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112+113双章 合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手脚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抽空了力气,浑身软绵绵的,一股我并不陌生的躁热感在五脏六腑之间流淌,在腹部出汇集,然后一股脑朝下半身冲去。这种感觉只意味着一件事,我的发情期不期而至了。

    妈的,见鬼!

    我大口大口的深呼吸了几下,企图在那让我深深沉醉的香味中释放自己的□□,然而却什么也没有嗅到。就在这时,我听见远处遥遥地传来了呼唤我的名字的鸣叫,“德萨罗……德萨罗,你在哪里!”

    那声音穿过耳鸣声,实实在在的击中我的神经。那是阿伽雷斯在寻找我。

    即将燃烧起来的身体仿佛被突然浇了一瓢冷水,令我神智乍然从一片混沌中跳脱出来。我眨了眨眼皮,眼前的雾障散开了几分,阿伽雷斯的面孔扭动变形,变成了列夫捷特的模样,那双极黑的眼睛里,失望与惊愕之色一闪而逝,却被我正巧捕在眼里。我浑身一紧,从列夫捷特的怀抱里弹跳起来,可发软的身躯又被他轻而易举的拖回臂弯里。

    “德萨罗,我的好孩子,你很伤心对吗?”列夫捷特伸出手指拭去我鬓角的汗液,轻轻叹了口气,但那慈父似的叹息声传入我的耳中,便如一星火花点燃了我发酵的情绪,使之忽然化作了一腔怒火。

    “您在催眠我吗?”我咬住牙关,克制着因生理反应而颤抖的声音,“您说您希望我能摆脱阿伽雷斯的控制,那么您现在的行为该被称作什么?”

    “爱,我的小德萨罗。我对你的爱不比王逊色……”

    列夫捷特脸色变了变,盯着我忽然展开了笑颜。

    他仿佛瞬间变了个人格似的,慈爱的温柔之色从他的脸上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如同罂粟般剧毒而魅惑的笑意,令我霎时间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抱歉,我无法接受您的爱——假如你不仅仅是把我当儿子的话。请你放我回去。”

    我竭力清晰而用力的吐词。被灼烧般的汗流浃背,我却感到浑身发寒,抱紧了胳膊,弯着腰压住下腹,却无法阻止那难以启齿的部分的一阵阵紧缩的感觉。

    我甚至顾不上请求他为我寻找达文希了,因为我意识到这也许是列夫捷特的一个圈套,一个用苦肉计离间我和阿伽雷斯的计谋,也许唤醒达文希后会造成的后果也是他一早预料到的。他刚才一直在拖延时间,等待着我的发情期到来的时刻,然后趁虚而入。我并不愿把自己的父亲想的这么坏,但心里涌起的恐惧,却使我混乱的脑海中这样猜测的声音愈发清晰起来。

    “不,你误会了我,小德萨罗……”列夫捷特轻轻环住我的身体,拍打着我的脊背,“我不会强迫你为我打开身体。我将你带离他的身边,是想唤醒你,你身体里蕴藏的力量。你比任何人鱼都适合成为亚特兰蒂斯的王者,因为银尾和黑尾都是王巢里的最强者,你是银尾的后裔,却是黑尾的配偶,被黑尾所转化,你将兼备两者的力量。只是你的进化太慢了,作为父亲,我怎么能不帮帮你呢?”

    “催化……什么意思,催化成什么?我不想成为亚特兰蒂斯的王者,我对此不感兴趣!”

    我口齿不清地嘶声回绝道,一种极度不详的预感随着身体的躁动油然而生。

    “这可由不得你选择。”列夫捷特在我耳边念咒般地轻语,我感到他的蹼爪放在我的颈后,尖锐的指甲抵在我突突直跳的皮肤处,突然猛地刺进来。我吃痛地惨呼了一声,却被立即捂住了嘴巴。颈后的皮下有什么东西爆裂开来,仿佛孵化成形的活物在往我的体壳外挣动,犹如刀刃那般一寸寸剖开我的皮肉,从颈椎一直劈向尾椎,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要被一股力量撕扯成了两半。剧烈的疼痛甚至压制了强烈的情-欲,我浑身抽搐,下意识地向背后摸去,立即触碰到两片极为锋利的鱼鳍竟从我的背肌处钻了出来。这令我立式联想到飞鱼的模样,这是其他人鱼所不具备的身体构造。

    飞鱼?我到底会变成什么?

