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伤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炎炎的太阳,高悬在世界的当空。红的光如火箭般射到地面,地面着火了,反射出油一般在沸煎的火焰来。蒸腾、窒塞、酷烈、奇闷,简直要使人们的细胞与纤维由颠抖而炸裂了。

    然而,就在这灼热的日光之下,一位少年赤着上身,昂首挺胸站在广场之上。他的身上有着健康的古铜色皮肤,在这浓烈的日光照射下渗出了一粒粒豆大的汗珠。

    他的面容虽然说不上英俊潇洒,但是一双闪闪的眼眸却是特别的明亮。在他的眼眸中,充满了坚毅和果敢之色。

    “喝……”

    一声轻吼从他的口中爆发出来,就像是龙吟虎啸般,充满了阳刚的力量。

    少年一步踏出,他那赤裸的双脚重重的踏在了干裂的地面上。虽然上面有着一些细碎的乱石,但他却仿佛一无所觉。

    随后,他那紧握着的双拳轰然向前击出。

    虚空中响起了一道细细的破空声,这是拳头击出的速度达到了一个地步之后震荡空气所发出的声音。

    他就这样一拳接一拳的大踏步向前走着,他每一步踏出,身上都有着那种一往直前,永不后退的坦荡气势。他的拳风越猛,拳速越快,气势也就越盛。

    只是,他这样出拳每一下都是全力以赴,接连十拳之后,他的气势虽然攀上了最高峰,但却是无法持久。

    “喝……”

    最后一道大吼出声,少年打出了第十拳。

    他这一拳强悍无比,似乎将身体内所有的精气神都打了出去。那凌厉的拳风在虚空中回荡,似乎发出了刺耳的爆裂声。

    这一拳之威,几乎已经不下于一位真正武者的拳术威能了。

    不过,在打出这一拳之后,少年的身体却是一个趔趄。他疾步跨前,好不容易站稳了身体,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良久之后,他的气息终于平稳了下来。

    抬起了头,在他那张略显倔强的脸庞上却流露出了一丝懊恼之色。

    不远处,一位中年人缓步走来,在他的身边站定。这个中年人的面容与少年极为相似,只是显得苍老了不少。

    他看着少年的脸色,虽然心中早有答案,但还是忍不住怀着最后一丝的希望问道:“凯旋,怎么样了?”

    少年低下了头,他抿着嘴,摇了摇头。

    轻叹了一声,中年人沉默半响,道:“凯旋,算了,或许你并没有成为武者的天赋。哎,其实我们一家人就这样过日子,也要比很多人都好得多了。”

    少年豁然抬头,他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道:“爹,您说什么?是要我放弃么?”

    中年人苦笑一声,道:“孩子,有时候人还是要认命的。”他顿了顿,道:“自从你懂事开始,为父就传授你戎家拳术,可是直到今年,你都未曾凝练出一丝真气。哎,这或许就是天意了。”

    他看着眼前的儿子,目光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苦涩。

    戎弋阳,戎家直系子弟之一。

    只是,他虽然出生于直系,但是因为数十年前,他无法在十五岁之前凝练出真气,所以离开了本家,来到此处打理家族中的一处偏僻农场。

    对于戎家的直系子弟而言,这样的结局其实就等同于吃喝等死了。哪怕是一些强大的旁系子弟,也要远比他风光的多。

    在来到此地后,戎弋阳一蹶不振。虽然没有完全放弃拳术,但是因为少了那颗争夺上游的心,从而变得有些自暴自弃,数十年间,他依旧未曾能够凝聚出一丝真气。

    不过,自从儿子出生之后,他就将全部的希望投到了戎凯旋这小子的身上。

    之所以取名凯旋,自然是蕴含着他内心中某一个从未向人提及的愿望。

    但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这小子从小刻苦锻炼拳术,从未有过偷懒。但是,苍天似乎从未眷顾于他,直到今日,他在接近十五岁的极限年龄之时,依旧无法凝练真气。

    至此,哪怕是再不甘心的戎弋阳,也不得不放弃了。

    戎凯旋紧抿着嘴唇,因为过度用力的关系,嘴唇上的颜色都变得僚白一片。

    他不甘心的道:“爹,您放心,我一定能够凝练出真气的。”

    戎弋阳心灰意冷的摇着头,道:“孩子,其实以你的资质和努力,在一年前就可以凝练出真气了。可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失之交臂。哎,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他叹了一口气,又道:“而且,再过三个月就是你十五岁的日子了,在那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