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四十七章 老将诈死劝称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时光犹如白驹过隙,十年时间不光将刘璋催老,其他人也慢慢衰老。刘璋身边众人都希望他称帝,可众人都知道他在等待什么,没有人愿意自讨没趣。于是乎,劝刘璋称帝的人选,变成了最难找的人才!不过,难找并不是找不到,徐庶在偶然间,想到了一个极佳的人选!

    长安,秦王府。

    自刘拓接手政务以来,刘璋清闲了许多,他每曰里都和众兄弟相聚饮酒,偶尔检查一下刘拓施政,过的好不自在。这一天,他又召集众人对饮,以解胸中的烦闷。

    “大王,大事不妙了!”酒至半酣,一个内侍忽然闯了进来。

    “嗯?”刘璋喝的有些多,他看见慌慌张张的内侍,颇为不爽的问道:“出了什么事?”

    “启禀大王,南阳候派人来报,说刚候他老人家不行了!”见刘璋面露不虞,内侍打了一个寒颤,值得庆幸的是,刘璋没有乱杀人的习惯,哪怕是内侍!

    “南阳候?刚候?”酒精上头容易影响智力,刘璋甩了甩脑袋问道:“他们是谁?”

    “大王怎么忘了,前些时曰,您封黄叙为南阳候,黄忠为刚候!”见刘璋都喝傻了,张任笑着摇了摇头,他并没有听见内侍的话!

    “哦!原来是黄忠父子!你刚才说,黄叙派人来报,黄忠不行了,对么?”刘璋恍然大悟,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可他身边的几个人都愣住了。

    过了好半晌,刘璋似乎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他再次把内侍说的话品味了一番,才满脸惊诧的跳起来道:“你说什么?汉升不行了?”

    “是!”见刘璋终于反应了过来,内侍松了一口气躬身道:“南阳候派来的人是这么说的!”

    “开什么玩笑!”刘璋怒道:“汉升一向身体健壮,怎么会突然不行了!”

    张任道:“大王,您都已年届六旬,南阳候年近九十,已经算长寿了!”

    “废话少说,快快随孤去黄府!”刘璋可没心情研究黄忠是不是该寿终正寝,他拉着张任就往黄府跑,并顺便派人去请张机、华佗!

    黄忠病危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长安,作为秦军元老,很多人都与他或多或少有些联系。刘璋到达黄府的时候,黄府门口已经站满了人,而张机、华佗也已经到了!在下人的引领下,刘璋来到了黄忠的卧室。

    “汉升,你怎么样了?”来到榻前,看着脸色苍白,双眼深陷,嘴唇干裂,气息奄奄的黄忠,刘璋的心都痛了。

    “大王,您终于来了!”黄忠睁开双眼,满脸笑意的说:“老臣之病竟然惊动了您,真是罪该万死!”

    “屁!”刘璋怒道:“怎么都病成这样了,才派人通知孤?”

    “大王休怪他们,是我不让他们通知您的!”黄忠微笑着说:“您为大汉辛苦了几十年,这几年又为士元、翼德等人的事很不开心,我又如何能因为自己的身体,而让您心烦?若非天年已近,我绝不会打扰您的!”

    “胡说!”刘璋沉声道:“你的身体那么健康,再活二十年又有什么问题?别再说这种废话,给孤好好养病。大汉天下,怎么能没有你!”

    “大王过誉了!”黄忠微笑道:“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老夫这一生追随大王征战四方,可谓无憾矣!不过,老夫还有最后一个愿望,不知大王能不能让老夫得尝所望?”

    “汉升,尽管直言,只要孤能办到,哪怕你要天上的星星,孤也给你摘下来!”看着护持了自己一生,待自己如师如父的老将军,刘璋眼中留下了泪水,在他想来,黄忠多半是希望他照顾黄叙等人。

    “大王,老夫最想看见您登基的样子!”黄忠笑问道:“不知您可否答应?”

    “孤…答应…”刘璋怎么也没想到,黄忠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虽然他希望登基的时候,兄弟们都在,但他也知道庞统等人已经凶多吉少。他不想在失去了兄弟以后,还让黄忠失望!

    “大王,您答应了?”黄忠愣了一下,竟兴奋的坐了起来。

    “孤有骗过你么?”见黄忠忽然坐了起来,脸上还泛起了红光,刘璋有些疑惑的问道:“汉升,孤怎么感觉你的病一下就好了?”

    “呃…”黄忠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露馅了,他尴尬的摸了摸脑袋道:“大王,老夫听闻你要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