    然而我还来不及为此吃惊,双腿上便袭来了那让我记忆犹新的刺痛感。我甚至不用低头去看,便能知道密密麻麻的银色鳞片正从我的腿上钻出来。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我竟没有同时感到自己的双腿发生黏合,我惊诧地低头看去,发现自己除了脚趾上生出了一层半透明的蹼以外,双腿上只生出了若隐若现的薄薄鳞皮,好像包着一张用银线织成的纱布,在水中微微泛光。

    除此以外,我的下本身与人类的双腿构造并无二致。

    这样转变实在太快也太不可思议,我不由自主地愣着,盯了自己的双腿好一会,才伸出手去触碰腿部的皮肤,却被列夫捷特抓住了手腕:“别碰,新生的躯体还很脆弱。这是我给予我亲爱的儿子的礼物——真正意义上的进化。人鱼族都以长尾为荣,可在我眼中,这是阻碍我们族类变得更加优秀的最大缘由,因为身体的限制,我们无法踏足这个世界上的许多地方。当进入人类世界后,我认识到了我们的弱处,所以一直在尝试让人与人鱼的基因互相融合,而你,是最适合的实验个体。我的儿子,你不知道在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中出现了多少丑陋的失败品,但看看,你是完美的,唯一的。王者。”

    列夫捷特紧贴着我的耳垂一口气说完,声音因极力压抑的激动而微微震颤。大脑里的某根弦仿佛瞬间被他说出的话而绷断了,记忆似乎如同重新组接录像带在脑海中快速放映,令我困惑的记忆断层也一下子寻到了关键的切点。小岛上的实验室,被开膛剖腹的人鱼,手术台上淋漓的鲜血,那段晦涩的对话,暴风雨之夜的军舰上的决斗。

    一幕幕的画面晃过脑海,我的全身猛地一颤。

    Chapter 113

    我震骇地盯着列夫捷特,而他却不以为意地微笑起来。好像他并不在乎我突破了他对我记忆的控制,反而犹如一桩杰作被人记起并、加以称赞那样欣慰。他那修长的蹼爪仿佛在钢琴键上拂过那般抚过我的背鳍,又滑至我的腰际,在我尚在不置信的错愕中未回神时,按捺不住了似的将我按压在礁石上。

    我震惊地看着列夫捷特将他自己那最后极力维持的温柔面具撕破,那双黑眼睛里妖光迷离,一根手指抚过我的下巴,十分陶醉似的,微微启唇笑起来,“现在接纳我吧,我亲手创造的艺术品,我的小德萨罗,你实在太迷人了。”

    说着,他朝我俯身压来,双爪压住我的小腿,鱼尾朝我的双腿间用力挤进来,比我坚硬得多的银色鳞片仿佛要在我腿上摩擦出火星。我愤怒地瞪大眼睛怒视着他,立即用双手抵抗他的侵犯,我惊奇的感到我的手臂力大无穷,背鳍也立时因我紧绷的肌肉而在礁石上撑开来,仿佛一对羽翼那般支撑我立起身子,得以把列夫捷特猛地推入了水里。然后我立即站起来,警惕地提防着他的反扑。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只是仰头打量着我,眼神复杂变幻,我冷冷地盯着他的双目,从中分辨出了欣喜、错愕、癫狂,而挖掘得更深一点,能抓住瞳仁中透出的恐惧。这使我忽然之间恍然大悟——

    我的的确确是列夫捷特最完美的实验品与杰作,完美到连他自己也未料到,他无法压制我的力量。这讽刺却幸运的事实着实有些可笑,可我的心却沉甸甸的,一点也笑不出来。

    “德萨罗……”仿佛是读懂了我的想法,列夫捷特游近我的身前,蹼爪小心翼翼地握住我的脚踝,竟然低下头去亲吻我的脚背,我被吓了一大跳。而后他又抬起眼皮,黑眼睛里跃出一泓精光,“我的小王者,原谅我冒犯了你。让我做你最忠心的追随者吧,请别抛弃我这个父亲。我无意伤害你和王,只是想让人鱼族更加强大……”

    “所以你就可以与那些纳粹合作,残忍的伤害自己的族民与人类,控制我成为实验品,离间我和阿伽雷斯?假如你不是我的父亲,我现在一定会杀了你!”

    怒火腾地从胸口轰轰烈烈地直冲脑门,又涌至手心,我控制不住地一把扼住了列夫捷特的脖子,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这个与我血脉相连、却将我骗得最惨的亲人。

    “那请你杀了我……小德萨罗,能死在你的手上,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列夫捷特伸出蹼爪似乎想触碰我的脸颊,那双黑眼睛湿润地望着我,诚恳的请求道。该死的诚恳。

    “离我远点,杀你不该由我动手,该由人鱼族真正的、唯一的王者。”

    我眯着眼,一字一句地吐词。

    列夫捷特长叹了一口气,有些颓败地垂下头,眼里却暗光闪烁,不知又在打什么阴谋诡计。

    周围呼唤我的鸣叫声越来越近,找到瀑布背后是迟早的事,列夫捷特比我更清楚他无法脱逃。

    我五味杂陈地望着他,重新度量着这个我曾经无比熟悉的存在。他比真一更冷血更疯狂,比阿伽雷斯更富有野心,更懂得如何像人类中最卑鄙狡诈的阴谋家那样算计他人。进入人类社会,让他才真正如鱼得水地利用人性的贪婪,去不择手段实现自己的野望,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同族,更将人类玩弄于鼓掌之间。

