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九十六章 新的时代(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巨大的魔眼凝视着整个大地,冰与火沐浴着山川和河流,在多拉斯特大陆的每一个人类居住地,所有人走出住所的大门,看着和旭日一起升起的魔眼,看着从天而降的寒冰与火焰,陷入了彻底的恐慌之中。

    但是随着时间的消逝,似乎并没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所以很多勇敢的人定下心神,开始扑救一些着火的山林和城镇。

    很多人开始准备着,准备继续和邪龙王战斗。

    即便这个大陆上那些最顶尖的术师已然失败,但是他们还会继续战斗下去。

    在持续了足足数天之后,漫天的流火和寒冰终于消失,两艘浑身伤痕累累,摇摇摆摆,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坠落的空之魔晶渡船却是出现在了艾奇王国的边境。

    空之魔晶渡船上传出的消息,像一阵飓风席卷过整个艾奇王国,席卷过整个多拉斯特大陆。

    一阵阵欢呼,在城镇之中,在河谷之中,在山峰之间响起。

    空之魔晶渡船上传来的,不是邪龙王彻底复苏的噩耗,而是邪龙王时代的真正终结,一个新的术师时代的来临。

    当黑夜再次降临,当璀璨的星光再度照耀艾奇王国。

    圣劳伦城里,到处都是灿烂的烟火。

    伊万和王尔德并肩站立在圣黎明学院医疗厅对面的屋顶,两个人沐浴在和星光一样璀璨的烟火的光焰下,眼睛里也全部是感动和钦佩的光芒。

    “他们竟然真的做到了。”

    伊万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

    很多天之后,整个多拉斯特大陆的人终于习惯了没有邪龙王和邪龙教徒阴影笼罩的生活,开始慢慢淡忘邪龙王的可怖。

    一些废弃的城镇,开始重建。

    连番的大战,使得强大的术师和术师军团消失了大半,似乎一个全新的时代,真的来临了。

    和平往往意味着平淡。

    然而所有在和邪龙王的战斗力表现出非凡勇气的术师,也成为了新的传奇。

    勇气和信念,让艾林和他身边的所有伙伴,站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种高度,来源于他们所做过的事情,而不在于他们拥有的实力。

    因为这些已经变成传奇的英雄们的故事,昔日并不算特别热闹的圣劳伦城有越来越多的人定居,整个城区的范围眼看着就要继续扩大。

    昔日显得非常幽静的圣黎明学院,更是涌入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入学新生。

    ……

    又过了很多天之后。

    圣黎明学院后方的公园里的一处僻静墓地里,一块小小的墓碑旁的草地里,长出了鲜艳的花朵。

    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的英俊年轻人来到了这块墓碑前,放下了一束鲜花。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和他差不多高,肤色显得有些偏黑的御姐样的女术师。

    在这名金色长发的英俊年轻人放下手中的鲜花之后,一股自然的气息从他的手中洒落。

    墓碑前方,一株淡绿色的小树奇迹般的长出,很快亭亭玉立,就像是一名安静的青衫少女。

    有轻柔的脚步声在金发年轻人的后方响起。

    “京卡妙?”

    金发年轻人转身,惊喜的出声,“你的伤势也恢复了么?”

    京卡妙点了点头,他平静的看着金发年轻人,目光又落在墓碑上,他轻轻的说道,“司丁涵,如果香娜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也一定会感到骄傲。”

    金发年轻人正是司丁涵。

    在经历了那场大战之后,他似乎更加成熟。

    他没有再说什么自责的话,只是看着京卡妙,问道:“有艾林和林洛兰他们的消息么?”

    “我听珈兰和我说,宋加特和第一医疗组也已经完成了对他们的治疗,他们今天也会来这里。”

    京卡妙走到了司丁涵的身边,“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

    司丁涵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没有什么打算…你也知道,我一般不会去计划什么事情。”

    京卡妙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和我一起回多瓦王国吧。”

    司丁涵怔了怔:“回多瓦王国?”

    “虽然邪龙王已经彻底消失,拜拉席恩家主也自尽收场…但是现在的多瓦王国很乱,要重整多瓦王国,不能只有要塞军团,还需要有人能够让绝大多数的多瓦王国人团结在他的周围。”

    京卡妙平静的看着司丁涵困惑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你是真正的绿龙皇子,你必须承担起这样的使命。”

    “我会试一下。”司丁涵考虑了几秒钟的时间,认真的回答。

    京卡妙转过身去。

    这个时候,幽静的道路上又走来了一些身影。

    司丁涵的眼眶顿时湿润了。

    艾林、克莉丝、莫斯、贝罗、夏洛特、梅拉蕾…所有的人都齐了。

    突然,泪流满面的司丁涵激动了起来。

    “林…林洛兰!”

    他尖叫了一声,飞奔了上去,一下子就抱住了其中的一条身影。

    他抱住的人长发披肩,虽是男生,但面容却比一般的女生还要秀美,正是林洛兰无疑。

    在那场决战过后,林洛兰所受的伤是最重的,很久都没有醒来,现在陡然看到林洛兰都好好的站在了面前,司丁涵当然激动得无法自已。

    “你…你干什么!”

    然而林洛兰却是陡然羞红了脸,他手足无措的看着司丁涵,结结巴巴的说道,“你请你自重!”

    没有冷冰冰的喊白痴,也没有其余平时的反应。

    司丁涵骤然僵住,他愕然的看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