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针锋相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虽然叶霞珍先前想过抵押房子,只是被丈夫毫不犹豫地否定了,但此刻,听到王胡天这么直截了当地干涉,她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这套宅子,是丈夫的私有财产,如何处理,自然是丈夫来决定,你不过是一个二叔,而且还不是对丈夫有抚养之恩的二叔,又不是丈夫的生父,哪有资格来拦阻?

    忍了两下,见憨厚的丈夫只是阴沉着脸,没有开口,叶霞珍便忍不住刺了一句:“二叔,我们怎么筹钱,是我们的事,似乎用不着您老来操心吧?”

    也亏得这王胡天是丈夫的嫡亲二叔,否则,换了其他的二等平民,哪敢在他们夫妻俩面前如此嚣张!

    王越锋顿时错愕地看着母亲:“老妈居然也会顶撞长辈?”

    记忆中,母亲一直是温柔娴静的性子,哪怕是面对附近的邻居,也都是礼貌以待,从未如此对任何人这样说话!

    “难道老妈是双重性格,在亲人面前温柔,对敌人无比的强硬?”

    不过,这个样子的老妈,他很喜欢!

    女人啊,就是要该温柔的时候温柔,该强硬的时候强硬!

    王越锋并不主张愚孝!

    叶霞珍这一不冷不热地发言,王胡天同样很意外。

    不过,他来之前,已经先去过镇上的医馆,向吴郎中打听了侄儿的伤势,知道侄儿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便只有十二天的寿命。侄媳妇虽然是镇上少有的阵夫子,但因为身怀有孕,十个月内,不能频繁动用灵力,战斗力也大减。

    所以,他心里已有新的盘算,眼下既然已经把话说白,便不再顾忌,当下迅速沉下脸来:“守功媳妇,你这是什么语气?我好歹也是你的长辈吧?你就这么跟长辈说话?”

    叶霞珍顿时窒了一窒。

    但这是无法否认和抹杀的事实,所以,她虽然心里恼怒、不满,却只能憋火地闭上了嘴。

    母亲欲怒不能的表情,让王越锋心里很不痛快,更看不得王胡天这幅小人面孔,心思一转,突然垂下眼帘,小声地嘀咕:“以前就是你说,我们不要把你当长辈,现在又是你要摆这个长辈的臭架子,哼,反复无常!”

    虽是自言自语,这嘀咕声,却是故意清晰得屋里的每个人都能听见。

    王慧乔立刻吃惊地瞪大了眼,不过很快,她又万分佩服地看着弟弟,深紫色眼睛充满了认同的小星星:“弟弟好棒!”

    如果不是二爷爷还坐着,她几乎就想扑上去,好生亲王越锋一口。

    这话说得太对了!

    正阴沉着脸的王守功亦是惊讶地看向儿子,心中的憋闷转瞬间,便消散了大半。

    “锋儿这一次撞到后脑,头脑开窍了许多啊!”

    这话,他不能说,叶霞珍也不能说,但是儿子仅仅五岁,说了却是没关系!

    叶霞珍就更不必说,看向儿子的目光无比的柔和,只觉得儿子这句话,比这五年来的任何一句都要让她舒心、熨贴。

    “不枉我这几年来那么疼他!”

    王胡天却是一怔,随后就立刻火冒三丈!

    他来之前,知道王越锋虽是男孩,但身体很孱弱,一直都病秧秧的,从来都是少言、内向,所以根本没把这个侄孙放在心上。

    不曾想,就是这个没让他太在意的侄孙,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言捣乱,挑衅他的威严,让他大丢颜面!

    王胡天自当上长辈以来,还是第一次被后辈如此不客气地当面讽刺。

    他恼怒地盯着王越锋,阴阴的眼里直冒火,如果侄儿王守功不是刚好坐在王越锋的前面,他真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把这个目无尊长的小子揪起来痛打一顿,打死了最好!

    察觉到王胡天的凌厉目光,王越锋故意不抬头,只管垂着眼、乖顺地站在叶霞珍的身边,心里轻蔑地冷笑。

    “老匹夫,谁让你对我娘不客气?”

    “我就是要当着你的面说,就是要让你听见,你又敢拿我怎么样?”

    “你敢当着我爹的面,直接冲过来教训我?我呸!你若有那个本事,这宅子早就是你继承了,哪里还轮得到我爹?”

    虽然父亲受了严重的伤,但毕竟是战夫子,又正当壮年,震慑力犹在,王越锋料定,只是一个普通平民的王胡天哪怕是再火,也不敢当着父亲的面来暴打自己。

    毕竟,王胡天只是父亲的叔叔,不是父亲的父亲。

    王胡天那毒蛇般的目光盯着王越锋看了足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