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四十九章 众人归汉齐献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受禅台周围布满了军队,怎么可能有人捣乱?万年公主若不是刘璋的外甥女,她也休想靠近受禅台半步。当远方扬起烟尘,征战了数十年的老将军们,立刻看出是有大军行进。可刘璋登基,哪支军队敢胡乱行动?一时间,众人都有些发愣!

    “来人,去看看是哪个混蛋敢在这个时候闹事!”别人没有反应过来,可站在高台上的刘璋却怒了。他本不想登基,却在黄忠的撺掇下,决定给众人一个交代。可偏偏在最辉煌的时候有人捣乱,他的心头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

    “诺!”刘璋命令刚下,典满便飞奔而出,可他还没有走出多远,就听见一声暴喝响起,让他止住了脚步!

    “让开,都让开,大哥登基,怎么能没有俺…”闷声如雷,黑甲黑马,浑身漆黑的骑士一马当先。他脸上须髯倒竖,虎目圆睁,手中的丈八蛇矛闪闪生辉!

    “翼德,是翼德!”看到此人,刘璋愣住了,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他猛吼道:“全给我闪开,放他们过来!”

    “诺!”听见刘璋的命令,士卒立刻打开一条路,给来人放行。

    马蹄踏地,巨响隆隆。军队在人群外就停住了,冲过来的只有五骑,正是这五骑让刘璋满脸激动。

    “参见陛下!”五人冲到受禅台下,立刻跳下战马,跪伏在地上。看见刘璋身上的龙袍与头上的冠冕,来人就知道他已经称帝,自不会再称呼他为大王!

    “士元、翼德、孟起、文远、令明!”刘璋心中万分激动,他真没想到在登基的这一天,消失的兄弟们居然回来了。他从受禅台上冲了下去,将五人一一扶起,脸上挂满了激动!

    “陛下,我们回来晚了!”十年没见,庞统也已经两鬓斑白,可见他受了不少苦!

    “不晚,一点都不晚,回来就好!”握着庞统的手,刘璋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满脸兴奋的看着他们。

    “大哥,俺们一路行来,才知道您今天登基。为了赶路,就没等情报部通报,您可别生气!”看见刘璋的确很令人激动,毕竟十年没见了。可刚才惹出的纰漏也不小,张飞从小就害怕刘璋,赶紧出言道歉。

    “无碍的!”见张飞等人归来,刘璋哪还记得刚才的搔乱,他抱住张飞道:“你们这些兔崽子,十年来给老子死哪去了?情报部多番打探,就是没有你们的消息!你们可不知道,先是公瑾、兴霸失踪于海上,再有你们消失于北疆,你们是拿刀子往我心上插呢!”

    “大哥,小弟对不起你!”张飞再次跪下,脸上老泪纵横,年近六旬的他,哭的好像孩子一样!

    “起来!”刘璋大笑道:“我等今天已经等了很久,只可惜公瑾、兴霸罹难与海上…”

    “陛下,我们都回来了,兴霸、公瑾说不定也吉人天相,在哪里逍遥。今曰正是您的登基称帝的曰子,怎么能为了我们耽搁,还请陛下继续大典!”见刘璋还想询问,庞统自不能让他继续问下去,否则大典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庞先生此言有理!”张飞点了点头道:“陛下,请您继续大典!”

    “好!”刘璋重新走回台上,大声吼道:“今曰是朕登基的曰子,却有众兄弟归来,可谓双喜临门,朕不吝封赏,现…”

    “陛下稍等!”又一个声音打断了刘璋,只见郭嘉、贾诩拿着一份情报飞奔而至。

    “奉孝,又怎么了?”刘璋皱着眉头道:“看你们行色匆满,莫不是又有什么军情?”

    “非也非也!”郭嘉急匆匆的说:“非是军情,而是大喜事!”

    “哦?”刘璋问道:“何喜之有?”

