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好个厚颜无耻的长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看着气急败坏、一副痛心疾首模样的王胡天,王越锋很是无语。

    若不是身体状况不允许,身份上也不对等,他真想同样在老爸的椅子扶手上重重一拍,然后指着这个无耻的老匹夫鼻子破口痛骂。

    方才,知道爹爹治伤要钱,这老匹夫就满嘴叫穷,半个铜币都不肯出,而这会儿,提起他自己的亲生儿子,说起要债,这老匹夫又想起要打亲情牌,想起他自己是需要照顾的,打着骨头连着筋的二叔,要跟自己爹娘讲亲情?

    只肯享受别人的孝敬,不肯付出同等的关怀?

    纵是王越锋两世为人,亦没见过这么自私自利不要脸的人!

    满脸肃然、强压着火气的叶霞珍先是被王胡天这个大动肝火的举动惊了一下,不过,待反应过来,叶霞珍心中的恼怒便蓦地压住了所有的理智,蹭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两眼喷火,毫不犹豫地厉声质问:“为什么不能立?他们是嫡亲堂弟又怎么样?说起来,您还是我们的嫡亲二叔呢!可是,您知道我们现在经济困难,还不是一样视若无睹,不闻不问,想赖掉以前的帐不说,还要跟我们争这套宅子!”

    “难道您就跟我们讲亲情?您心里就有守功这个嫡亲的侄儿?”

    王越锋正听得痛快,就发现父亲的身躯在微微地颤抖,放在扶手上的右拳已无意识地握紧,青筋暴起,同样微微颤抖,似乎情绪十分激动。

    他心里一惊,立刻抬眼看向父亲。

    王守功此刻满脸的痛心,呼吸也逐渐地粗重起来,但目光却没有看王胡天,也没有看正在争辩的爱妻,而是死死地盯着面前地板上的某处,似乎是在竭力地忍耐着什么。

    显然,王胡天这个嫡亲二叔此刻的凉薄之语,让一向亲近二叔的王守功有点不能接受!

    王越锋心里,突然对眼前的父亲生出浓浓的同情。

    父亲是个重情义的好人!

    可惜,遇到了这等薄情寡义、自私自利的长辈,践踏了父亲以往那真诚质朴的心意!

    而叶霞珍此刻也说出了火气,声音愈来愈凛然:“我现在很庆幸,当时幸好是听了执政官的劝,当场立了文书,否则,照二叔的意思,这笔钱,五年之内,三弟四弟还不知道会不会还!”

    说完这些话之后,叶霞珍飞快地瞥了一眼丈夫,见后者满脸痛苦,又隐隐透出股愤怒,却丝毫没有喝止自己的意思,心里顿时底气大增,又紧紧地盯着羞恼无比的王胡天:“二叔,我们家虽然是一等平民,要纳的税少,赚钱的机会多,但那也是我和守功辛辛苦苦地挣回来的,不是天上平白无故掉下来的!”

    一口气把想说的话一鼓脑儿全说了出来,叶霞珍才气鼓鼓地坐回位置上:“我们还有两个孩子要养,不久以后还会有第三个,所以,该要的帐,我们还是会去要!我看二叔还是多花点心思在三弟和四弟身上,想想该如何才能尽快地还掉这笔债!”

    “好!痛快!”王越锋在一旁听得脸上大现光彩,无比佩服老妈的强悍。

    对付这样没脸没皮的长辈,就得这样!

    你既不仁,我也没有必要对你讲义气!

    “有这么一个聪明而大胆的老妈,相信自己以后的日子不会过得太憋屈!”

    “你……你……”王胡天脸色变幻了数秒,似乎没想到温柔的叶霞珍突然发起脾气来,居然会如此的强硬,心里顿时稍有些后悔。

    但是,等王胡天再看到一旁瘦弱的王越锋,刚刚生出的一丝胆怯又被贪婪之心给盖住,当下又把心一横,再度稳坐:“哼!我们不谈这个,就说这栋宅子!”

    “这宅子,不是你和守功建起来的,而是你们俩的爷爷,二叔我的父亲亲手建成,传下来的,这个,你总不能否认吧?”

    “所以,这套宅子,是属于我们整个王家的,只不过是因为我们这两代人里,只有守功一人是一等平民,当时事急从权,为免这宅子被帝国收回去,才会暂且让守功继承。”

    “我们家现在确实是没有一等平民,但富贵明年就满十岁,有资格去灵殿和战神殿测试,说不定他就遗传了你老公公的火灵性资质呢?”

    “还有你四弟家的富宝,也就比你家小乔小一岁,过几年,也一样可以去测试了,一旦他俩有机会成为战士,升为战员,等守功老了,他们自然就有资格使用这套宅子!”

    “按照帝国的法律,同一宗族的人,男子比女子有优先继承权!你父亲和你家小叔子早死,你们这一房只剩下你们一支,小乔是女孩,锋儿又是这么个病弱的身体,能不能活到十年还不知道,王家将来,还得指望我们家的富贵和富宝!”

    话说到后面,王胡天的话已经十分刻薄,不再留半点亲戚情分,表情也十分狂妄,理所当然,仿佛他的大孙子已经激发了火灵性资质一般。

    王越锋饶得自认理性过人,忍耐力过人,但听到这最后一段话,双手亦是情不自禁地握紧了,双眼中更是微微眯起,眸中迅速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