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4章 交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今年的这个夏天似乎比往年都要炎热一些。

    太后所住的宫殿自是不会存在过热的问题,冰盆里盛着满满的冰块,晶莹剔透的冰雪间还放着几颗颜色鲜艳的果子,让大殿中除了宜人的凉意,还有清新的果香盈嗅。

    在这般舒适的环境下,一身明黄色薄绸常服的皇上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轻松的神情,狭长的眸子此刻正淡漠的看着手中清花山水外缠枝莲纹的茶盏,一语不发。

    “刚冲的暗香汤,皇上尝尝罢。”太后有些不安的抚了下手上精致的甲套,强行扯出一丝笑容。

    伸手揭开杯盖,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气扑鼻而来,垂眸而视,几多梅花花蕾在微黄清透的汤水中翩然绽放,轻盈袅娜,就如同还怒放在枝头一般。

    “还记得皇上幼时最喜欢这甘甜清冽的味儿,哀家就让宫女在冬天满园子摘半开的梅花蕾,也不怕给人嘲笑暴殄天物,回来用盐炒了密封在瓷罐子里,留着皇上来年夏天喝……”太后眼中闪过一丝怀念,笑道,“不敢叫先皇知道,毕竟这茶多是女子爱喝之物……先皇晓得了,定是要生气的!”

    仿佛是想起了那在后宫中相依为命的时光,皇上神色渐缓,脸色略略松弛了些,沉吟片刻,含着些许的希冀,出声问道:“母后……宫中后妃的口脂里被人下了避子的药粉,您可知晓?”

    太后神色一凝,片刻就怒不可遏,“可是皇后?”她语气严厉。重重道:“平常看她还是个好的,没成想居然面善心苦,也算哀家看走了眼。”

    眼中微弱的光芒破碎,皇上的眼神陡然冷了下去。淡漠道:“不是皇后,皇后的口脂也被动过手脚,若是她做的。犯不着连自己也害。”

    太后就笑了,“皇上还是不懂这后宫里女人的争斗,可不像朝廷国政那般合乎情理,为了争宠,什么做不得?而且皇后已经有了大皇子,便是被药粉妨碍了,几年的调养她还是等得的……再有就是。若皇子们年岁都相差不大,皇后也不安心啊。”

    她语气镇定,眼里闪着愤怒的火焰,像是为凭空没了的孙子孙女心痛的祖母一般,末了还红了眼眶。

    皇上一直静静听着。待太后完全说完了,才吐出两个字:“是么?”

    太后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像……太像了,什么时候,她的儿子已经成长到与先帝这般相像的地步!

    如今他先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然后才是她的儿子。

    在他心中,朝廷和政事会变得越来越重。

    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样的感受,欣喜,战栗。亦或是……畏惧。

    “朕还有不少奏折要处理,就不多待了。”皇上放下手中一口未用的茶盏,微微躬身道:“还有这暗香汤……朕早就不喝了。”

    太后直愣愣看着皇上大步离开的身影,一股从来未曾有过的恐惧从心底升腾起来……她是不是错过了最后一次机会?

    斗转星移之间,进入了元玺三年盛夏八月,一日忽报东岳泰山发生地震。钦天监正据天象所测,说此兆应在慈宁宫。

    太后心系国运,主动请求为国祈福,从此深居简出,不问宫务。

    程国公府。

    暧昧的暗夜中,在罗帐深处,梨汁的清且甜的香芬氤氲缱绻,掺有一丝暧昧的暖香徘徊于中,诱人迷醉,沉沬流芳旎旎,厍沉锯削霏霏。

    衣裳胡乱丢在床外,贵重的衣料上缬染而成的花草纹边缘形成了洇翬,那缬花就像是笼在清晨的雾烟中一般,极为精致,此刻却被旁边男人的宝蓝色襕衫强势的盖住了大半。

    透过红色的幔帐,两道身影若隐若现,汗床微透,研濡渐渍,柳沾花润,半欹犀枕,乱缠珠被。

    疯狂到了顶点的时候,一只初雪般的的**玉足战栗着伸出了罗帐,温润莹洁,泛着微微的红色,就像粉红色酥一样柔腻、无瑕,让人生生想咬一口。可爱玲珑的小脚趾像是受不住似地蜷缩成了一团,伸展片刻又有些瑟缩的收了回去。

    云消雨歇,雨竹懒洋洋的窝在程巽勋汗湿的胸膛上,腻脸晕霞,累得连一根手指头抬不起来了。

    “累了?”男人刚刚经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声音还低哑着,带着一种奇异的性感。

    雨竹不理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