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3章 香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她那皇上表哥——好歹帮她带过孩子呢!怎么能这般受女人们摧残。

    “傻孩子,皇上说那是德嫔留下的,那就是……便是不是那也是了。”程巽勋笑意温醇,话却说得意味深长,“也不知是德嫔带累了纪大人,还是纪大人带累了德嫔。”

    本来就是这种关系——皇上不满纪家了,可以敲打德嫔已示警告;不满德嫔了,也可以给纪家一顿排头,让德嫔收敛。

    “现下,德嫔已经给迁了殿,怕是距离失宠不远了。”

    雨竹微微呼出一口气,纪家插手诸邑公主的事该不会引起皇上这般的动静啊,当着百官斥责,那蠢蠢欲动的派系就多了,难保纪家不会元气大伤,莫非德嫔本来也犯了错?

    想想有些不放心月玉,干脆跑回德园找崔氏。

    崔氏一见雨竹就笑了,点着她的鼻子道:“你个小馋猫,我这小厨房正做玫瑰糕和藤萝糕,这么远,你就嗅到香味跑回来了?晞哥儿呢,我的小乖乖没来?”

    崔氏四下张望,没见着那个惹人疼的小肉团,忍不住捏了把雨竹的腮帮子,嗔道:“好不容易来一趟,居然不把我宝贝外孙带过来。”

    雨竹暗道:要是带来了,德园虽大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啦。却还是歪着头和崔氏撒娇:“早早这不是睡了么,是您说不准打搅孩子睡觉的。”

    崔氏无奈,只好又拧了雨竹一把才作罢。

    玫瑰糕和藤萝糕就是四月该吃的,以前在闺中的时候常做,将盛开的最好,还没有凋谢的玫瑰花瓣和藤萝花瓣摘下洗净,加糖、脂油丁拌匀蒸成糕点。

    不过雨竹更爱烙过再吃,玫瑰饼浓艳腴腻,藤萝饼清冽甘甜,均是外脆里软,热香可口,更兼花香渺若,春日里吃很是应景。

    待尝过刚出锅的香甜,雨竹便擦了嘴和崔氏说起了宫里的事。

    崔氏听了,笑道:“无妨,听你爹爹说,近来皇上心情欠佳,对谁都横眉冷目的,连带着太后劝也无用,那德嫔只是做了池鱼罢了。”

    伴君如伴虎这句话不是假的,自古帝王脾气多是阴晴难测,稍有不慎就要倒霉。

    “月玉那孩子也是歪打正着了,虽说单纯但又不是完全没心机,也不会冒失到失了规矩,皇上好像还就喜欢这样儿的。”崔氏紧跟着道,当今天子不是容易糊弄的,那些妃嫔之间的争斗手段,他不说出来可不代表他就不知道,想来对里头太过阴狠的也不会有什么好印象,倒是便宜了月玉。

    崔氏疼爱的看了雨竹一眼,目光慈软:“做母亲的知道孩子过得好就成……这不,开了春又听到这些消息,你二舅母身子也渐渐好转,现下已然能下床了。”

    雨竹依偎在崔氏肩头直笑,道:“这可太好了。”

    骨肉分离本就悲伤,若再加上阴阳两隔,也就太凄惨了。

    ……

    回去又大包小包带了不少东西,具是崔氏平时攒着的,雨竹就笑:“娘给我这么多东西,两个嫂子该嫉妒啦,好歹也给我侄儿侄女留些。”

    崔氏催促她上车,直皱眉,“出来一趟也没个计较,虽说上面没长辈,好歹也小心别太晚!”她本也不是絮叨的人,额可惜碰上这么个魔星女儿,总也操不够心。

    天气已经转暖,暖暖的春风在大地上拂过,风中还带着花草芳香,高大古朴的镇北将军府笼罩在春天的晴光里,却像是睡着了一般,时光流逝缓慢,恍若凝固。便是满园的草木葱茏,百花斗艳也扫不去无孔不入的阴霾倾颓,连廊下的鹦鹉都感觉到了窒息般的寂静,不再吵闹,安静的站在笼架上发呆,许久都不曾扑棱一下翅膀,像是睡着了一般。

    屋里更是瘆人的安静,冯宝儿伏在床边浅眠,原本明媚的脸蛋苍白了许多,像是睡得很香,可鬓边的珠花瓣儿的轻轻颤动却在诉说着她睡梦中的不安稳。

    床上昏昏睡着的正是病弱的冯夫人,呼吸间,被上只有浅浅的起伏。

    静的让人心生寒意……

    突然间,帘子外头传来窸窣的动静,接着两个婆子轻手轻脚进来,半搂半抱起冯宝儿往外退去。

    吕浩然从案上的的文书中抬起头来,从婆子手里接过妻儿,打横抱起她放到内室的床上,安置妥当……怔忪良久,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怜惜,迟疑了片刻还是在女子颊上轻轻落下一吻,这才走出内室,重新埋首到繁重的书册之中。

    他没有看到,有晶莹的泪珠从床上女子紧闭的眼中缓缓渗出,划入浓密的乌发消失无形……(未完待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