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七卷天书(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余帘从高高的桃山上跳了下来,向北奔去,自然要经过小镇。

    那时候,屠夫在阵里依然举着屠刀到处乱砍,君陌正看着北方,脸色略白,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看见了她的黄裙。

    就像崖坪上的同门那样,君陌知道她和他之间的那点事儿,于是更加确认大师兄在北方出了事,沉默之余,重新坐回残雪里。

    她若能改变这个故事的结局,她去便足够,没有人能跟上她的步伐,她若不能改变这个故事的结局,她去就足够,哀悼的时候,最好不要让别人看见。

    君陌这样想着,哪怕是自己。

    ……

    ……

    余帘继续奔掠,脚上的绣花鞋早就散成了布缕,"chi luo"而洁净如白玉的双足,踏着残雪与污浊的泥水,震动着整片大地。

    黄裙像黄叶一般不停飘拂,却始终不肯坠下枝头,因为那不是秋天将落的枯叶,而是春深时,有些提前成熟、依然生意盎然的叶片。

    西陵神国的田野里,南晋临康城外的丘陵间,满野的芦苇中,黄裙不停闪现,没有用多长时间,她便来到了数百里之外,然后继续向北。

    黄裙出现在微寒的大泽上,破开寒风,破开迷雾,破开她人生的这场雾,她的赤足踏在微漾的湖水上,踩出一道道抹不掉的痕迹。

    一路向北,余帘要越过千万里,去看看他究竟怎么样了。

    ……

    ……

    “真快。”

    观主看着南方遥远某处,淡淡感慨道,然后转身,望向断崖深处,说道:“但你知道,她不可能比我们更快。”

    余帘一步便是数里,人世间没有谁比她更快,然而酒徒死后。还有观主还有大师兄,掌握了无距境的大修行者,已经超出快这个字的意思。

    大师兄坐在崖石堆里,胸前尽是鲜血,脸色苍白,前两天一直平直横于眉前的木棍,此时还握在手里。却已经垂到了身畔。

    很明显,他败了,连手里的木棍都无法再举起来,自然也没有办法把观主留在这片远离人间的雪域寒峰里。

    最开始时说的七日,现在连一半时间都还没有过去,但大师兄的脸上没有任何挫败的情绪。显得那般平静。

    观主世间第一,他世间第二,第二打不过第一,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书院讲究的就是理所当然,那么便不需要后悔,更不需要愤怒。

    “昊天回了长安。书院上了西陵……你曾经说过一句话,得道者多助……现在看来,终究还是我们得了真正的道。”

    大师兄看着观主说道:“用君陌的话来说,道是什么?道就是道理,我们占着道理,那么凭什么不能胜利?”

    “道理千万,各有立场,书院的道理不见得真有道理。我的道理也无法成为所有人都信奉的真理,所以,没有凭什么三字。”

    观主看着他平静说道:“至于昊天,她虽然和宁缺一起回到了长安城,但你应该很静清楚,这不代表我的道理就无法成立。”

    前段时间他与大师兄说过类似的话,当时大师兄的神情极为凝重。因为这意味着长安城能保护宁缺,却不见得能保护桑桑。

    或者是因为那七卷天书?

    “离开桃山之前,我便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道门与书院其实是同道中人。为什么?因为人是所有社会关系的集合,那么世界便是所有人意识的集合,人是怎样想的,世界便是怎样构成的,昊天也便是如此产生的。”

    观主看着他继续说道:“只不过书院认为自己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广大利益,而我认为自己代表了绝大多数的广大利益。”

    大师兄说道:“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由人们自己决定?”

    观主说道:“不然,人类根本不清楚自己要什么?”

    大师兄不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