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11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Chapter 111

    “爷爷…”

    我立即扑过去,震惊地看着他的惨状,心如刀割。列夫捷特虚弱的冲着我弯起嘴角,欲言又止。我摆了摆手,慌慌张张地低下头,为他拔下那钉住他的树桩,并用唾液替他疗伤。可我发觉这样似乎并没有多少效果,因为我的第一次发情期还没有来临,我的身体机还没完全具备人鱼的特性。

    就在我为此焦灼不已时,列夫捷特抬起头,轻轻拍了拍我的脊背,“傻小子,我自己可以愈合。不是说了,你该称为我父亲吗?”

    “这也是……阿伽雷斯的命令吗?”

    我咬了咬牙关,颤抖地摸了摸列夫捷特鱼尾上的裂口附近,却被他温柔地握住了手腕。我的腰也被随之搂住,上身被拽入他遍体鳞伤的怀里,我小心翼翼的提防着自己碰到他的伤处,却见他微微拱起鱼尾,将我的手腕扯到那破口之上。耳边传来气若游丝的一声喘息,“我需要你的血,帮帮我好吗,德萨罗?”

    我与那双闪烁着柔光的黑瞳对视着,他微微低着头,凉润的手指触碰到我的脸颊,仿佛描摹着一件珍贵的瓷器。我屏住呼吸,点了点头。

    腕部被不紧不松的握紧,尖锐的指甲切蛋糕似的快速划过我的皮肤。即刻我感到一丝凉意,甚至没有感到一丝疼痛,我的鲜血就一点一滴的落下去,汇成一线淌入他的伤口内部。顷刻间,丝丝缕缕的白色组织自列夫捷特的皮肉之中滋生出来,仿佛织缠一般将他裂开的鱼尾合拢为一体,最终只剩下一条显眼的、凹下去的伤疤,看上去就仿佛他刚刚裂变出了双腿。

    这让我油然忆起在我幼时的他的人类模样,一丝亲切感从心头浮上。

    “真是乖孩子……”

    列夫捷特长长的舒了口气。他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蹼爪温柔的梳理着我的头发,我感到从他的掌心袭来若有似无的麻痹感。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使我立即戒备起来,然而我的后颈又突突直跳,大脑响起一片蜂鸣似的嗡嗡声,黑暗涨潮般的从四面涌来。我揉了揉眉心,眼皮却如同被胶水凝固住,就要和下眼睑粘在一块。身体被横抱起来,按倒在礁石上,湿滑的鱼尾轻柔的卷住了我的小腿。湿润柔软的东西游走在我的脸颊与颈间,一双不同于阿伽雷斯的蹼爪抚摸着我的脊背,向下探去。

    突然之间,我的大腿内侧像是被蜜蜂狠狠扎了一下,霎时令我弹坐起来,身上的抚摸戛然而止。我睁开眼,看见列夫捷特正压在我的上方,手腕被从我腰间伸出的小尾巴紧紧缠住了。意识到他刚才企图做什么,我触电般的推了他一把,从他身下爬出来,跳下了礁石,隔着一段距离紧张地盯着他。魔鬼鱼十分愤怒地紧紧粘住我的下半身,高高扬着尾巴好像响尾蛇般冲列夫捷特示威。而列夫没有像阿伽雷斯那样将我逮住,他只是欲言又止地微微动了动嘴唇,垂着眼皮望着我。摇晃的水光中,他目光里透着失望与内疚,犹如涟漪般晕开,沉淀成淡淡的伤感。

    我被他看得有点儿不知所措,甚至感到是自己犯错了,心里头很不是滋味。

    我意识到我粗鲁的动作可能惹得我尚处病痛折磨中的父亲难过了,看上去他只是情难自禁,并不想强行对我下手。

    但毫无疑问的,我可没法容忍我的直系父辈对我示爱或者更进一步。我的思想绝对无法跟人鱼的择偶标准达成一致,对于我来说这跟乱-伦没什么两样。撇开伦理辈分不谈,我也只能容纳阿伽雷斯一个,无论身心。即使现在我正与他打冷战,也根本不能抹杀我对他的感情。我深爱阿伽雷斯这个复杂无比又在感情上简单到近乎蛮横的家伙,这是我自己否认不了的。

    啊哈,德萨罗,你还真是个痴心不二的小男人。

    我默默的心想着,冲列夫捷特努了努嘴,吞吞吐吐道,“那个……爷爷,不,父亲,”这么改口叫他时我忽然感到别扭极了,不免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你知道,我跟你们不一样。请你……”

    “很抱歉,小德萨罗……我只是一时没忍住,原谅我好吗?”列夫捷特声音暗哑地呢喃,神色黯淡。他伸出蹼爪,展开五指,毫无血色的嘴角勉强弯了一下,“过来……我的好儿子。”

    面对这种几乎是乞求的态度,我的心里不禁难受,下意识的把手放入他的掌心里。魔鬼鱼的身体勒得更紧了,就仿佛一个执拗的孩子似的耍脾气。我警告意味拍了拍它的头,它却极不情愿的摆动着身体,光滑的腹部磨蹭着我的要害,令我不由一下子绷紧了身体,猛拍了它一下。

