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一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叫声,周围一切都看不见,一切都是一个未知,而且周围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被磕到碰到也许都会搁上什么麻烦!

    笛鸢鸢是担心的,但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着将自己紧紧抱在怀中,生怕她受到一丝伤害的邪无风!

    蓝宸跟在两人的身后,即使前面的人再无声息,他也明显感到两人相互关怀的情意,只听见两人之间因搂抱而不时发出衣服的悉悉作响就让他感到妒忌!为什么现在抱着鸢鸢的人不能是他?

    一行人依然悄然无声地走着,谁也没有发出声响,只是在一个难以确定方向的元素有着一只什么东西正向着这边飞来,根本看不清是什么,速度极快,虽然除了笛鸢鸢以外的所有人都能确定那东西飞来的方向,蓝宸出手,一个暗器投过去,便听见什么碰撞到树上的声音,该是直接杀了,只是没消停一会儿,声响又起,而且这次是一大群,四面八方飞过来,更是难以确定到底从哪飞来!

    此刻蓝宸,紫蓝还有冷凌尘他们都围在邪无风他们的身边,谨防着那些不知名的东西会攻击到邪无风怀中的人儿!

    但数量实在太多,虽然那些东西并没有攻击到他们,但似乎是有目的飞过来的,而且目的性很强,目标似乎就是最中央的笛鸢鸢!

    “啊!”

    最后,在那些东西仍然不断飞过来的时候,便听见一声尖叫,然后不到一瞬间,一股血腥味瞬间散开,那些东西便即刻撤走!

    “鸢鸢,你怎么了?”

    朦胧之中感到自己的右手臂上流过丝丝的暖流,刚刚的声音也明显是鸢鸢发出来的,邪无风十分紧张,恨不得马上扒开重重毒雾,即刻看清鸢鸢到底出了什么事!

    “鸢鸢!”

    蓝宸的紧张没有比邪无风少,急忙循声走到邪无风的身旁,双手伸过去,依稀摸到笛鸢鸢那有点冰冷的脸,心中顿时一慌,脑海顿时空白,他好害怕,还记得当年自己的妹妹就是这样,全身冰冷,不一会儿就气绝身亡!不可以!鸢鸢不可以像蝶儿那样离开他!

    “景熵!”

    “紫蓝!”

    两声同样紧张中略带颤抖的叫喊声喊出,这时虽看不清,但也能确定蓝宸是跑到鸢鸢的身边,可此刻不是吃醋的时候,要尽快确定鸢鸢是中了什么毒,现在到底怎样!

    “先抱着鸢鸢!”

    邪无风的这句话让蓝宸感到震惊无比,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邪无风会让他去抱着鸢鸢,但邪无风又想要做什么呢?

    不过蓝宸并没有多想,直接从邪无风的手里接过鸢鸢,紧紧地抱着,因为双手抱着鸢鸢那柔软的身体的时候害感到丝丝的暖意,他才稍稍放下心一点!

    而另一边刚刚让笛鸢鸢抽离自己身体的邪无风却是有些空虚,鸢鸢那柔软的身子离开自己的怀里,他也实属无奈,本不想将鸢鸢交到蓝宸的手中,可是冷凌尘与景熵毕竟与自己有距离,而蓝宸则是在自己的一侧……

    笛鸢鸢才脱离邪无风的身体,邪无风便从身上抽出一把小匕首,在自己的手上迅速割了一刀……

    另一种的血腥味再次从毒雾中弥漫开来,而这次更是有所不同,邪无风的伤口周围的毒雾慢慢散开,随着邪无风的手放到笛鸢鸢的唇边,轻轻一按,将血按在笛鸢鸢的嘴里,笛鸢鸢脸部的毒雾都散开,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的绝世脸容一下子显现,双眼紧紧地闭着,只是嘴唇是红得透彻,更是有些不正常!

    “鸢鸢怎么了?”

    邪无风与蓝宸再次异口同声,而景熵与紫蓝则是一人一只手在为笛鸢鸢把脉。

    邪无风一只没有将自己的手从笛鸢鸢的唇中抽出,只是一只往里面一滴一滴地滴着血……

    蓝宸知道邪无风这是在做什么,他很早就知道,邪无风的血是世间上难得一见的解药,即使鸢鸢中毒再深,那些毒有多难解,邪无风的血也最起码能领鸢鸢体内的毒暂时缓解,说不定还能解开!

    “中毒!一种从未在江湖上出现过的毒。”

    紫蓝的话一下子让蓝宸陷入恐惧之中,看着这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毫无半点温度的鸢鸢,让他想起蝶儿,当年的蝶儿已是如此,然后就一直这样沉睡,直到断气!

    “该死!他居然用了这个!”

    景熵除了探脉,还仔细在在笛鸢鸢的身上找到了伤口,就在脖子的位置,仅仅一个小圆点,却是在那么一个小圆点的位置已经流下了不少的血……

    ------题外话------

    这两天小溪开始存稿,所以也一直没有更新,抱歉哦,思路重新改了一下,希望各位有什么意见可以继续提出哦,谢谢支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