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百三十章 结尾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当永夜来临,太阳的光辉将被尽数遮掩,天空与天地陷入黑暗之中,人们将为之欢欣鼓舞,因为那才是真实地活着。()”

    叶苏成圣之前,说过这样一段类似于预言的话。

    而在无数年之前,佛陀观七卷天书,然后在明字卷上写下一段批注,在他的笔记里也有类似的记载,是这样说的。

    “永夜之末法时代,方有月现,自然复生。如此方不寂灭,世界另有出道。既然如此,静侯长夜到来便是,何苦强行逆天行事。莫非这天也在等着夜的到来?还是说它在恐惧夜的到来?它恐惧的是夜本身,还是随夜而至的月?”

    正在发生的事情,证明了叶苏的预言,也对佛陀留下的那些疑问做出了完美的回答,有个天在等待夜的到来,有个天在恐惧夜的到来,它恐惧的是夜本身,也是随夜而至的月,因为夜是随月而至的。

    世界一片黑暗,太阳被遮住,神国隐于浓重的墨色里,黯淡的极难看见,飘在长安城前的观主,神情异常复杂。

    徒有规则,却失去了力量的本源,还如何战斗?那道自神国降落的光柱,早已焕散不知去了何处,人间的酷热早已被清凉取代。

    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宁缺写出来的那个符。

    两道深渊在大地的表面上快速蔓延,那个“人”字变得越来越大,地面真的很像一张纸被缚住,然后缓缓隆起。带来轰隆如雷的声音。

    这个过程很缓慢,却无可阻挡。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边出现了地平线,海那头的帆舟只能看见帆尖,如果站的足够高,甚至能够看到远处微弯的弧。

    “这就是新世界吗?”桑桑问道。

    宁缺回答道:“也许。”

    那个完美的气泡再次出现在她身前,上面两道微小的裂痕已经变得极深,气泡随时可能破灭,那代表着她的世界即将毁灭。

    桑桑平静地看着这个世界,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宁缺轻轻地抱着她。与她一道等待着。

    无数充满渴望的意愿或者说力量。顺着地面那两道越来越深的裂缝,从人间的四面八方涌来,进入长安城的街巷,通过惊神阵进入桑桑的身体里。

    桑桑当然接触过这种意愿。她在神国倾听信徒的祈祷无数万年。然而她却是第一次接触到如此真切的渴望。令她都有些动容的渴望。

    就在瞬间,她明白了书院、明白了叶苏创建的新教。世人爱与不爱她,其实并不重要。她爱不爱世人,其实也不重要,她与人类,本来就是一体的,她并不是这个世界冰冷的客观规则,而是人类认识的世界的……规则!

    一道亮光闪过规则如果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产物,那么自然可以改变,她自然可以随着人类的认识一道成长!

    桑桑静静看着宁缺说道:“我,似乎可以活着。”

    宁缺的手臂微微颤抖,看着她的眼睛说道:“那就永远活着。”

    桑桑说道:“但我不想再服侍你了。”

    宁缺说道:“我服侍你。”

    无数渴望无数意愿,自人间各处而来,被惊神阵化作力量。

    长安城的城墙上出现无数道裂缝。

    桑桑抬头望向漆黑的夜穹,看着若隐若现的神国。

    她轻轻挥了挥手。

    无声无息间,一道没有颜色的光柱,从长安城里向着夜穹射出。

    那道光柱出于惊神阵,却经过了她的手。

    于是,那是透明的光。

    她最清楚,如何破开自己的世界。

    透明的光柱穿过观主的身体,落到了夜穹上。

    桑桑摘下墨镜,仔细地让宁缺戴上。

    月亮还在夜穹里。

    太阳却仿佛离地面近了些,于是露出了明亮的边缘。

    光明重新降临人间,却已不如先前那般炽烈恐怖。

    苍白的天空重新变的湛蓝,像她雁鸣湖畔宅院里偷偷藏着的名贵水洗瓷。

    湛蓝的天空上出现了三道裂缝。

    与大地上的三道裂缝遥遥相对。

    都是一个人字。

    那道透明的光柱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力量,竟是要直接将天空撕破!

    光柱是透明的,里面的气息却并不纯净,纷杂到了极点,亿万人便有亿万意愿,如何能够完全一致,但却鲜活到了极点。

    宁缺想起湖那边街畔蒸包子铺的热气,青石板上的脚印。

    桑桑想起雪海畔那夜,那个温泉。

    不知道观主想起了什么。

    他看着那道透明的光柱,感受着其间的宏大与微渺,被远胜肃穆的美感动,微微皱眉问道:“这是什么力量?这是什么气息?”

