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四十三章 亡汉者必司马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便向后仰去。若不是有孙尚香扶着,她这下肯定摔的不轻!

    “母亲…”赶紧将孙老夫人抱在怀里,孙策掐着她的人中,而孙尚香则揉着她的脑门。至于孙权,只能满脸焦急的站在远处,看着兄长与妹妹救援母亲。

    “嘤咛…”一阵犹如蚊子飞过的呻吟响起,孙老夫人悠悠转醒,可她看了一眼孙权,又把眼睛闭上了!

    “母亲,您怎么样了?”孙尚香真的着急了,她本不想与孙权说话,可看见母亲这幅模样,她愤怒的指着孙权道:“孙仲谋,难到你就忍心让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知道,母亲不是你的亲生母亲,所以你能狠下心肠!”

    “不!”孙权吼道:“在我心中,母亲一直都是我的亲生母亲。可如今必须有人为江东殉葬,除了我这个江东之主,还有谁能担此重任?”

    “没有人要你为江东殉葬!”坐在上首的刘璋笑道:“孤连曹操都能容下,又岂能容不下你?只要你投降,孤可以饶你不死!当然,你若自己找死,孤也不会姑息!”

    “你不杀我?”孙权看着刘璋的眼神中透着一丝不解,他与秦军从吴郡一路打到海上,秦军都没有留半点情面。如今,他实在有些不信刘璋的话!

    “杀你有什么用?”刘璋摇头道:“以己度人乃人之长性,可孤与你不一样!当初,孤能为了香儿饶你大哥一命。如今,孤也能为了她,再饶你一次,只希望你不要让孤失望!”

    “仲谋,别信他,他是在作态!”见孙权似乎有些意动,司马懿着急了,他大吼道:“刘季玉为了表现他的大度,这才饶过你。待过一段时间,他再用手段害你,你又能如何?仲谋,千万别上当!”

    “对!”孙权恍惚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他沉声道:“与其死的不明不白,不如慷慨赴死。千百年后,也能落得一个悲剧英雄的好名声。刘季玉,你不用假惺惺的,动手吧!若我皱一皱眉头,便不是英雄!”

    “就凭你这个不孝不悌不忠不义不仁无德之辈,也配称英雄?笑死我了!”见孙权冥顽不灵,孙尚香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斥着鄙视!

    “你…”孙权冷哼一声道:“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不与你做口舌之争,只求速死!”

    “还口舌之争!”孙尚香冷笑道:“若你今日死去,史书上只会多一个弑兄不成,侍母不孝,不忠于国家,对臣子不仁义的卑鄙小人!”

    “孙尚香,我是你的兄长!”孙权双目圆睁,一股怒气喷然而出,竟犹如实质。

    “哼!”典韦冷哼了一声,他决不允许有人在刘璋面前如此放肆。不过,孙权求死之心已坚,他对典韦的杀意毫不在意!

    “把司马懿拖下去斩了!”见已经动摇的孙权又被司马懿兜了回去,刘璋不由有些生气。都落到如此地步,司马懿还敢放肆,他又岂能继续容忍!

    “刘季玉,我的后人会为我报仇的,我在地下等着你!”被四个虎卫押着,司马懿自知难以幸免,便效仿当年的项燕,说了一句偈语:亡汉者,必司马氏!

    “是么?”听了司马懿的话,刘璋笑着点了点头,他可不是当年的王翦,也不是秦始皇,他不喜欢把后患留下。只听刘璋冷笑道:“传孤命令,司马家族三百一十六口,全部处斩于菜市口,包括家奴、侍婢!”

    “什么?”司马懿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可知道司马家有多少人?”

    “就算是十万人,孤也杀得!”刘璋冷笑道:“孤知道,每个家族都有门客,甚至有门客为了主人的血脉延续,能用亲子替换。故而,为了防止赵氏孤儿的事再发生,司马氏的门客都别想逃!你不是要司马氏亡汉么?就算汉真的亡于司马氏之手,与你也没有半点关系!”

    “刘季玉,你如此残暴,就不怕天谴么?”司马懿睚眦俱裂,他怎么也想不到,仅仅是一句话,便把司马氏送上了绝路!

    “天谴?”刘璋叹道:“若真有天谴,孤甘愿当之,可司马氏绝不可留!仲达,你安心去吧!孤会让你走的很热闹!”

    “刘季玉,你不得好死!”疯狂的司马懿竟然挣脱了,他张牙舞爪的向刘璋冲去,虎卫士卒拉都没拉住!

    “可惜,你看不到了!”仿佛没看见司马懿的狂态,刘璋摇了摇头,就在他即将扑到刘璋身上的时候,一只大脚将他踹了好远。

    “不知所谓…”只见大脚的主人拍了拍鞋上的尘土,转身对刘璋道:“大王,属下僭越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