    “它竟敢冒犯你?”列夫捷特蹙起眉心瞧着它,抓住魔鬼鱼的尾巴试图把它从我的腰间拽下来,我慌忙捂住它的身体,解释道,“不行,这是阿伽雷斯送给我的。我可不想全-裸着在人鱼群里走来走去。”

    列夫捷特眼里掠过一丝异样的光芒,若有所思地松开了手,就好像很忌惮魔鬼鱼似的。我不由回想起刚才魔鬼鱼的一系列举动,条件反射的抬起手摸了摸后颈,却再次感到一阵被电击似的眩晕,思维就仿佛无法继续正常运转那般被锈住,身体僵硬着被搂入蛛网般柔软的怀抱。

    “把它取下来,小德萨罗……假如你想跟我离开这儿,它会引来他的。”列夫捷特的嘴唇拂过我耳垂轻声道,他的呼吸好像剧毒的花瓣那样在轻柔的绽放,我的大脑神经仿佛都要被融化了。

    “不……我不想离开阿伽雷斯,我只想请您帮帮我,救出我的朋友。”我摇了摇头,舌头打结地缓缓说道,一股无形的压力扼制着我的内外感官,仿佛在驱赶着我脑子里原本的念头离开头壳,让咬文嚼字都开始变得困难。我一边这样说着,手却不受控制的,鬼使神差地攥住了魔鬼鱼的尾巴——

    就在此时,不寻常的动静透过洞窟里潮湿的风流传至耳边,我的腰骤然一紧,已被列夫捷特拽入了水中的密林

    里,身体被冷水浸没的一刻,那道无形的压力也猝然消失了。我回过神来,只见刚才不知道去哪里的阿修罗从水中突中冒了出来,眼神空洞地望着列夫捷特,似乎在等待对方发号施令。之前被抛在脑后的怪异感返潮而来,一个不成形的念头从心底窜上了脑海。

    “去吧,为我们挡住追击者,即使被抓住,也别泄漏我们的行踪。”列夫捷特压低声音。

    阿修罗沉默着点了点头,一摆尾便消失在了水中,化作一股波流冲向洞窟入口。

    “你是用某种方法控制了他吗?父亲。”我沉声问道,侧头盯住列夫捷特,同时感到一种隐隐的危机感。我开始怀疑起刚才那些没来由的眩晕感也是由于他的影响。然而我没有机会再问下去,列夫捷特就已经捂住了我的口鼻。在潜入水中前一刻我听见他耳语道,“是的,德萨罗,但这都是为了带你顺利离开这……”

    等等!

    我立即挣扎起来,但身体已被列夫捷特挟制着,迅速穿梭过浓密的水中森林,游进了一个近能容纳两人的罅隙内,方向是朝上的。他所受到的重伤由于我的血似乎已经得到恢复,游了几分钟之后,上方就朦朦胧胧的出现了一丝蓝色的光亮,想必上面还并不是真正的外界。

    我不知道列夫捷特打算带我去哪,但肯定是离开阿伽雷斯身边,也许是回到人类世界里去,或者是一个只有我和他独处的地方。这令我感到一阵阵强烈的恐慌,不由暗暗期盼着阿伽雷斯能够突然在上方出现,但又矛盾的担心着这种情形。因为一旦他发现列夫捷特企图拐走我,他一定会用更残酷的手段来折磨这个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即使列夫捷特被他们形容成背叛者和险恶的坏蛋,我也在脑子里找不到任何理由能让自己憎恨他。

    正忐忑不安着,列夫捷特已经带我游到了裂隙尽头,浮出水面的一刻,我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里是一个山体的断层区,上下错位的岩石形成了一个极大的空间,仿佛一个天然形成的悬空平台,三面被峭壁所环绕,而剩下的一面则是一道直通大海的瀑布。喷薄的水流从数道裂隙中飞速直下,宛如一道垂直的银河嵌入波涛汹涌的海面,叫人往下看一眼便觉得胆颤心惊。

    可令我吃惊的却不是这险峻的地势,而是这断层里。竟然密密麻麻的放置着上百近千个淡蓝色、半透明的、类似鱼卵般的球体。每个球里都蜷缩着一名昏迷的男性,他们无疑就是那些被人鱼们抢来的海军们。应该是由于阿伽雷斯带着他们的配偶去打仗,他们就被安置在这些“卵”里以防逃跑。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样的处境又与□□有什么区别呢?这样的毫无尊严,毫无自由的被困在这里,偏离了他们原本所向往的人生,所为之奋斗的理想。

    我在心里质问着,深吸了一口气。唯一的不同也只是人鱼们更擅于迷惑人罢了。阿伽雷斯希望通过这种方法大规模的扩充种群,实在是个离谱至极的错误。

    “当这个战争计划实施前,我与王发生了分歧,但他并不肯听从我的建议。在他的眼里,人类被看作需要通过人鱼感染进化的种群……”他怜悯的巡望了周围一圈,又将目光投向我,眼神中似乎带着沉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