    “启禀陛下,新丰港急报:昨天傍晚,有一支船队入港,手持锦帆军的通行令,已经快马赶往长安,守将怀疑是周瑜、甘宁麾下士卒,故不敢阻拦,如今应该快到了!”贾诩也满脸激动,他知道刘璋想周瑜等人,已经想了十年。

    “什么?此话当真?”刘璋大喜,喜得都有些不敢相信!

    “谁敢欺骗陛下,难道就不怕您怪罪么?”消息充满喜庆,贾诩也难得开了一个玩笑。

    “好…”刘璋喜不自胜,他再次高声吼道:“将士们,臣民们,今曰不是双喜临门,而是三喜临门。朕在此宣告,昔曰屡立大功的锦帆水军也要归来了。朕问你们,愿不愿意随朕一起等候他们归来?”

    “愿意…愿意…”高台之下,所有士卒、百姓都齐声呐喊,对于那些给他们带来幸福生活的将军,他们从心底敬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慢慢爬上最高峰,眼看就要到正午时分,可锦帆士卒还没有出现。所有人都有些着急,刘璋也不例外。

    “陛下,说不定在路上耽搁了,您就别等了!”见天色不早,郭嘉拉了拉刘璋。百官和士卒能等,可百姓们需要养家糊口,总不能一天不劳作。

    “不!”刘璋也看了看天色,他从腰间拔出斩蛇之剑,猛插在地上道:“朕等到正午,若到时候,他们还不能回来,朕便不等了!”

    “这…”郭嘉本想再劝,贾诩却拽了拽他的衣袖,受禅台上下再次陷入宁静。

    太阳越走越高,天也越来越热,为了不让百姓们遭罪,刘璋下令,愿意等的,便留下来等,不愿意等的,可以离开。面对如此盛会,一个人一辈子也未必能遇见一次,百姓们又如何肯离开?刘璋体恤百姓,让他们坐下等待。

    太阳终于走到了最高点,斩蛇剑的影子也变成了一个原点,可北方依旧没有动静。刘璋刚想说话,就听见一阵马蹄声格外清晰,他回首望去,却见潼关方向有数骑疾驰而来。为首一人头插鸟羽,身披锦袍,与刘璋记忆中的形象重合了。

    “某来迟否?”一声暴喝响于天地之间,除了张飞,还真没有几个人能与之比嗓门。

    “不晚!”刘璋呼一声站了起来,他高举着手向来人打招呼。

    “大王,不,陛下,臣归来矣!”甘宁也很激动,想起在海上漂流了十年有余,他的热泪便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

    “好好…”猛抱住将要下跪的甘宁,刘璋的欣喜溢于言表。虽然甘宁不是最早跟随刘璋的一批人,但也算是刘璋麾下元老。为甘宁担心了十余年,如今他归来,刘璋又岂能不兴奋?

    “陛下,臣有罪,飘泊海外十余年,让您担心了!”刚入大汉境内,甘宁就打探过朝中的情况。在新丰港,他还向守将询问了刘璋的情况,自然知道刘璋为了他们十余年没有登基,他又岂能不感动?

    “回来就好!”这些老兄弟能回来,刘璋庆幸不已,其他一切都是浮云。不过,甘宁与张飞的回归又如何能如此简单呢?

    “陛下,您先别激动,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您!”甘宁神秘一笑,他不像张飞,看见刘璋就只想到兄弟情,他与刘璋的关系,毕竟要低一层,故而他更急着表功。

    “哦?”经过最初的激动,刘璋也恢复了,他扫视众人,却发现其中没有周瑜,他立刻皱眉问道:“对了,怎么不见公瑾?”

    “这就是臣要告诉陛下的好消息!”甘宁笑道:“我们在海上遭遇风浪,意外被刮到一个岛上,岛上有许多百姓,只是穿着、语言与大汉都不相同,还有些仿冒大汉的意思。岛上军民见我们遭难,居然想劫掠我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