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部:全新的篇章_第2374章 我要报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家谁都没想到,严小卉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这还是他们昔日熟悉的严小卉吗?

    还是杜姿彤的铁杆好闺蜜吗?

    因为一个男人,竟然已经反目成仇,如此冤枉杜姿彤了吗?

    不等周煜城和席关关袒护杜姿彤,杜苏已经率先开口了。

    “严小卉,我姐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她是能做出暗害人这种事的人吗?”

    “她可是一直当你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姐妹,你居然怀疑她?”

    “你刚刚说的是人话吗?”

    “我说的怎么不是人话了!我最近门都不出,我到底得罪谁了?先是被车子撞,现在又被人下药,我还想问问,我到底得罪谁了!”

    “除了你姐姐,我实在想不出来我到底得罪谁了!”

    严小卉的情绪很失控,眼圈通红,眼底都是乌青,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休息好了。

    “你得罪谁,你自己还不知道吗?你当狗仔曝光多少黑料黑幕?你借高利贷不还,那些人不是已经找到你家门了吗?”

    “你吓得家不敢回,我姐姐好心收留你,还帮你暗暗还债,你是怎么报答我姐姐的?”

    杜苏的情绪也很失控,猛地冲向严小卉,被席关关一把拽住。

    “关关姐,你别拽着我!我就没看到他这么不懂得知恩图报的人!还有蒋明月的事,也是她曝光出去。”

    “大家好歹都是从小一起长大,她说什么记者的职业道德?说白了还不是为了钱?为了出名?连自己的身边人都出卖。”

    “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杜苏越说越生气,不敢动粗甩开席关关,用力扯了扯制服领口。

    “对!没错,我就是一个人渣,垃圾人!我为了钱,谁都可以出卖!”

    “都是我的错,我的问题!你们都对,你们是圣人!”

    “你们出身好,高高在上,最瞧不起我这种家道中落的落魄狗!”

    “说什么道德,说什么出卖,你们还不是见我家落魄了,不配和你们做朋友,瞧不起我!”

    严小卉大声喊着,眼眶发红,眼泪在眼角摇摇欲坠。

    周煜城不希望他们在门口大吵大闹,吵到病房里休息的杜姿彤。

    “好了,都少说两句!”

    严小卉见周煜城出声,还以为周煜城在袒护自己,顿时眼泪滚落下来,嘤嘤泣泣地望着周煜城。

    “煜城,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上层人士的嘴脸,用他们的满口道德,肆意诋毁他们讨厌的人,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我们两家和他们的家族实力都有差距,他们觉得我们是他们的圈外人,根本不会真心待我们。”

    严小卉抹着眼泪,走向周煜城,便要轻轻依靠在周煜城身边。

    周煜城对严小卉厌烦至极。

    若不是还顾念着,大家同学一场,多年好友的关系,早就和严小卉断绝往来了。

    周煜城急忙侧身,躲开了靠近过来的严小卉。

    严小卉差一点摔倒,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

    顿时脸颊烧红,神色狼狈至极。

    “煜城,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躲开我?”

    “我已经这个样子了,连你也要厌弃我吗?”

    严小卉幽幽怨怨望着周煜城。

    “我们之间不存在肢体接触的关系,还希望你找好定位!再者,珍妮不会对你下药暗害你。”

    “你最好仔细考虑一下,身边还有谁嫌疑最大。”

    “就是杜姿彤,一定是她!对了!”

    严小卉忽然眼睛一瞪,好像想到了什么。

    “我要状告她暗害我,谋杀我!对!我要报警!”说着,她便掏出手机报警。

    (本章完)

    大家谁都没想到,严小卉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这还是他们昔日熟悉的严小卉吗?

    还是杜姿彤的铁杆好闺蜜吗?

    因为一个男人,竟然已经反目成仇,如此冤枉杜姿彤了吗?

    不等周煜城和席关关袒护杜姿彤,杜苏已经率先开口了。

    “严小卉,我姐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她是能做出暗害人这种事的人吗?”

    “她可是一直当你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姐妹,你居然怀疑她?”

    “你刚刚说的是人话吗?”

    “我说的怎么不是人话了!我最近门都不出,我到底得罪谁了?先是被车子撞,现在又被人下药,我还想问问,我到底得罪谁了!”

    “除了你姐姐,我实在想不出来我到底得罪谁了!”

    严小卉的情绪很失控,眼圈通红,眼底都是乌青,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休息好了。

    “你得罪谁,你自己还不知道吗?你当狗仔曝光多少黑料黑幕?你借高利贷不还,那些人不是已经找到你家门了吗?”

    “你吓得家不敢回,我姐姐好心收留你,还帮你暗暗还债,你是怎么报答我姐姐的?”

    杜苏的情绪也很失控,猛地冲向严小卉,被席关关一把拽住。

    “关关姐,你别拽着我!我就没看到他这么不懂得知恩图报的人!还有蒋明月的事,也是她曝光出去。”

    “大家好歹都是从小一起长大,她说什么记者的职业道德?说白了还不是为了钱?为了出名?连自己的身边人都出卖。”

    “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杜苏越说越生气,不敢动粗甩开席关关,用力扯了扯制服领口。

    “对!没错,我就是一个人渣,垃圾人!我为了钱,谁都可以出卖!”

    “都是我的错,我的问题!你们都对,你们是圣人!”

    “你们出身好,高高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