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章 大结局(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乘着一个高高的浪头冲向空中,犹如展翼击空的苍鹰般飞扑向直升飞机的底部,大吼一声,抓住了一边尾部。顷刻间整艘直升飞机因我而向下一沉。我险先滑落下去。我拼尽全力向上一扑,抱住了它削长的尾部。螺旋桨几乎就贴着我的脊背旋转着,我即刻感到背鳍被搅断的剧痛,飞机倾斜起来,左摇右摆,我清晰的感到自己的血液从脊背上泉涌而出,被漩涡似的风流甩到我的脸上、身上,伴随着属于我背鳍的银色碎片。

    牙齿被我咬得咯咯作响,青筋在额角突突直跳,想救下阿伽雷斯的强烈愿望令我一丝一毫也未放松力气,努力挪动身躯向前爬。终于我一把抓住了螺旋桨的支柱,晃动身体滑到机身侧面的窗户附近,突然一张我并不陌生的脸猝不及防地撞进我的视线里,而对方同样错愕的望着我,显然被我这个空中出现的不速之客惊呆了。

    “莱茵!快开枪,把他打下去!”这时我听见一个尖锐的女人的声音透过玻璃响了起来。

    该说这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吗?多么巧合,多么合理,老天爷将我的仇人在另一个时空辗转周折又送回了我的手上!

    “狗杂种们,见上帝去吧!”

    未等他们拔枪,我便一脚踹碎了玻璃,猛地撞了进去,掐住了他们俩的脖子,将他们狠狠按在椅背上。刹那间,我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热流犹如核弹从我的血液里噼里啪啦地爆炸,从每个毛孔里喷薄而出,而下一刻,我便感到自己双腿上的鳞片仿佛无数个小发电机般地飞速颤动,刺眼的蓝色亮光从我的周身散发出来。一瞬间,我面前的两个人甚至还未来得及发出叫喊,便猛烈的抽搐起来,接着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机舱,四周腾地冒起一大股黑烟,直朝海里坠去!

    强烈的失重感霎时间灌遍周身,又被包裹而来的海水所冲淡,机身在海里迅速下沉,莱茵与莎卡拉尓如焦炭般的脸孔映入我的眼中,将我吓了一大跳,奋力地逃出机舱,如同终于挣脱我心里的仇恨与噩梦,将它们远远抛在我回不去的岁月里,沉入海底。

    游了几米,我便看见那裹着阿伽雷斯的金属网正朝下沉来。我如同一支离弦的箭那样冲向阿伽雷斯,心焦如焚地解开将他纠缠住的鬼东西,却怎样也扯不开,只能与他一同沉入海水深处。

    斑驳的水光之中,他的银色发丝海水之中微微飘荡着,我将它们从他的脸颊上拨开,看见他安静地睁着眼,瞳仁幽暗沉寂,仿佛一片死气沉沉的泥沼。他的皮肤冰冷僵硬,好像一具已然死去多时的尸体,一尊石膏铸造的雕像,将要与这被海水吞没的残骸一并,成为被时间遗忘的海底废墟。

    我的爱人。

    “阿伽雷斯,醒醒!阿伽雷斯!我是德萨罗,我在这儿,我发誓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了!”

    令人窒息的恐慌感犹如海水压力从四面挤迫着我的大脑,我大声呼喊着,喉咙里却只是迸出了一串含混不清的低鸣。我紧紧地拥住他的身体,慌慌张张地在他颈后摸索着,立刻,我碰到了一个小小的突起物,那东西立即犹如惊弓之鸟般在他皮肤下游走起来。

    刹那间我的反应能力好比闪电般迅速,在他的肩膀狠狠拍中了那个东西,像被逼近了的狼狗般重重地咬了上去。我的牙齿穿透阿伽雷斯厚韧的皮肉,什么滑腻之物立即扭动着要钻进我的唇齿里,我合紧牙关,用新生的獠牙将它钉在我的牙缝间,猛地仰起了脖子将它拔离起来,吐出去。

