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四十四章 请称帝却来急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六百四十四章 请称帝却来急报

    司马懿挨得这一脚可不轻,他捂着挨踹的地方蜷在地上,就好像一个大虾仁,刘璋都想问问他的肋骨断了没有。不过,就算真断了,刘璋也不会有半点怜悯,对于野心之辈,无论哪个统治者都不会姑息。

    “刘季玉,你不得好死…”趴在地上的司马懿,浑身好像散架了一般,可他还是不依不饶的诅咒刘璋。

    “拖下去吧!”挥了挥手,刘璋已经不想再修理司马懿。

    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对于最重视家族的司马懿,有什么能比灭了司马家,还让他痛心疾首?既然敌人已经遭遇了沉重的打击,马上又要死了,刘璋决定尊重一下对手!

    “诺!”典满亲自上前拿住司马懿,其他几个虎卫也扑了上去。这一次,虎卫士卒就没有那么温柔了。

    本来,虎卫士卒看司马懿是文士,动手的时候便稍稍留了点分寸,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悲愤的司马懿居然能拥有那么大的力气,还挣脱了!

    虎卫军是刘璋的亲卫,决不允许有这样的失误。这四个虎卫士卒将因此事受到严厉的惩罚,他们岂能再对司马懿温柔?只听咔咔几声,司马懿的双手就被虎卫士卒硬撇到了身后。不用问都知道,司马懿的双臂脱臼了。

    最狠的还是典满,为了不让司马懿继续辱骂,他直接把司马懿的下巴给卸了下来,还是用最粗暴的方式。司马懿还没有离开议政厅,就已经疼昏了过去。

    “仲谋,你决定了么?”待虎卫把司马懿拖出大殿,刘璋再次看向孙权。

    “我…”司马懿的惨相让孙权欲言又止,他有心继续坚持,却害怕刘璋折磨自己,可若是直接投降,他又拉不下脸!

    “死,有时候是一件奢侈的事,更是一种解脱…”刘璋淡淡的说了一句,继而笑问道:“仲谋,你觉得孤说的对么?”

    孙权吞了吞口水,他明白刘璋的意思,无非是让他投降,否则就折磨死他。看看满脸焦急的大哥,再看看虚弱不堪的母亲,孙权突然觉得,战死其实是一种幸福,他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

    见孙权犹豫不决,刘璋倒也不急,他微微一笑,便轻轻靠在椅子上,等待孙权做最后的决定。大殿陷入一片宁静,所有人都盯着孙权,没有人知道他会选择生还是死!当然,无论是生还是死,在孙权看来都是一样的,都要受到折磨与屈辱!

    “仲谋,投降吧!”孙策性急,他实在受不了大殿中的气氛,便开口催促孙权下决定。孙老夫人也想开口劝说,可她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只有孙尚香还满脸寒霜的看着孙权,不知道在想什么。

    “唉…”孙权叹息着问道:“秦王,若我投降,可否让我侍奉母亲?”

    “可以!”见孙权终于打消了死志,刘璋笑道:“伯符,若仲谋投降,你与孙老夫人便是监管他的人,不知你意下如何?”

    “多谢秦王!”孙策闻言大喜,他知道刘璋已经仁至义尽,连忙跪在地上谢恩。

    “伯符不必如此,你与孤可是亲戚!”大殿议事,刘璋不好随便走动,便让内侍将孙策扶了起来。

    “也罢!”孙权长叹一口气,半跪在地上道:“秦王,仲谋愿降!”

    “如此甚好!”刘璋满脸笑意的说:“仲谋愿降,不下于箕子入周,韩信归汉。孤心甚慰!”

    “在下昔日多有冒犯,还望大王恕罪!”孙权低头谢罪,选择是困难的,可一旦做了选择,后面的事便顺理成章,哪怕是以前无法想象的事!

    “前事就过去了,勿需再提!”刘璋大度的挥了挥手道:“仲谋,虽然你已经归降,但这并不是孤宽恕你的理由。孤有大功一件想送与你,不知你愿不愿意去做?”

    “还请大王吩咐!”知道这是刘璋给自己的考验,孙权自不敢拒绝。

    “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刘璋笑道:“孤的水军虽然很强盛,但孤希望自己的水军,不仅仅纵横江河,还要纵横大海!要实现这个愿望,必须有大量的水军人才。孤希望你能说服那些至今不肯投降的江东大将!”

    “这…”孙权愣住了,他没想到刘璋的目标竟然是江东大将。要他劝说自己的臣属投降,这让他十分为难。

    “怎么,仲谋不愿意?”刘璋皱眉道:“若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