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八节 混乱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黔国公沐天波是大明天子忠心耿耿的臣子,心甘情愿地为大明皇帝付出自己的一切,在邓名的前世他就为了保卫永历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若是沐天波知晓皇帝对缅王声称他的被害是咎由自取的话,大概也只会遗憾而不会后悔,因为保卫大明天子这就是沐天波的志向,是自打朱元璋封藩沐英以来,数百年沐家的信念。

    被莽白软件以来,下面的的御林军很快都被赎走了改编成占领军,几年后侍卫官也渐渐被占领军要走。这时沐天波满怀希望,每天勤奋地锻炼身体,就盼着得意摆脱囚徒生活的那一天,然后就带领御林军杀进阿瓦救出皇上。可是这一天却怎么等也等不来,最后永历身边除了家人以外,只剩下首辅马吉翔、沐天波和一群太监——杨在和占领军军官研究,都认为沐天波太危险,就是把马吉翔要回来都不能同意缅甸人释放黔国公。

    只要杨在能给昆明和成都送去足够的赔款,在缅甸问题上他就有足够的发言权,就是李定国问起此事时,白文选等人也会帮杨在缓颊;至于成都那边,院会更是怎么看杨在怎么顺眼,前几年样子两次回国到成都,帝国政府和院会都热烈欢迎这位缅北的太上皇。

    去年,杨在把他的老丈人马吉翔要走了,大概是认为马首辅再也不对他的地位构成任何威胁了。杨在的猜想也没错,这十年的软禁磨光了马吉翔的雄心,当初意气风发的大明首辅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衰弱的老头。缅甸卫兵拿着命令来提人的时候,马首辅只是简单地沐天波——这最后一个难友和拱拱手告别,脸上带着一丝羞愧低着头匆匆跟着缅兵走了,就好像是个在战场上抛弃了同伴的逃兵。

    由于明军在国内的日渐强势,沐天波也承认缅甸对永历天子越来越好了,现在永历天子只要愿意,还可以在缅兵的陪同下出去打猎,如果沐天波有兴趣也可以安排;每隔一段时间,莽白还会向天子和东宫进贡一些缅甸的贵女。听说不时来觐见问安的一对大臣终于只剩下沐天波一个后,永历皇帝又一次大发脾气,把几个倒霉的宫人一通臭骂。

    君忧臣辱,君辱臣死。

    沐天波一直策划潜逃,不过他总是放心不下天子,当意识到杨在这个奸贼是不可能放他回去后,沐天波就把妻儿托付给了皇后——后者还帮沐天波说服了永历天子,让他相信沐天波不是贪生怕死想弃君,而是真的计划先自己脱困好召集忠义之士拯救皇上。

    大概是因为时间太久了吧,再加上明廷臣子也基本都被释放,所以监视沐天波一家的缅兵也没有松懈了。沐天波这十年来身体一直保养得很好,成功脱困后发现沿途缅兵更是毫无戒备,有两次被拦住后,对方一察觉他好像是中国人后,也立刻变得非常客气,连身份凭证也不要了立刻放行,甚至还派人护送他离境,生怕这个看上去似乎还有点地位的中国人被缅南盗匪所害。

    进入缅北莽鲁统治区后,沐天波见到的中国人就更多了,好像有大量的汉人正涌入缅甸经商;除了商贸以外还有其他的工作需要汉人,比如缅北开办了大量的汉语学校。自从五年前开始,莽鲁政权就规定缅甸的科举考试必须加试汉语,因此汉语成了官吏的必须品;更有甚者,从三年前开始,成都、叙州等最有名的中国学府都向缅北和缅南发放奖学金名额。经院会研究,永历十五年缅甸同意赔偿的战争赔款实在太多了,认为对缅甸很不公平,所以打算从四川得到的这份中拿出一半还给缅甸人民,方法就是设立奖学金,这个奖学金的对象是面向全缅,缅北和缅南都有名额。

    无论是莽鲁还是莽白治下,层层筛选出来的最优秀、最聪明的缅甸人都在奋力苦读,希望能够拿到全额的奖学金去四川上学。院会通过辩论普遍认为,等到这些最聪明的缅甸孩子在四川接受全面教育,他们回国掌权后就会形成一个亲中的集团,从而加速永历十五年的战争后遗症的痊愈。

    很多在缅甸教书的中国人甚至是云南和四川的逃犯,为了躲避昆明的通缉而跑来缅甸,在缅北这片领土上他们过着受人尊敬的生活。而事实上也是潜逃者的沐天波在前去八莫的路上,很快就被汉人中介公司盯上,在他住店后就有汉人来套交情,旁敲侧击地问沐天波是何方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