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只能再活13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叶霞珍最终还是决定,去镇里的医馆,请一位郎中来家里给丈夫上药,虽然价钱肯定要贵一些,但至少能好得快。

    王家虽不是大富之家,这点小钱却也不是承担不起。

    她便留下王慧乔在灶台里继续烧饭,自己回卧屋换了件外套,好生叮嘱了一双儿女,然后急匆匆地走了。

    所幸他们便是住在镇里,医馆离得并不远,来回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所以王越锋和王守功均不着急。

    等到王慧乔把饭烧好了,锅子里飘出一股热腾腾的米香时,医馆里那名平时来往还算密切的吴郎中也随着叶霞珍来到家里。

    等王慧乔和王越锋上前一一见过礼,这位面容清隽、大概五十来岁的吴郎中先是为叶霞珍再度有孕之事,向坐着的王守功道了声恭喜,然后便仔细地察看起王守功的伤口。

    只是这一瞧,吴郎中的眉头便是不自觉地一皱:“你这伤……”

    一旁远远站着的叶霞珍看不到吴郎中脸上的表情,但听这语气,心里顿时一紧,唯恐这位吴郎中嫌这活太重,忙道:“吴大爷,我知道,这伤口确实是长了点。只是我现在一闻这血腥味就要吐,小乔和锋儿的年龄又太小,只能麻烦您这两天辛苦一下。不过这药钱和出诊的费用,我们会另外算的,该多少,就是多少……。”

    “不……”吴郎中马上摇头,打断了叶霞珍的解释,神色渐渐地凝重:“叶夫子,你误会老夫的意思了。老夫倒不是嫌这来回上药麻烦。”

    他迟疑了一下,硬着头皮试探地问王守功:“王夫子,恕老夫冒昧,您这伤……是不是被一类暗系的灵兽抓伤而致?受伤之后,是不是感觉得伤口一到晚上就异常的冰冷,冷得发痛,像是被一种小虫子噬咬一般?而且这种感觉还会慢慢地向心窝处延伸?”

    “对啊!”王守功马上点头,满眼的钦佩:“吴大爷,您不愧是这个镇上最好的医生,这您都看出来了?”

    叶霞珍看不到吴郎中的表情,但站在王守功身边的王越锋却是看得清清楚楚,柔和的白光下,这位镇上医术最好、见闻最博的吴郎中,听得王守功的确认之后,脸上非但没有被确认的自得,反而充满了踌躇和为难。

    王越锋的心顿时一沉。

    难道这伤势很厉害,连吴郎中也没办法对付?

    不至于吧?

    不就是一道野兽的抓伤么?

    吴郎中皱着眉头,将瘦长的手指贴近王守功的伤口,轻轻地碰了碰,并在那已经变得灰白的血肉处轻轻一抹,然后放到鼻端下嗅了嗅,那微带斑白的眉头便拧得更紧,无奈地摇了摇头,转眼看向叶霞珍,歉然地道:“对不起,叶夫子,王夫子这伤,老夫治不了!就是上药,老夫这里也没有适合的伤药!”

    “什么?”不管是满怀期待的叶霞珍,还是背着门的王守功,此刻都是一惊。

    “这不就是一道抓伤嘛?只不过是伤得有点深,您怎么治不了?”叶霞珍一惊之后,马上急切地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