    “这就是人间之力。”宁缺说道。

    观主沉默片刻,说道:“原来是这样的。”

    湛蓝天空深处,若隐若现的神国,在人间之力的冲洗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风化腐朽,然后垮塌成最细微的尘埃。

    紧接着破裂垮塌的是湛蓝天空本身,天空变成无数轻如鹅毛的薄玉片,纷纷扬扬洒落人间,再也无法遮住人们望向外界的双眼。

    天空上面是什么?以前是神国,现在神国毁灭了,那里到底有什么?

    那是一片漆黑的宇宙,显得无比寒冷,看上去异常荒芜,没有任何人烟,给人一种极度不安的感觉,仿佛真实的幽冥。

    整个世界再次安静下来。

    没有人说话。

    这是冥界吗?

    人们想着。

    宁缺和桑桑,很清楚会看到什么,他们并不吃惊。

    但不代表别人会不吃惊。

    大河国某个山村里。一个孩子拿起先前被太阳烤至半熟的鸡蛋,看着漆黑的天穹发呆,心想为什么太阳忽然间变的那么远?

    星星为什么也变远了?

    孩子很害怕,咧着嘴便要哭,手里的鸡蛋落到地上,啪的一声破掉。

    风吹鸡蛋壳,还有将凝未凝的蛋白,与蛋黄。

    桑桑面前的气泡,也破了。

    ……

    ……

    在广漠无垠的宇宙里,有一个燃烧的火球。

    那是一颗恒星。

    从恒星表面的颜色看。还很年轻。

    有七颗行星围绕恒星旋转。

    在距离那颗恒星约一点五亿公里的的轨道上。什么都没有。

    那里是空白的,也可以空白,因为系统是稳定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少了些什么似的感觉。

    某刻。那里的空间忽然发生了轻微的扭曲。

    过了很久很久。扭曲的空间表面出现了两条清晰的裂缝。

    又过了很久很久,裂缝蜷曲,然后消失。

    一颗蓝色的星球。出现在那里。

    那个过程很难形容,这颗星球的出现,似乎用了很长时间,才从那个空间裂缝里出来,又似乎它瞬间便出现在这条轨道上。

    那颗星球之所以是蓝色的,是因为海洋覆盖着表面绝大多数面积。

    随着蓝色星球的突兀出现,一道无形的引力波,向着四周散播。

    围绕着那颗恒星而构成的星系,出现了不稳定的征兆,幸运的是,这个星系里那几颗质量巨大的行星,距离这颗蓝色星球的距离足够遥远。

    但它的出现,终究造成了影响,有几颗行星的轨道突然发生变化,或者要过很久很久,才能重新稳定下来。

    更不幸的是,距离恒星约三点几亿公里的空间里,密布着无数小行星,突然出现的蓝色星球,就像是块美味的蛋糕一般,吸引着它们前往。

    无数小行星甚至是小颗的陨石,离开它们原先定居的空间,向着那颗蓝色星球静静的飞去,自然不可能走直线,但总有相遇的那一刻。()

    宇宙里死寂一片。

    那些小行星与陨石拖出的极淡的曳尾,就像是死神行走的痕迹。

    ……

    ……

    满天陨石,在漆黑的夜穹里向着地面而来。

    片刻后,世界便会毁灭。

    天空之上,果然是冥界。

    “你就是冥王之子。”

    观主看着宁缺说道。

    冥界是传说,是昊天的谎言,这是现在已经被接受的说法。

    但那是真的吗?

    多年前,卫光明在长安城看到了宁缺,认为他就是冥王之子。

    后来,桑桑被认为是冥王的女儿。

    隆庆认为自己才是冥王之子。

    兜兜转转,循环不断,最后,还是落在了宁缺的身上。

    他毁灭了昊天的世界,迎来了新的世界。

    然而这个新世界还没有存在很长时间,便迎来了毁灭。

    真实的宇宙,是那样的荒凉又危险,而且寒冷,和冥界有什么区别?

    他没有把冥界指引到人间,却把人间带进了冥界。

    他当然就是冥王的儿子。

    “不应该是这样的。”

    宁缺的声音有些寒冷。

    ……

    ……

    小镇里。

    君陌挥手破了阵。

    他望向那些将要降临人间的死亡使者,说道:“拾起你的刀。”

    屠夫拾起那把沉重的刀,走到他身旁,一同抬头望去。

    君陌举起铁剑,说道:“想不想去战一场?”