    在这电光火石的几秒之后,阿伽雷斯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我急忙捧住他的脸颊,见他眨了眨眼,狭长的眼皮之中,本来灰蒙蒙的晶状体里涌现出生命的光泽来。他涣散的目光逐渐聚集在我的身上,脸色变了一变,便立即将我推开几寸,摆动他那长而有力的黑色鱼尾,几下便从金属网的桎梏之中脱离出来,又伸出蹼爪将我拽入怀里。

    我一把环住阿伽雷斯的脖颈,几乎喜极而泣,但我知道现在可不是宣泄情绪的恰当时机。

    阿伽雷斯搂住我的腰,闭上了双眼,在水中旋转起来,好像在与我翩翩起舞。他的发丝如同我曾经见到的那样在海水中蜿蜒飘动,犹如深海水母的触须那般闪烁起星星点点的蓝光。

    顷刻间,我看见从下方黑暗升腾起一个无比巨大的漩涡,而同时,我的余光瞥见遥远之处一大波密密麻麻的黑影朝我们席卷而来,渐渐的,我才看清那是无数条成群结队游来的人鱼,他们感应到了阿伽雷斯的召唤而聚集过来,仿佛百鸟归巢。

    这时,一个熟悉的银色身影从层层叠叠的阴影里跳进眼中,我不由马上抓住了阿伽雷斯的胳膊。等那银色身影近了,我才看清列夫捷特被数十来个尽忠职守的蓝种团团围住,一脸阴郁地盯着我们,似乎为阴谋未得逞而极不甘心。而阿修罗正紧随其后,径直朝阿伽雷斯缓缓游来,他停在我们的一米开外,他的头微微低着,脸被笼在一大团墨雾般的发丝下,只能看见尖尖的下颌。

    “小心,他被列夫捷特控制了。”

    我低鸣了一声,像个卫士般挡在阿伽雷斯身前,却被他拽到背后去。我注意到他的一只蹼爪垂在身侧,锋利的指尖正隐约闪烁着蓝色的电光丝,仿佛拿着一把寒光毕露的凶器。

    “王……”令我意外的是,阿修罗微微抬起头来,一只凌厉的黑眼睛从乌发中露出,已不似之前的黑暗无光。他好像负荆请罪那样举起双爪过头,掌心赫然是一条黑中泛银的细长生物,看上去就像一条小型鳗鱼,此时已经死了,软绵绵的在海水中上下浮动。

    “王巢里的噬污者你也敢动用?”阿伽雷斯捏住那奇怪鳗鱼的头部,游到列夫捷特身旁,对方睁大了眼盯着他,黑眼睛里折射出怨毒与恐惧的光芒。我屏住呼吸,已经预料到了什么,果然看见阿伽雷斯下一秒便将噬污者塞入了列夫捷特的耳后。立刻,列夫捷特的身体痉挛似地扭动起来,银色的尾巴蜷缩成一团,最终又僵硬地垂下去,身体凝固成了一条直线。

    “那就让你做为污物,被它永远的吞噬。”

    阿伽雷斯冷冷地吐出几个字,却立刻转过头望向我的脸,好像在担心我又因为列夫捷特的关系生他的气。我摇了摇头,游进他的怀里,以示我并不介意。

    “该回家了,德萨罗。”

    阿伽雷斯在我耳边沉沉低吟,我甚至还未来得及回答他,便感觉到一大股难以形容的强劲水流卷住了身体,鱼群蜂拥而至,遮天蔽日,我看见高高悬于头顶的海面突然之间被漩涡卷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将船只、飞机、海鸟、乃至低矮一些的云层尽数吞没进来。

    天空中雷鸣滚滚,闪电阵阵,乌云压顶,一场真正的暴风雨在这一瞬间侵袭了整片大海。当倾盆的雨滴落满周身,阿伽雷斯已经拥抱着我高高跃起,与所有人鱼一并,往那迎接我们的涡心冲去。

    黑暗似乎只是短暂的瞬间,与曾经我进入通道时所经历的那样,耀眼的白光裹挟着猎猎狂风袭遍周身,仿佛在一刹那经历过无数个一生,穿过无数时空。我与阿伽雷斯的生命轨道完完全全的重合在一起,在彼此的记忆里留下密不可分的印记,最终,眼前豁然开朗——

