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4章 交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只顾闭着眼睛休息。

    “往后莫睡懒觉,随我去打拳。”

    “不会”雨竹言简意赅拒绝道。

    “我教你,选套简单的,经常活动活动于身子有益。”程巽勋暧昧的在雨竹颈间细语,“你身子还是弱了些。”

    雨竹咬牙切齿,心道:你丫的等着,等老娘如狼似虎、饥渴如狼的时候,看谁嫌弃谁身子弱!

    ……

    堂阁已经被除去门窗,微风悠悠,风口设着一架碧纱橱,一张藤制的凉床摆在其中,铺着竹席,上头摆着一个绿釉影青广寒宫瓷枕,床头还放着一架象牙雕三羊开泰图的插屏,为头部挡风。

    夏夜已经失却了白日的燥热,半夜凉初透,繁星点于空。静谧的院子里,依稀能从竹林和树丛里,听到虫子的声声清鸣。微风裹挟着草木的芬芳,吹过碧纱橱格心上糊着的青色绢纱,给屋子又带了几分清凉的感觉。

    檐下白色的灯笼随风轻轻摇晃,发出轻微的吱呀声。老公爷从睡梦中缓缓睁眼,忍不住披衣而起,踱步出门。

    漫步目的的走到一处院子前停下,抬头一看——是思谦堂。

    踟蹰了半响,还是没有进去,也不嫌弃地上脏,袍子一撩就坐在门前的石阶上。

    “你……如今过得好不好?凶婆娘……下辈子投胎可要当心,收敛收敛你那硬脾气,天下除了我还有哪个能容忍你?”像是憋了许久的话一般,老公爷刚坐下就迫不及待念叨起来:“你刚嫁给我的时候还是个软绵绵的小媳妇,后来家里那样子,性子硬气了我也不怪你,可收拾完那些老姨娘之后怎么还改不掉了呢?”

    “你知道我不喜欢……嗨,还说这些做什么。”老公爷侧身轻轻抚上了身后的木门,笑道:“知道你惦记儿子,我半夜睡不着特意来和你说道说道。”

    “老大看上个姑娘,我是不同意,漠北那等苦寒之地,能出什么好姑娘,家世就不用说了,便是模样,被风吹日晒的能又有什么好的?”老公爷砸吧着嘴,忿忿然,复又叹了口气:“只是老大倔的跟驴一样,翅膀硬了就不听老子的话了,估计我也拦不住,就随他去……不过听说那姑娘自幼聪明伶俐,孝敬父母,在当地是除了名的早慧灵巧,求亲的人无数……约莫还能看。你不满意也没法子,谁叫你先去了,两个臭小子都没人管教。”

    抱怨了一会儿,老公爷咳了两声,继续道:“老二小日子倒是过的不错,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长的好着呢,又聪明又白净,说起话来脆生生的,叫人疼到心里去。上次我抱他,一不注意就被扯了几根胡子下来……眼明手快,不愧是我老程家的种!你见了肯定抱着就舍不得撒手。”

    “不过老二也是个刺儿头,要是还在军中,我非抽他鞭子不可。出了孝叫他纳个妾,抬抬丫鬟,给我多生几个孙子,拧巴着就是不答应……你说说,难不成还是我错了?房里的一个通房几乎成了活尼姑,老二媳妇身子又金贵,生了晞哥儿之后,亲家林大人就三番两次的找我喝酒,话里话外都是她宝贝丫头年纪轻,在家被娇惯坏了,要我多担待……过几日崔老侯爷也带着夫人急吼吼上门,生怕我不知道二媳妇还有个外祖在撑腰!”

    “都这样了,不让她生还不行么,房里抬几个人,生了孩子之后全打发了,实在不放心留子去母也行,偏老二死活都不肯,还不准我去和二媳妇提。”将手笼在袖子里,老公爷沉沉叹息:“要是你在的话,肯定能叫儿子、媳妇听话。”

    “还有谁呢,哦,还有大孙子那个不成器的东西,前两年还染上了阿芙蓉的瘾,这个孽畜!人家随便一个小计谋就叫他中了招,往后不靠国公府,怕是连骨头都要给别人嚼成渣子!”

    “哼哼,一个个的还伙同起来想骗我,我有那么好骗么……不过,这么些年了,你的那些人手还是很忠心的。”老公爷干笑两声,要是光凭他自己,还真是发现不了说是在外头打架受伤后闭门修养的孙子,居然是染了阿芙蓉的瘾。

    “你也莫担心,已经全好了,反而比以前壮实,我随便给他弄了个差事糊弄着,清水衙门一个,里头全是又酸又腐的老儒生……只有放那儿才不担心他被骗,哈哈。”

    “至于我么,也挺好的,就是老了,脑子也不大灵便,有时候会做些蠢事……往后还是少管事为好,没事调教调教小孙子,哦,哦,还有两个重孙女……夜深到了极致,虫鸣渐渐停歇,远处天际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太阳就要出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