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0章 错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春天各地的封疆大吏会回京述职,以程巽勋的身份,渐渐又有了不少应酬。

    有些算是关系较好的,一聚起来喝酒便没个节制。好在程巽勋酒品不错,便是醉了也很安静,甚至还比往常听话了许多,只是今日却有些不同。

    “你挪开些。”雨竹羞得脸蛋通红,在男人的怀里拼命挣扎,这……这满屋子丫鬟婆子的,干什么动手动脚的。

    程巽勋棱角分明的俊美脸庞上泛着淡淡的晕红,眸子格外的黑亮,一支健硕的臂膀就这么大大咧咧搭在雨竹的肩膀上,随雨竹怎么推拒都是不动如山,甚至是起了几分戏谑之意,逗猫儿似地就是不撒手。

    华箬和早园几个低着头,肩膀却在不停地抖动,兀自闷笑得欢。

    很少见二爷喝醉,原来竟然是这般模样……

    雨竹听得丫鬟们全都窸窸窣窣地退了下去,索性破罐子破摔停了挣扎,在他下巴上轻咬一口,没好气道:“你抓着我做什么……瞧你这样儿,还不快松开,我去给你端醒酒汤。”

    闻言,程巽勋另一只手抚上了雨竹细柔如鸦羽般的鬟发,笑声低沉:“我没醉……”

    热烘烘的气息拂在雨竹脸上,带着浓浓的酒味,惹得她嫌弃似地叫道:“醉了的人总是说自己没醉。”

    今儿怎么这么高兴啊,这德性就跟你儿子吃饱了奶,要人跟他玩时的德性一样。

    心里想着,嘴里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呵呵,你看出来了?”程巽勋眼睛一亮,朗声大笑,又将雨竹拖到怀里,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不愧是我媳妇。”

    雨竹被他像抱孩子一样搂在怀里,哪里都使不上劲儿,由着自己被揉来揉去,瞅空探出头来问道:“哪个好基友……好友回来了?从小一起长大还是一块练武的?”

    这人兴致上来了,兵营里一些小习惯便露了出来。

    “不是好友,是大哥,咱们快要有新嫂子了。”程巽勋的手缓缓离开,修长的手指间带着一根玉花饰的簪子,非常轻薄纤细的玉片细细拼凑、碾雕成镂空的玉兰花瓣,其外围嵌着同样薄如蝉翼、精细雕镂的银花饰,异常逼真精致——仿佛这朵玉兰花经夜间的细雨温柔催幵,刚刚从园中摘下就直接上了云鬓,将最鲜润娇艳的一刻凝固在了簪头。

    乌发如瀑,缠绵着洒满了程巽勋的胸膛……

    翠柳醉熏风,晓花凝夜露,淡雅的馨香幽幽浅浅,充溢着鼻端。

    窗外,夜色都朦胧起来……

    雨竹昏昏沉沉间,脑子都回旋的都是两个字“嫂子……嫂子……”

    早上起床,身边果然是空空的,抬头就见阮妈妈笑呵呵端了碗黑呼呼的药汤进来,敦促着雨竹趁热喝下去,才笑着收拾好退下。

    雨竹不禁郁闷,嫂子什么的,还没跟她说清楚呢……

    穿戴妥当,才刚坐上摆满早饭的桌子,就有小丫鬟进来禀报:“太太,蔡保康家的来了,说是您吩咐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

    筷在手上,不得不发,雨竹踌躇了一眨眼的功夫,果断道:“先让她到抱厦里喝碗热茶,一会儿再去。”

    ……

    黑沉沉的柴房里并没有因为太阳出来而亮堂多少,光线从狭小的窗子里射进来,隐隐有灰尘飞扬。

    窗下蹲着两个人,一个穿着件褐色绸旧直裰,头戴一顶旧毡帽,冻得直发抖;身边的老妇人要精神些,身上的酱紫色的窄袖对襟绣花袄儿又厚实又鲜亮,此刻仿佛是被老头子抖得有些心烦意乱,不客气的就是一肘子捅过去,骂道:“死老鬼,你就不能装个死人,少点儿动静,裤子里的那玩意儿是摆设不成,老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和你凑了一块,没本事挣钱还孬的不行!”

    干瘦男子被撞了个倒仰,露出一张铁锅脸,面皮黑瘦,毡帽下露出一窝子黄头发,就连稀疏的几根胡子也是黄白相间。他狼狈的爬了起来,咬着牙,恨声道:“你个婆娘连累我至此,没老大耳刮子抽你就是老爷我脾气好,你还敢先动手!”

    “连累?”妇人大怒,声音也拔高了起来,“你个老不死的,吃老娘的,喝老娘的,摸了老娘的银钱去红玉街旁边的巷子里找暗娼……那时候怎么不怕银子咬手。出了事,倒是横起来了!我告诉你,别想逃出去找你那相好,便是老娘死了,你都要给我陪葬!”

    那妇人生的一张鞋拔子脸,愤怒之下,脸上的麻子都像是要跳出来一般。这般狰狞的模样倒是吓得男子一个哆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