    我又再次看见那宛如云翳般的浮游生物从头顶的高空中来回穿梭,好像飞船在茫茫宇宙沿着固有的轨道航行。天际无日无月,却笼罩着一层极光般变幻的光雾,无数不知名的奇异海生物在半空中漂浮着,犹如迁徙的飞鸟一片又一片的掠过头顶。

    脚底不再是那死寂的海底坟墓,而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壮观的水中城池犹如放大了数倍的罗马浴场般静静的卧在海底,一圈一圈的玻璃似的城墙以一根高高矗立直达天际的玻璃柱为轴心,看上去就像一个立体的麦田怪圈。

    人鱼们纷纷扑向那圆型的巨大城池,一时间我的心情为进入这个全新的世界而莫名激动起来,可也许是脱离了凶险,我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浓重的疲倦伴随着被我一直强忍的背鳍断裂的剧痛,汹涌地几乎要将我淹没。我捂住背后的伤口,立即触到了几根残破的骨架,它们是我背鳍仅存的部分。

    我苦笑地看了一眼阿伽雷斯,他似乎也才刚刚注意到我的伤势,难以置信地望着我,牙关从他脸颊上凸出来,脖子上的青筋也清晰可见,显然内心痛苦到了极点。然而他的蹼爪却放得很轻,将我的头按在他的胸膛上,亲吻着我的后脑勺,颤抖地嘶鸣了一声。

    一条魔鬼鱼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从水下冒出,将我和阿伽雷斯托出水面,竟宛如飞鸟般扇动它薄薄的双鳍,带着我们飞向头顶那浮动的“云翳”,越升越高,仿佛要穿越那层极光抵达至高至远的银河系。

    “亚特兰蒂斯真美啊,阿伽雷斯……”我侧靠在阿伽雷斯的怀抱里,情不自禁地喃喃道。

    “你以后会有很多时间来欣赏这里,人鱼的寿命很长久。前提是,你不再从我身边逃走。”阿伽雷斯凑在我的耳边说,他的舌头轻柔地舔过我的脖子和下巴。

    “现在要带我去哪,首领大人?”

    “我的母巢.....她可以修复你的身体,德萨罗,你的伤太严重了,我无法治愈你。”

    我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那么,我们又要多久以后才会再见呢,阿伽雷斯,母巢修复需要多长时间?”

    “无论多久,我都会等着你回到我的身边。我的生命足够长。”阿伽雷斯温柔的耳语,仿佛梦呓似的。

    我昂起头,望着阿伽雷斯注视着我的深邃双眼,心情无比安宁,眼前渐渐模糊下去,最终陷入一片静谧的蔚蓝之中。

    “德萨罗……”

    “德萨罗……”

    “德萨罗……”

    仿佛是从一个长久的梦魇中醒来,我听见一个低沉熟悉的声音不断的呢喃着我的名字,使我散乱漂浮的神智逐渐聚集在一起,身体也逐渐恢复了知觉。我努力地眨了眨惺忪的睡眼,向四周望去,并伸展开蜷缩起来的手脚,然而四周仍然是一片昏暗的混沌。我陷在什么柔软潮湿的东西里,就好像被子宫包裹的初生婴儿。我试着在里面穿梭起来,寻找着阿伽雷斯的声音来源。

    突然之间,一线亮光从黑暗中隐隐地透了过来,我睁大眼拼命地朝那个方向游去,在抵达那道撕破混沌的罅隙之时,一只宽阔有力的蹼爪探进来轻轻握住了我的手臂,将我拽向光明之中。

    我浑身*的撞入一个磐石般的怀抱里,身体被温柔地搂住,身下的鱼尾迫不及待地紧紧卷住我的双腿,仿佛要把我焊进他的血肉与骨髓。

    “德萨罗……”

    耳旁的低鸣潮湿而沙哑,饱含深情。

    我将头埋在阿伽雷斯浓密的发间,咬住他那生鱼片似的耳朵,在久违的香气里,泫然泪下。

    “我回来了,我的首领大人。”

    我闭上眼,轻轻的说。

    TBC

    (后面还有半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