    如他所说,阿伽雷斯的确并不了解人类。

    他站在人鱼族的角度上思考这场战争,却并未了解到这场战争的弊端在于人性的复杂程度,他不知道人类在绝望下会做出多么极端的抉择。他并没料想到他浪漫的“诱惑”成为了伤害人鱼与人类的双面刃。而列夫捷特便能利用阿伽雷斯思想上的盲区,将他与我越推越远,在他众叛亲离之时给他致命一击,多么高明。

    我这样想着,听见一阵动静已经很近了,便下意识地想要回应,然而突然之间,列夫捷特从水中一跃而起,猝不及防地抓住了我的背鳍,似乎打算把它从我的身体撕扯下来。

    急剧的疼痛闪电般的袭击了我的整片脊背,激得我像只被惹急了野狼般凶猛的扑向了他,一起沉入了水里。列夫捷特用鱼尾紧紧的绞住我的双腿,蹼爪深深地嵌入我的脊背里,好像决意毁了我这个他无法控制的杰作。

    悲愤犹如淹没身体的海水压迫着我的五脏六腑,令我刹那间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力量,挥舞着两片背鳍一下子腾跃出了水面,拖拽着列夫捷特冲过那道隔绝我与阿伽雷斯的瀑布,将他狠狠甩向一块礁石。在他被撞得跌入海中之时,我痛苦地张大了嘴巴,一声属于人鱼的嘶鸣自我的喉口喷薄而出,直冲天际。

    立即,我听见了一声比我低沉得多的鸣叫,自我的身后遥遥传来。

    一道破水而来的波流声由远及近,我甚至还未来得及回过身,身旁便掀起一道大浪,腰被一双从水里冒出的手臂一把箍住,磐石般的怀抱将我的后背全然笼罩住,熟悉的香味直冲鼻腔,令我眼眶泛热。可他却抱得很轻,似乎生怕弄疼我被撕伤的背鳍。水面下浮出一片淡蓝的光晕,那只被当作坐骑的魔鬼鱼将我从水面下托起来,使我得以仰靠在阿伽雷斯的胸膛之上。

    一时间疲倦疼痛潮水似的四面涌来,令我忍不住咬了咬牙关,低低的□□起来。

    “发生了什么,德萨罗?”

    我感到阿伽雷斯的鼻梁轻轻抵上我的脊背,深深吸了口气,发出了一声沉沉的叹息。那潮湿的呼吸扫扰在我的伤处,他勒着我的手臂紧了一紧,显然他是对我身体变化感到吃惊的,却什么也没问,只是低下头,湿润的舌尖一一掠过我的伤处,蹼爪适时地按住我因疼痛而颤抖的肩膀。

    紧紧蜷缩起来的魔鬼鱼此时也复苏过来,那调皮的小细尾巴在我背后乱动,似乎在抽阿伽雷斯的下巴,可首领大人并没有把它放在眼里,只是专心致志地舔着我的伤口。他的鱼尾将我紧紧的环在中心,我的目光落在那些黑色的鳞片上,想起幻觉中的景象,心头不禁一跳。

    虽然清楚那是列夫捷特制作的假象,我却还是忍不住脱口问道:“嘿,阿伽雷斯,你的另一个后裔呢?那个小金毛。”

    阿伽雷斯停顿了一下:“我命令一只蓝种将他送回人类世界去了。海洋不适合他生存。怎么了?”

    “呃…没什么,我就问问。”

    我的嘴巴不自禁地弯了起来,挠了挠头,手臂却牵扯到背后的伤口,又引起一阵钻心的疼痛,“嗷,见鬼!”我嘀咕道,阿伽雷斯却立即不轻不重地按住我的脊背,将我整个人按倒在大魔鬼鱼的脊背上,俯身将我拢在他身下。海藻似的发丝流泻在我的头颅肩背,浓郁的荷尔蒙香味密不透风的将我吞没。吞没进被他完全占据的世界里。

    “别乱动……否则我不保证我会对你干其他的事。”

    阿伽雷斯的嘴唇抵着我耳垂低鸣,我的心脏擂鼓似的砰砰狂跳,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感到他柔软的舌头在我的伤处温柔的划圈,又游过我脊椎的每一寸骨节,那宽阔的蹼爪将我只有他一半大的手覆盖在掌心,抓紧了,十指相嵌。

    TBC

    作者有话要说:Wwwww大结局就快到了~嗷呜,有点舍不得,实体书预售打算11月开,会增加咳咳番外…

    欲购可直接搜微博深海先生_

    Sp顺便一直忘说了OAO,求收藏专栏嗷呜

    将来会为大家带来更精彩的故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