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七章 清醒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蓝门主,我家小姐现在需要静养,你又何必打扰?”

    青儿虽是被紫蓝迷住,但也能分得清轻重,若这时让蓝宸去看小姐,到时候会出一些什么事,她可想而知!

    现在一时口快,一己私心,而将蓝宸与紫蓝留下,已经是她的罪过,不过,既然已经将人留下,那就好好注意看着两人,决不能让他们,尤其是蓝宸,去打扰大王爷跟小姐!

    “我只想知道,鸢鸢她现在怎样了……”

    蓝宸的话,似乎更像在跟自己说,知道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却是十分担忧鸢鸢的情况,的确,他没有办法做到压抑住心底的那份极其嫉妒的熱火,他很想很想直接跑到邪无风的面前,将鸢鸢抢走!

    但是,他不能这么做,只有留在这里,景熵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为鸢鸢解毒!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即使紫蓝再厉害,暂时来说,也不可能有十足的把握比景熵还要快研制出解药。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听到紫蓝说手中有药的时候,他会马上将这佛宁子送来的原因!

    的确,现在不是去见鸢鸢的时候,但心中那份无尽的思念与按捺不住的担忧,确是令他实在难受!

    若是他心底里真的决定要在此刻见到鸢鸢,谁也无法阻止!但他即使再想要去见,也不会去!因为他也知道,邪无风绝对不可能答应让他留在笛府,但却不会在这个时候顾虑这些,而紫蓝是绝对能帮上景熵,简短研制出解药的时间,这样一来,即使邪无,风知晓他们两人留在笛府也不会做过多的干涉,只是,若明挑着要去见鸢鸢,只会适得其反,要动手也不急于一时!

    “小姐她会好起来的,紫公子,你也会帮景熵的,是吗?”

    突然停下脚步,青儿猛然回头,双眸中透闪着灵光,脸上依然红成一片,只是眼眸深处的希望却是怎么也遮挡不住!

    “嗯……”

    紫蓝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头也没有点一下,更别说认认真真地看着青儿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语气中的不愿意也没让身边的蓝宸给察觉出来。

    可是这么一声可有可无的回答,已经让青儿的心连连跳快了几下,仿佛此刻的世界里就只剩下眼前的男人……

    ……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里,景熵,紫蓝与毒王三人都埋头在西厢里面研制着解药,而邪无风则是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依然沉睡着的鸢鸢。

    至于蓝宸,整天整夜地坐在清心斋外面的石亭里,一样没有离开过半步,不是不想冲进去,紧紧地搂住鸢鸢,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不是不想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直到她睁开眼的第一瞬间,看到的人会是他!但是,他却一直用理性压抑住自己那颗燥燥欲动的心,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做对鸢鸢有害无益的事!无论如何,他都要忍耐到鸢鸢解毒,真正苏醒过来!

    就在第二天的傍晚时分,以景熵为首,手捧着一个木盒,步履稳定,身后一左一右跟着紫蓝跟白雪,而紫蓝的身后则是跟着青儿,坐在清心斋外的蓝宸才看见他们便急忙站起身来,看着脸色已有点憔悴,脸颊周围都已经显现点点乌青的景熵手上拿着一个刚好可以在里面放上一碗药的木盒子,蓝宸顿时就舒了一口气,转接看向景熵身后的紫蓝,当看见紫蓝微微向着自己点了点头的时候,他那如被千斤石压着的心便完完全全如稀重负一般……

    跟随在景熵的身后,便一同进入了清心斋中,守在房门前的冷凌尘,虽然风采依旧,却也不难从脸上的丝丝凌乱中看出,他也亦是一整夜没睡地守在这里。

    恐怕,此刻整个清心斋上下,睡得最沉的便只有笛鸢鸢一人,其余的人,谁也没有休息过一下,都是怀着着急的心等待着……

    冷凌尘与景熵对视了一下,便用最快的速度将房门打开,不必言语,就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已知道结果一般,那动作利索不留一点痕迹!

    只是在看见蓝宸跟紫蓝的两个身影,冷凌尘还是有一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阻止。

    就等景熵踏入房间之后,冷凌尘是本能地伸出手臂,以阻止景熵身后的蓝宸跟紫蓝进去,而白雪则是从冷凌尘的身旁走了进去,没有过多的理会,这个时候,她要更加注意的人是小姐!

    冷凌尘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手臂就这么挡着,阻挡住蓝宸与他身旁的紫蓝进入,蓝宸见此,微微将本已转到房间内厢景熵走进去的那一边的头转了过来,厉眼看向冷凌尘,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