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四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马车内

    昏睡过去的笛鸢鸢,脸如雪般透白,嘴唇殷红无比,要比涂上了口红还要更加地红,这是红得不正常……

    邪无风抱着一点反应都没有的笛鸢鸢,大掌轻轻抚上那雪似透白的脸颊,唇角微微一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只可惜,怀中的人儿是不会听见的……

    而坐在马车外的景熵与白雪,同样是谁也没有说一句话,本来应该是很多话要说,毕竟是彼此确定心意之后的再次见面,而且更是在那样的一种情况之下确定的心意!

    只是,这个时候,说任何的事也无用,白雪不出声,是不想打扰景熵的思考,怕打断他的思绪,景熵不作声,则是在思考着,应该用什么的药来配置解药。虽然已经知道这里面有哪两种主配的毒药,但同样的,还有一些还需要回去为王妃细心诊治才能确定!

    一路上,谁也没有多少说话,而一直跟在后面的蓝宸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居然,不用费一兵一卒,便能将白雪救出!

    但可恶的是,鸢鸢却中毒了,想到这里,他还是感到非常懊悔与自责,没有想到,在自己与邪无风的保护之下,鸢鸢也会被设计到,说到底,还是他们的疏忽!

    但是,可恨的是,邪无风居然会无动于衷,直接答应将白雪交到刑林的手上,马上就会有解药,虽然他也讨厌极被人威胁,只是这关乎鸢鸢的安全,他只想尽快解决,不然,鸢鸢体内的毒素随时会爆发!

    不就是一个丫鬟,就算对鸢鸢来说是一个多么亲近的人,也比不上她的安然无恙,更何况,谁也看得出刑林是真的爱白雪,将来一定会对她好,这么一来,不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吗?

    可偏偏,邪无风那个蠢人!蓝宸想来就觉得气,那个时候,刑林似乎还想出手阻止些什么,可以一切都来不及,景熵用最快的速度将已经在自己身边的白雪搂在怀里,然后对着刑林撒了些药粉,在刑林视线被药粉模糊的瞬间,邪无风他们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本来他还是不愿意就这样离开,可是邪无风只在他的身边说了一句话,不想让鸢鸢在醒过来之后恨呢,你最好马上离开!

    就这样,他的脚步也很自然地跟着离开了,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刑林到后面也没有追过来,但又一件事可以确定,刑林不会是一个这么容易放弃的人,觉得刑林跟他一样,绝对不会就此放弃!

    而此时,马车内的血腥味让人不难想象到邪无风在做着什么,即使相信景熵真的能将解药研制出来,但是却是要一些时候,为了保证毒在鸢鸢的体内不流转,邪无风只能用血将毒素抑制住,哪怕他的身体已经因为放出来的血过多而起了变化,他也必须这么做!

    ……

    回到笛府,邪无风直接便将笛鸢鸢抱着走进清心斋,而景熵也未做停留,直步便向着研药房走去。

    丽娘站在院子那里,看着自家姑爷神情凝重地抱着似乎没有一点反应,沉沉睡去的小姐走进来,她自然是担心,但生怕自己紧张的询问会让他们要做的事有所耽搁,所以不敢上前询问些什么,只是看见跟在景熵身后,已经数日未见的白雪看见她的紧张便停下了脚步,她才放心走过去询问!

    “白雪,小姐她怎么了?”

    神色的担忧,眼神的凝重,在隐约感到发生了什么事,心想着丞相爷不在,还千叮万嘱让她照顾好府里,有什么事要立刻去禀报,再过两日就是夫人的忌日,现在这样大的事,到底应不应该立刻前去禀报?

    “丽娘,小姐没事的,有王爷在,你不用担心,丞相那边,你还是先不要去禀报好……”

    看得出丽娘的担忧,更看出来她想去做些什么,可是白雪知道小姐不会这样想,她不会想相爷知道此事,而且,她有信心,景熵一定会在两天之内将解药研制出来,到时候,小姐还是会没事出现在相爷面前!如此一来,又何必让相爷多担忧两天呢!

    “白雪啊,刚刚看见小姐那个样子,我又怎么能不担心呢?小姐真的会没事?”

    虽然,刚刚看到的小姐不过是沉睡过去的样子,可是看见一个个走进来的人神色凝重,她也依稀感到不是什么好事?夫人死得早,临走前就将小姐托付给她来照顾,她就将小姐当做比自己亲生女儿还要亲的人来看待,如今虽然不清楚小姐到底怎么了,但这样的情况,她怎么就能不担心?

    “丽娘,我从来不会说谎,景熵一定会将小姐救醒!”

    她相信景熵,不出于别的,就是心底的那种信任,将对自己最重要的人交到他的手上,景熵是第一个她如此相信着的人!

    “好,如果有什么让我帮忙的,直接吩咐我!这事我不会让相爷知晓的!……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