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六章 剑尘归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三百九十六章 剑尘归來

    变化來的太过突然,让要下狠手的景山猛地停下了动作,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身上的龟灵甲,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

    沒过多久,那疑惑便被惧怕慌张所取代,龟灵甲上的灵气正在一点点溃散,原本玄奥的纹路也开始退去,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龟灵甲之上那可怖的防御力正在一点点消失。

    龟灵甲是他最大的保命法宝,正是有了它,他才可以不用惧怕大武师境界的强者,而如今,自己最大的保命法宝出了问題,这突如其來的变故如何让他不惊。

    看着龟灵甲之上的灵气一点点的溃散,景山再也坐不住了,一把上前捉住鬼轻寒的衣领,怒声呵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只见鬼轻寒身躯瘫软,再也沒有一点力气反抗了,被景山如同小鸡一般提在手中,听到景山的问话也只是眉头轻轻一挑,却并未有任何回答。

    “小子,哑巴了,快给我说,不然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景山恶狠狠的说道,元气灌入,不时地摇晃着鬼轻寒,试图让他清醒过來。

    但这一切注定是徒劳无功的,哪怕鬼轻寒知道也定是不会告诉景山,何况现在意识早已经不大清楚了。

    龟灵甲上的异变并未停歇,那灵气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开始流逝起來,原本还灵动异常的龟灵甲此刻慢慢变得黯淡起來,用不了多久怕是品阶都要下降了。

    这一刻,景山完全慌了,拉着鬼轻寒语气颤颤悠悠的说道:“你若解了这该死的东西,我今日定然退去,绝不找你麻烦!”

    听到这话,随同景山而來的两人脸色大变,他们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小霸王居然主动求和的,而且还是在这样好良好的局面求和,完全不符合景山的作风,刚想说什么?却只见景山那吃人的眼神扫了他们一眼,让他们一下便把要说的话重新吞回肚子里。

    但,就是如此,鬼轻寒也并未理会景山,依旧不言语。

    “既然如此那就拿你给我的灵甲陪葬!”

    看到灵甲灵气一点点的丧失,而这始作俑者鬼轻寒却一言不发,景山完全陷入疯狂的状态,右手握拳,一拳重重的挥打在早已经重伤鬼轻寒胸前。

    一口鲜血顿时从鬼轻寒嘴中喷了出來,这个人好像散了骨架一样,看起來凄惨无比,就是如此,却沒有一人敢于向前说一句话。

    此刻的鬼轻寒已然完全昏迷过去,一旁急躁不安的陆天琪一直被随同景山而來的两人压得死死的,这两人似乎有意戏弄陆天琪,一直只是压制着陆天琪,让他无所作为,但又不伤了他。

    “别客气,给我废了他!”景山瞥了一眼陆天琪,厉声说道。

    得到景山的命令两人这才不留手,刚才还能周旋一二的陆天琪当下就被两人打趴在地上,身上的衣服更是可以说沒有哪一处是完整的,露出青一块紫一块的。

    景山见状脸上露出阴寒的笑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心情好上一点,扭头看向躺在前面的鬼轻寒一步步踏去,拳头微微握紧,一股炙热的气息从拳头上传递而出。

    看了鬼轻寒一眼,景山毫不犹豫的一拳挥出,狠狠的轰在鬼轻寒的右肩之上。

    嘭。

    重拳裹挟着炙热的元气落到右肩之上,火焰般的元气顿时在右肩处炸开,那股强大的力量刹那间便让鬼轻寒的右肩开花,变得血肉模糊,众人能够清晰的听到骨头碎裂的咯吱声。

    昏迷过去的鬼轻寒也被这剧痛弄醒,牙关之间鲜血溢出,却又昏迷了过去。

    哗。

    见到这样局面,看戏的人一片哗然,无论是谁都沒有想到景山竟敢下如此的狠手,特别是新人,脸色发青,不少人更是整个身躯都在微微颤抖,显然,他们从未想过在学院之中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景山发泄之时,龟灵甲之上的灵气可谓溃散大半。虽然还残余不少,不过不用试也知道效果必然远不如先前,一个玄阶的防具就这样轻易地让鬼轻寒给毁了。

    景山虽在发泄,但心中也是阵阵滴血,这龟灵甲还是他自己软磨硬泡才从他哥哥景浩身上弄到的,这东西就是大武师身上也沒有几件,而今却被一个新人给废了。虽然还有一点功效,但只怕连原來的一半都沒有了。

    而这一切的根源全在一名少年手中,心中的无名火越烧越旺,景山又对鬼轻寒拳脚相加,无论如何却不敢真真的下死手,毕竟学院有学院的规矩,学员之间相互的竞争矛盾是他们乐于见到的,但是自相残杀却是万万不行的。

    景山眼中的戾气并未散去,让随行的两人好好招待鬼轻寒三人,而自己却搬一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