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9章 长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思义的脾气变得很差——那瘾头上来后,他就疯了一样的要去鸿福楼。季氏肯定不让他去。那便捅了马蜂窝……那时候程思义暴躁的脾气常常让他失了理智,对着季氏再无一点顾忌。竟然到了开口就骂,伸手就打的地步。

    每次喂他吃药就像是一场混战,除非是程思义偶尔缓过来。神智清楚的时候……

    又要瞒着老公爷。还要照顾程思义和孩子,季氏不可谓不心力交瘁。

    其实按雨竹心里所想,将程思义绑起来就能省却很多不便——用宽松的布条绑起来,又不会伤到他。又省却了许多功夫。

    可是这话她是万万不能说的,说了季氏也不会同意。反倒是不妥。

    季氏取出茶团放进杯子里,慢慢注入热水,很是感激地看了雨竹一眼,“二婶婶,不碍事的,比起我的错处,这种累又算得了什么呢?”

    雨竹默默的取过乌梨木雕小茶盘放在桌上,心里叹气,季氏一直有种想法,要是她当初不劝着程思义出去当差,他就不会碰上那些狐朋狗友,也不会受此一劫……

    “瞧你,这时候怎么还说这种话!”茶水已经装好了,雨竹却按住了季氏的手,“便是义哥儿整日留在府里,那不定也有旁的事出来,许还是更严重的,那时候你又该后悔了。”

    说起自我安慰,谁也比不过她。

    季氏眼睛亮了亮,没有说话,只冲着雨竹点了下头,端着茶盘进去了。

    大老太太的性子比过去收敛了很多,再不见大老爷在世和谢氏刚刚过世时的颐气指使——往日太过艳丽的红色口脂也不见了踪影,穿着件棕黄色的缎面对襟袄儿,头上插着根镶蜜蜡水滴状银钗,鬓边头发又花白了不少,隐隐有了几分慈爱长者的样子。

    这般样子倒是让雨竹颇为不习惯,只静静站在一边听着两人拉家常。

    送走了大老太太,雨竹亲手端上煎好的药,笑着道:“……铭大哥哥要外放了,这可是今年头一个好消息,开了个好兆头呢。”

    老公爷笑着接过药碗,一饮而尽,又接过丫鬟手中温温的布巾子擦拭嘴角,“正是如此,铭哥儿懂得上进,也不枉你大伯父最疼的就是他。他是长子,以后可是要担起一家子的责任才是。”

    他不大同意以前谢氏那种手段,怎么说都是程家的子孙,帮一把子又没什么了不得的,何苦让大哥一直憋屈着?

    嫡庶有别他当然知道,可是程家嫡枝如此强盛,又何必将庶出打压的那般狠……

    想到谢氏,他又禁不住想起了诸邑公主,到底不是结发之妻,国公府的地位总是排在她自己后面……

    念头这般一转,谢氏那冷肃秀致的面庞又出现在了他眼前,还听得她轻轻地叫他:“老爷……”

    雨竹瞧着老公爷微阖双目,恍如陷入了某种沉思,赶忙扯了扯季氏,两人轻手轻脚退了下去。

    晚上程巽勋回来后,雨竹就扯着他去了程思义的院子。

    程巽功不在府中,有些事情除了程巽勋还真没人敢做,比如——将程思义捆起来。

    “除了睡着和清醒之时,其他时候都不准解开。”程巽勋这样吩咐,顾老大夫开的方子都加了不少分量安神的药材,能让他大半天都昏睡着。

    看着床上捆得严严实实的程思义,季氏心疼不已,更是将勾的自己相公去鸿运楼的几个人恨到了骨子里去。

    “顾老大夫说,只是开头小半个月反应强烈些,往后便只是微微难受……渐渐的便能控制了,你放心。”程巽勋负手站在程思义床前,安慰了季氏几句,义哥儿变成这样,还真难为她了。

    季氏行了一礼,表示她己听进去了。

    丫鬟端了药上来,她忙去接了,坐到床前,亲自去喂。

    程巽勋正欲往后退两步空出地方,忽的眉头一皱,猛地伸手按住了程思义的肩膀——雨竹瞧着若是没程巽勋的阻拦,程思义往前一扑,还冒着热气的汤药肯定有大半要洒到季氏的身上……

    再看程思义此时目光迷散,额上青筋毕露,正咬牙切齿瞪着季氏,仿佛认出了这个总是给他灌苦药的人。

    “都这个样子了,不绑起来还了得。”程巽勋看向季氏,眼中就带了几分严厉,“若是丫鬟婆子看不住他,让人跑了出去怎么办?这种名声传出去,义哥儿往后可是真毁了!”

    季氏只默默低头垂泪。

    当着季氏和下人的面,雨竹不好驳他,待得出了院子,才嗔道:“你怪大奶奶做什么,哪个读过女诫的女子敢绑自己相公!”

    正是知道季氏下不了手,她才拉他过去的啊。

    程巽勋但笑不语,他不是不知道这些,只是觉得那种情况下,女子常用的哭和求都是无用的,事权从急,便是内宅妇人在必要的时候也该有些魄力……

    他不由的想起了五皇子夺位的那个漆黑雨夜——娇滴滴花朵儿一般的小妻子,手里拿着染血的匕首,目光冰寒……地上,脸上血糊糊的龚氏被捆得紧紧地。

    自己的令牌妥妥的被她收在身上,老太太也没受一丝儿损伤……

    记不太清楚得当时是什么感觉了,仿佛有什么滚烫滚烫的东西涌上了心尖,烙下了些模糊隽永的印象……

    “好,不怪了。”被拧了一把,程巽勋才笑着开口。

    对旁人要求那么多做什么?

    说着说着又提起了老公爷的病,雨竹笑道:“……已经能下床了,脸色也好,看样子再过几日便能完全恢复。”

    “父亲的身子一向康健,此次病得倒也蹊跷。”出了东西甬道,程巽勋脚下一错,长腿迈开,瞬间就移到了雨竹的另一边,微微侧身道,“年纪大了终究不比以往,往后还是要让顾大夫常来诊脉才是。”

    披着黑狐腋的大氅的高大身影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挡住了,看着男人微笑的俊逸面庞,雨竹忽的起了玩心,踮着脚往后跳了一步。

    夜风寒凉,冷风冰凉刺骨,冷飕飕直往人骨头里钻,雨竹被吹得一个哆嗦,像只受惊的小麻雀,忙又往前一步,缩回了程巽勋身侧。

    耳边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雨竹又是羞又是窘,却又忍不住靠他更近。(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