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尾声与后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然大悟!

    ……

    大汉四十年,夷洲。

    “父亲,孩儿刘拓求见!”一个山谷外,数个华服老汉带着几个老太婆站在谷口,这些人白发苍苍,最小的都有六十岁!

    “进来吧!”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谷内响起,惊起一片飞鸟。

    带着众人进入山谷,只见谷内建着一座巨大的别墅,院子里还有几个老头在下棋、饮酒、打拳,显得好不逍遥。这些老者的年龄都在百岁左右,最大的甚至有一百二十岁。刘拓抬眼看去,这些老头,他都认识。

    “见过父亲与诸位伯父!”刘拓赶紧行礼,他身边的姜维、诸葛瞻等人也不敢耽误,因为院子里的老头都是大汉的元老,就连诸葛亮、庞统也在!

    “免礼吧!”刘璋头也不抬的说:“在这里就是养老,不用如此多礼,否则哪还能谈得上逍遥?来到这里,只有父母、妻子、儿女、兄弟,别把以前的身份带进来!”

    “孩儿明白了!”刘拓犹豫了一下,却没有离开,还有些欲言又止。虽然他同意了刘璋的做法,但心中还有些疑惑。

    “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将大权送给外人?”刘璋笑着点出了刘拓心中的疑惑,刘拓立刻使劲的点了点头,他不禁笑道:“帝制总有一天要结束,与其结束在外人的手中,不如结束在我刘氏的手中,还能为刘氏赚得千年的好名声。若运气好,说不定我刘氏能够成为千万年的王者。以我的性格,没有好处的事,我会做么?”

    “父亲,我还是不明白!”刘拓想了想,他实在无法理解刘璋的想法,可刘璋却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他,他不由问道:“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拿去看,看完或许就能理解了!”刘璋微微一笑,将手中的书塞进刘拓的怀里,便开始闭目养神。

    接过书册,疑惑的看了看书的扉页,刘拓心中的疑惑更甚,可他看着看着就有些明白了。直到看完,再结合刘璋一直以来的行为,刘拓才明白父亲的意思,他不由惊呼道:“此书中所言与现实有异,难道父亲曾经逆天改命?”

    刘璋笑着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刘拓,语气颇为飘渺的说:“庄周梦蝶,孰蝶是我,我是孰蝶。既然已经成为现实,就无须再多想了!找人打一个精钢盒将此书放入其中,再在上面刻一块石碑,就刻这几个字。两样东西准备好后,便着人深埋于夷洲地下,以待有缘人!”

    “诺!”虽然已经做了四十多年的皇帝,今年也有七十多岁,但刘拓对父亲的尊重依然没有改变,拜见过母亲,他立刻按照父亲的要求,将书与石碑埋在夷洲刺史府地下千米处。

    ……

    时间再晃,眨眼千年。

    由于刘氏父子开创了多个先河,禅位并组织内阁,完成君主立宪,让他们成为世界公认的圣人,天下无不以之为荣。以至于一些无耻的国家,连刘氏父子的祖籍都改变了。汉国人虽然很鄙视那些无耻的国家,但时间过去了两千年,很多事都已经无法考证。可一块石碑与一个铁盒的出现,改变了一切。

    大汉纪元两千年,台湾。

    “中央新闻社与台湾媒体共同报道:在台湾市政府整修工地上,发现了古代遗迹,根据科学家考证,怀疑是兴汉始皇与兴汉德帝时期的建筑…”台湾市政府大楼已经被团团包围,警察、军队可谓里三层,外三层,中央新闻社与台湾媒体的记者,都拿着话筒与摄像机,想冲过警戒线,挖掘第一手资料。

    “都让开,考古专家季珏出来了!”大汉国最出名的考古学家季珏浑身灰尘仆仆的走了出来,一群记者立刻将他围住了。

    “无可奉告!”面对记者的狂轰滥炸,季珏只给出了四个字,而相关人员却告诉记者,待遗迹清理出来,会召开记者发布会。

    半年后,遗迹终于被清理完毕,考古学家季珏也把挖掘出来的石碑上的泥土清理干净,并找到了铁盒的打开方法。相关当局确定了石碑与铁盒是兴汉始皇时期的东西,立刻面向全世界召开新闻发布会!

    与会之时,各国领导汇聚一堂,想看看兴汉始皇给世界留下了什么瑰宝。那些无耻的国家甚至叫嚣,应该把刘璋留下的东西交给他们,因为刘璋是他们国家的人。可他们看见刘璋的遗物,立刻羞愧而走。

    只见新闻发布会的大厅中,一块一人多高的巨碑上刻着十四个鲜红的大字:“朕乃汉人,台湾自古都是中华领土!”在石碑的右下角还刻着两行小字:“大汉四十年,刘拓奉父命置石碑与铁盒!”

    看见这个石碑,中华大地上的汉人扬眉吐气,他们都怀疑刘璋是不是未卜先知。当然,也有人怀疑刘璋是穿越者,却没有证据,只能闭口不言。

    石碑是显而易见的东西,可铁盒却不是那么容易打开。当考古学家费劲心力将铁盒完好的撬开后,却发现里面有一本与实事相差甚远的书。

    很多学者都不明白书中的内容,最后只能猜测刘璋也是一个小说写作爱好者。只是汉代的小说写作,让人匪夷所思。不过,刘璋怎么说也是奇迹的创造者,就算他会写小说,也没有人持怀疑态度。

    于是乎,在兴汉始皇纪念馆中,又多了两样藏品:石碑与书。为了让众人了解刘璋父子的功绩,大汉国政府决定将两样藏品展出。只见金碧辉煌的展览馆中央,一个特制的展柜十分显眼,旁边还竖着一块石碑。展柜中的垫子上放着一个铁盒,铁盒内有一本厚厚的精装书赫然入目。书的封面上写着四个金色的大字:《三国演义》…

    后记

    《汉末皇叔》写了近九个月,终于完本了。从去年十一月一号开始到今天,清风感谢大家陪伴我走了那么长时间。

    写这本书,清风有开心,有失落,也有迷茫。虽然这是清风第二本书,但真正算起来,清风还是一个新手,在很多地方有欠缺。

    譬如,有人说清风越写越差。清风并不否认,因为到了三国鼎立以后,清风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破局了。这让清风发现了一个最大的疏漏,写书之前没有提纲。

    除了这个问题,清风书中的故事还有些不连贯,匠气太重。有些地方刻意模仿三国演义,大家都能看的出来。不过,清风相信,自己一定会越写越好。敬请大家期待我下一本书,现在正在编写大纲!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清风!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