    屠夫说道:“很好。”

    ……

    ……

    西陵神殿。

    战斗早已结束,新教的信徒,坐在崖坪间,坐在山道上,看着这远远超出想象的画面,震撼的无法言语。

    陈皮皮站起身来,微微蹙眉,说道:“不应该是这样的。”

    唐小棠握住铁棍,没有说话。

    叶红鱼站在崖畔,血色的裁决神袍在夜风里猎猎作响。

    她看着夜空,面无表情说道:“域外天魔?待本座把你斩了。”

    ……

    ……

    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不知道那些带着死亡气息的陨石是什么。

    但修行者们能够感觉到另一个明确的现实。

    天空没有了。

    他们的身体变得轻了很多。

    轻若羽毛。

    只要动念。便似乎可以离开地面。

    昊天世界压制修行者无数年的规则,已经不复存在。

    修行者们,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不惑境界的修行者,忽然洞玄。

    洞玄境界的修行者,看着天上真正的繁星,知了天命。

    知命境的大修行者,轻而易举地迈过了那道门槛。

    人间,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们没有想到,刚刚获得自由,便要迎来生死立见的一战。

    不过。无人畏惧。

    因为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值得他们为之而奋斗。

    而且他们有信心战胜所有的外敌。

    ……

    ……

    无数修行者准备着战斗。

    但他们没有出手的机会。

    就连君陌的铁剑都没有机会出手。

    海洋对着恒星,陆地对着宇宙深处,修行者们所在的位置,能够看到满天繁星。也能看到显露出真容的月亮。

    以修行者们的眼力。自然能看清楚。那是一个岩石组成的圆球,表面光滑到了极点,反射着大地背后的光线。完美到了极点。

    或者不应该称之为月亮,而应该称之为月球。

    那轮明月,挡住了所有的陨石。

    轰隆隆的巨响,无法传到地面,地面上的人们都感同身受。

    如此密集的撞击,如此恐怖的威力。

    就算是知命巅峰、甚至是逾过五境的大修行者,都很难存活下来。

    那轮明月,替人类承受了所有的攻击,它能顶得住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恐怖的撞击声终于停止。

    月亮不再完美,上面到处都是撞击形成的环形山,到处都有岩浆喷涌,形成或高或低的原地,有些地方明亮,有些地方暗沉。

    这样的月亮真的不好看,甚至有些丑陋,但在人们的眼里依然完美。

    他在人间默默守护了千年,今后,大概也会万年亿年的默默守护下去吧?

    ……

    ……

    夜晚结束,清晨来临,朝阳从东方缓缓升起。

    天空重新出现,还是那般湛蓝,却比以往多了些说不清楚的感觉。

    是的,这片天空更加开阔,其后有无尽的空间。

    “这感觉……原来确实不错。”观主看着宁缺问道:“但人已经变得不再像是从前的人,人间还是我们在意的人间吗?”

    “人生活的地方就是人间,不是吗?”

    宁缺说道:“酒徒认为修行者、尤其是到了某种程度的修行者已经不能算是人,是非人,但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修行者是超人。”

    观主问道:“超人?”

    宁缺说道:“是的,就像世界需要改变一样,人类最终也需要进化,我不认为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相信猿猴当时也是这样认为的。”

    他的话音刚落,天空里忽然出现了一道笔直的白线。

    他看的清楚,那道白线的前端,是一名修行者。

    那名修行者穿着蓝色长衫,时而被朝阳耀成红色。

    观主若有所思道:“那是梁国的一名散修,境界很糟糕。”

    宁缺看着那道白线飞出大气层,向着外太空飞去,笑了起来。

    紧接着,数千道细细的白线从地面生起,向着大气层外飞去,每道白细的前端,都是一名修行者,画面蔚为壮观。

    人类,开始了自己新的旅程。

    “有些意思。”

    观主平静说道,然后变成无数光点,消散在新世界的第一道晨风里。

    宁缺知道,在透明光柱穿过他身体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先前和自己对话的是他以极高境界强行留在这个世界的残留意识,因为他不放心,他想看看新世界是否能够在冥界存在下去,想看看人类是否能够延续下去。

    最后他觉得应该可以,于是便死了。

    观主有姓无名。他就叫陈某。

    陈某里的某,是某某里的某,是人间随处可见的某某。

    他代表着人类的一部分。

    宁缺望向天空一角,渐要被晨光遮住的月亮。

    夫子代表着人类的另一部分。

    桃山崖畔,陈皮皮长拜及地,神情平静。

    唐小棠随他拜倒。

    ……

    ……

    没有永夜。人间越来越冷,那是世界外的寒意正在入侵,以此看来,无论有没有夫子,有没有书院。这个世界终究不可能永远地孤单下去。

    阳光洒落。雪峰上的雪渐渐融化,变成涓涓细流,然后汇成小溪向南流去,或者在荒原上会泛滥成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