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安静的下水道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八章 安静的下水道

    维克托不是只专注于音乐、神经迟钝的傻子,对于沃尔夫的敌意,感觉得很清楚,内心是愤怒夹杂好笑,又不是自己抢了他在圣咏大厅举行音乐会的机会,只不过之前理事会筛选比较音乐家时,恰好是自己和他进入最后的讨论,要责怪谁的话,恐怕还得怪沃尔夫自己更擅长写评论,而不是创作乐曲,忘记了自己的音乐追求。

    “当然,沃尔夫,我新写好一首钢琴协奏曲,非常满意,你想预先听听吗?”维克托笑着反击了回去,他的这首钢琴协奏曲已经在音乐家协会有登记,并不担心沃尔夫听了之后抄袭。

    沃尔夫没想到维克托一扫连续几周的低迷和颓废,充满自信,脸色立刻就变得铁青,哼哼唧唧了两声,僵硬地说着:“维克托,我还是保持一点好奇吧,希望三个月后,在圣咏大厅,你不要让我失望。”维克托这么自信,沃尔夫怕自己听了他的钢琴协奏曲后,不仅想不到尖酸刻薄的言词去打击他,反而会让自己这三个月吃不香,睡不好。

    维克托摊了摊手,满含笑意地说:“真是遗憾,本来还希望你给提点意见的。”

    沃尔夫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眼光一转,看到了维克托旁边的路西恩,看到了他陈旧、廉价的亚麻衣物,于是鄙夷地抬起下巴说:“维克托,你什么时候认识了低贱的、没有教养的贫民?”

    虽然从沃尔夫的曾祖父开始,他们一家直系几代人都没有得到过爵位,但不管怎么样,沃尔夫的远方亲戚们,还是有一位子爵,好几位勋爵的,不妨碍他以贵族的一员自居,瞧不起维克托这些平民出身的音乐家,时刻保持着冷艳高贵的态度,自然更别提路西恩这种贫民了,加上对维克托的讨厌和仇恨,看到他身边的路西恩,沃尔夫就像看到了一只恶心的老鼠跑到了自己家的餐桌上。

    路西恩对沃尔夫近乎于谩骂的口吻,除了些微的愤怒,全是深深的好笑,不管在哪里,只要有财产贫富、地位高低的差别,就有人会人为地靠它们区分“贵贱”,现代社会要好一点,这文艺复兴和黑暗中世纪奇怪融合的异世界,就完全是赤身裸地表现出来,并引以为荣,想要改变这种歧视,只能靠自身的实力。

    维克托是平民出身,对沃尔夫这种态度同样有着说不出的厌恶,皱着眉头,很严肃地说:“注意你的言词,沃尔夫,这是最近才跟着我学习音乐的学生路西恩,恩,一位很有音乐天分的年轻人。”

    虽然维克托自己对贫民没什么歧视,但整个世界的风气、氛围和教育对他的影响还是非常得深,因此在介绍路西恩时,为了不让他被人歧视,加上本身对沃尔夫的反感,维克托忍不住吹了下牛,哪怕到现在为止,他自己都不清楚路西恩会不会天生乐感缺失。

    “哈哈哈,他,哈哈哈哈,他有音乐天分?一个从来没有受过音乐熏陶和教育的低贱贫民,会有音乐天分?维克托,我看你是为了准备音乐会而脑子变得不正常了。”沃尔夫像是听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笑话,笑得失去风度,前俯后仰,刚才的憋屈情绪彻底消失,大声嘲笑着维克托和路西恩。

    维克托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吹牛,反而引起了沃尔夫这么大的反应,在感叹自己难以理解沃尔夫的同时,只能继续嘴硬地撑下去:“阿尔托是圣咏之城、音乐之都,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受到主的青睐和音乐的熏陶,即使贫民,也有不少出色的吟游诗人,而且,有些人的音乐天分是主的恩赐,天生就有的,后天的熏陶和教育仅仅是将遮掩了宝石光芒的灰尘抹掉,让它绽放原本的光彩,不是吗?”

    沃尔夫笑着摇了摇头,指着路西恩:“这样的音乐天才确实有,可既然受到主的恩赐,那血脉神恩力量应该能轻而易举地激发,所以娜塔莎公主殿下是,威尔第伯爵阁下是,而你这位‘学生’,叫什么呢,恩,路西恩,肯定不是,要是他能成为出色的音乐家,我就在《音乐评论》上公开向你和他道歉,并且再也不举行音乐会了。”

    得意之下,沃尔夫嘴快地做了肯定推测,不过他也算谨慎,刻意在音乐家前加了出色两个字,反正到时候,只要不是公认的出色,即使维克托拿这句话来找自己,也可以耍赖不认。

    据路西恩这些天所知道的信息,娜塔莎公主是瓦欧里特大公的唯一血脉,是紫罗兰女伯爵,而这个爵位则是每一任大公继位之前,必须首先继承的一个爵位,因为瓦欧里特家族就是紫罗兰家族。她的音乐天分非常好,擅长小提琴、长笛、羽管键琴,要不是碍于身份,恐怕已经成为出色的音乐家了,当然,作为一名骑士,娜塔莎也是出类拔萃的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