?”欧阳夜辰惊讶间,陈太医已经搭上了他的脉搏:“楚宣王喝酒喝多了,醉的不醒人世,府医开了好几副醒酒汤,他都没醒,微臣诊治方知,他被人下了断子绝孙药……”

    “什么?断子绝孙药?”门外响起一声惊呼,是太皇太后,陈太医回宫,急急忙忙赶来御书房,说要给皇帝看诊,太皇太后觉得不对,方才来御书房看望,刚到门口,就听到这惊天消息。

    欧阳夜辰想要收回的手,僵硬放在桌子上,神情冷冽,陈太医急冲冲的闯进来把脉,是为他好,尤其是当着太皇太后的面,他更没有拒绝的理由。

    “你没有诊错?”太皇太后眸底,是从未有过的凝重,给楚宣王下这种禁药,是存心想绝了楚宣王府的后人,何人如此胆大包天?

    “回太皇太后,微臣为楚宣王诊治时,府医也在检验王爷喝过的酒,里面的确被人下了断子绝孙药,!”陈太医一字一顿,语气铿锵有力。

    太皇太后望望满目凝重的陈太医,楚宣王被下断子绝孙药,陈太医怎么这么急着给夜辰诊脉?莫不是怀疑下药者是欧阳皇室的敌人,夜辰也可能被下了药?

    稍顷,陈太医暗暗松了口气,收回捏着欧阳夜辰脉搏的手腕:“皇上虽与楚宣王一同饮酒,却是没有被下药,极有可能是有人在楚宣王的杯子上做了手脚……”

    太皇太后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楚宣王如何了?”

    “回太皇太后,微臣已为王爷清除了毒素,基本没什么大碍了,再休息几天,就能恢复如初!”陈太医据实回答。

    “陈太医辛苦了,皇上虽未中毒,但日理万机,极是劳累……”

    “微臣马上为皇上开方子,调理身体!”太皇太后转移话题,是为支走陈太医,常年居于皇宫,陈太医自是听出了太皇太后的意思,客套一翻,背着药箱离开了御书房。

    “哀家想和皇上聊聊,你们都下去吧!”祖孙俩谈的隐秘内容,当然不能让外人听了去。

    “是!”太皇太后和皇帝谈的事情,绝对机密,他们这些宫女,太监不方便听。

    “祖母,您想说什么?”自从登基为帝,太皇太后就没用这么严肃的眼神看过他。

    “少弦酒里的药,是不是你下的?”欧阳少弦和欧阳夜辰一起喝酒,欧阳少弦出了事,欧阳夜辰却毫发无伤,怎么看都有问题,。

    欧阳夜辰幽深的眸底流转着阴冷与戏谑,欧阳少弦将实情告诉陈太医,让陈太医急急进宫为他诊脉,明着看,是欧阳少弦关心他,实则是,变相告诉别人,欧阳少弦喝的酒里被下了药,皇上喝的酒却没事,再联想到清颂朝堂的局势,聪明人心中都会产生怀疑,王爷的酒,会不会是被皇上做的手脚……

    欧阳少弦真是聪明,太皇太后已经起了疑,对他发难了!

    “祖母,少弦是王爷,朕是皇帝,他的子嗣再多,也威胁不到朕的地位,朕为什么要下药害他?更何况,断子绝孙药都禁了百年了,朕哪里弄得到?”

    欧阳夜辰心中疑惑重重,他的确在欧阳少弦的杯子里做了手脚,不过,下的不是断子绝孙药,而是一种,让人禁欲,提不起兴致的药物。

    放风筝时,慕容雨粉面桃腮,双目含情,虽然穿了高领衣服,但衣领下,红痕若隐若现,身为一国之君的欧阳夜辰,后宫佳丽三千,自然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心中有些小小的忌妒,他给欧阳少弦下药,只是想让他禁禁欲,一两个月内不能碰慕容雨。

    让楚宣王府断子绝孙,他真的没想这么歹毒,更何况,欧阳少弦身为王爷,势力强盛,在朝中的地位更是举足轻重,如果他与欧阳少弦开战,胜负难分。

    欧阳夜辰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短时间内,他不会与欧阳少弦起争执,断子绝孙药之事,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捣鬼。

    “你喜欢雨儿对吗?”当年,慕容雨也在欧阳夜辰的侧妃名单上,因为欧阳少弦喜欢她,明里暗中表示,要娶她为妃,皇帝就划去了慕容雨的名字。

    欧阳夜辰扬扬眉毛,没有说话,他喜欢慕容雨是事实,不想否认。

    “你是一国之君,凡事要多考虑考虑国家,多为大局着想,不能只想着儿女私情,雨儿是楚宣王妃,又生下了天赐,少弦很在意他们母子,如果你要硬抢,势必会得罪少弦,高焰从旁虎视眈眈,离月也有复起之势,如果你和少弦起争执,清颂不稳,离月,高焰就会趁虚而入,到时外忧内患,清颂会再起战乱,。”

    天涯何处无芳草,欧阳夜辰又是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