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开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中。

    感应到目光的注视,年轻僧人缓缓睁开双眼,咧嘴一笑,笑容里原初的坚毅平静已经变成不知从何而来的慈悲意,张开的唇内血肉模糊,是嚼碎后的舌。

    木剑少年皱了皱眉。

    年轻僧人缓慢摘下腕间的念珠,郑重挂在自己颈上,然后抬步离去,他的步履沉重而稳定,看似极慢,但不过刹那便已经身影模糊将要消失在远处。

    树下再没有别的人,木剑少年脸上所有的情绪全部淡去,只剩下绝对的平静,或者说绝对的冷漠,他望向北方尘埃里那颗像石头般不停跳起砸下的影子,低喝道:“邪魔。”

    他望向西方那个低着头沉默前行的年轻僧人背影,说道:“外道。”

    “不足道也。”

    邪魔外道不足道也。说完这句话,少年身后背负的单薄木剑无由而振,发出嗡嗡异鸣,嗤的一声凌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将荒原上那棵小树斩做了五万三千三百三十三片,不分树枝树干尽为粉末,纷纷扬扬覆在那些忘生忘死的蚂蚁之上。

    “哑巴开口说话,饼上放些盐巴。”

    少年唱着歌走向东方,单薄的小木剑悬浮在身后数米处的空中安静无声跟随。

    ……

    ……

    大唐天启元年,荒原天降异象,各宗天下行走汇聚于此,不得道理。

    自其日悬空寺传人七念修闭口禅,不再开口说话,魔宗唐姓传人隐入大漠,不知所踪,知守观传人叶苏勘破死关,周游诸国,三人各有所得。

    然而他们三个人并不知道,在那道他们不敢跨越一步的黑壑那头,靠近都城的方向某片小池塘边,一直坐着个书生,一个穿着草鞋破袄的书生。

    这书生仿佛根本感觉不到那道黑壑所代表的强大与森严,左手里拿着一卷书,右手里拿着一只木瓢,无事时便读书,倦时便少歇,渴了便盛一瓢水饮,满身灰尘,一脸安乐。

    直到三人离去,直到荒原上那条浅浅的黑壑逐渐被风沙积平,书生才站了起来,掸掸身上的灰尘,将木瓢系到腰间,将书卷仔细藏入袄内,最后看了眼都城方向,方才离开。

    ……

    ……

    都城长安有一条长巷,东面是通议大夫的府邸,西面是宣威将军的府邸,虽不是顶尖的权势爵位,但官威深重,平日长巷一片幽静,今日却早已幽静不在。

    通议大夫府邸有喜,产婆忙进忙出,然而从老爷到丫环,府内所有人脸上的喜悦神色总觉得像是掺杂了某些别的情绪,没有一个人敢笑出声来,那些抱着水盆匆匆走过墙角的仆妇,偶尔听着墙外传来的声音,更是面露恐惧之色。

    那位以骁勇著称的宣威将军林光远,因为得罪了帝国第一骁勇大将夏候,而被人告发与敌国相通,经过亲王殿下亲自审讯数月,如今终于有了结果。

    结果很明确,处罚很简单,就四个字——满门抄斩。

    通议大夫府大门紧闭,管家贴着门缝紧张望着同样大门紧闭的将军府,听着对面不时传来重物砍入肉块的声音,听着那些骨碌碌西瓜滚动的声音,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两家在一条巷子里生活了很多年,将军府从管家到门子都和他相熟,听着那些恐怖的声音,他仿佛看到无数把锋利的朴刀切开那些熟悉人们的脖子,看到那些有着熟悉面容的头颅在青石板上不停滚动,然后撞到门口,逐渐叠加挤压成了一座小山……

    鲜血从将军府门下淌了出来,有些乌黑有些粘稠,像是混了朱砂的糯米浆液,里面还有些像紫薯絮般的肉筋,面色苍白的管家盯着那处,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开始拼命呕吐。

    紧接着门外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斥喝声,然后大门被拼命敲打,似乎是将军府有人逃脱,一名亲王府的家将骑在马上厉声喝道:“一个都不能少!”

    通议大夫府后宅花园某处墙上,有几道划痕和血迹。

    “少爷你听话,你不能出去,让小楚去,让他去吧……”

    离此地不远处的柴房内,一名浑身是血的将军府管事,望着身前两名四五岁大小的男孩儿,枯唇微微翕动,声音沙哑的极为难听,满是皱纹黑泥的脸上写满了绝望和挣扎,一直挣扎到老泪挤出眼角,浑浊的厉害。

    闯进通议大夫府的羽林军没有花多长时间,便找到了这间柴房。看见柴房内倒毙的老少二具尸体,进行查验之后,那名校尉犹有余悸地大声报告道:“一个不少,都死了。”

    ……

    ……

    世外高人这四个字最简单的解读方式就是高人一般在世外,在世外的容易是高人,废话中其实隐着某些道理,他们所恐惧的是凡人无法接触的,他们所喜悦的是凡人无法理解的。

    于是俗世不曾知晓俗世外发生了什么,世外的人也不会理会俗世里正上演着一幕幕生离死别或新生喜悦,更不会关心屠夫的秤少了斤两,酒徒家里的窖被老鼠噬出了泥洞,朝廷死了个宣威将军,某文官生了个女儿。

    两个世界的悲欢离合从来都不相通。

    若能相通,便是圣贤。

    都城长安郊外有座高山,山峰半数隐于云中,后山面西的悬崖峭壁之间,有一个人影正在其间缓慢上行,这个男子的背影极为高大,单衣之外穿着一件黑色的罩衣,手里提着食盒。

    迎风摇晃行到一处山洞外,高大男子坐了下来,打开食盒,取出筷子,夹一块姜片送入唇中仔细咀嚼,又拈两片羊肉吃了,满足的叹息赞美一声。

    夕阳下的都城长安,逐渐将被黑夜笼罩,远处隐隐有积雨阴云飘来。

    高大男子望着都城某处,感慨说道:“我仿佛看到当年的你。”

    然后他抬头望天,右手持箸指天,说道:“至于你,飞的再高又有什么用呢?”

    很明显,这两句话的对象是两个不同的人。略一沉默,高大男子端起手边的米酒一饮而尽,举着空酒碗望着天地四周都城左右敬颂道:“风起雨落夜将至。”

    说风起时,有风自山外来,吹的衣襟呼呼作响,岩间老树急剧摇晃,山石簌簌直落,雨落二字出他口时,远处飘至都城上空的雨云骤然一暗,无数雨丝化为一柱,自最后暮色间倾盆而下,当他说完这句话时,黑夜刚好占据半边天穹,漆黑有如冥君的瞳。

    高大男子重重放下酒碗,恼火咕哝道:“真他妈的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