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9章 长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那也没法子,不过想来她凭两条腿也去不了多远的地方,派人在附近慢慢打听,应该能够有些蛛丝马迹。”雨竹无奈道,如今也只能这样子了。

    末了她又忍不住劝道:“……对双红你已是尽足心了,帮了她这么多,欠她母亲的情早就还清了,犯不着再这般劳累自己。难道你还能照顾她一辈子不成?”

    这些话她不止一次的和宁秋说过,但是效果总是不那么理想,雨竹琢磨着是不是自己要做点什么……

    出来了太久,雨竹也有些惦记晞哥儿了,不再耽搁,起身告辞。

    宁秋一直将她送到了门口,直到马车消失在街道拐角处,才怅然转身。

    刚才回话的叫枣儿的小丫鬟忙凑了上来,垂着小脑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我没生气。”宁秋笑笑,伸手揽了揽枣儿的肩膀,“以前都是我不好,叫你们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枣儿急急摇头,辩道:“不关您的事……”

    “好啦,吴婆子现今怎么样了?咱们去瞧瞧她去。”宁秋摸了摸枣儿的脑袋,不让她再说下去。

    是自己不好,以前确实是疏忽了。

    “嗯。”枣儿使劲儿点头,只要双红姑娘给看管起来,她们的担心就能放下了。

    这时,前头忽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便是柳妈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刚刚站定,就捂着胸口道:“宁姑娘,您快去……快去看看,双红姑娘拿了根绳子要上吊呢,奴婢们拦都拦不住。”

    宁秋和枣儿无奈对视一眼。赶紧跟着去了……

    雨竹回到程国公府,刚进青葙院,玉边就迎了上来。

    “太太,您可回来了!”虽有些急切,她还是没忘记朝雨竹屈膝行礼。“大老太太和九小姐来了。在老公爷那儿说话……大奶奶身边的纹月姐姐才来过,请您回来后过去一趟。”

    “大老太太?”雨竹一挑眉。她来做什么?

    一边嘀咕着一边回了内室,换了件衣裳,“……老公爷身子如何了。今儿可有什么起色?”

    风寒还是要保暖卧床休息的为好。可不能劳神太久。

    玉边回道:“已经好了许多,听说已经能下床了。”

    雨竹便点点头,又不放心的问了问晞哥儿的情况,得知一切都好。这才领着丫鬟婆子出了门。

    大老太太自从上次程巽勋动手之后,很是沉寂了些日子。一直都不曾上门,今儿可是太阳从茅坑里升起来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她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也不怪自己将人心往坏里想,实在是处在这个位置,不长些心眼不成。

    这般想想,宁秋嫁给如今的吕浩然实在是不合适,吕浩然已经踏入官场,如今又被皇上看重——以后官可以不大,但是权一定不会小到哪里去,夫人外交更是少不了。

    宁秋性子爽利,心地善良,没有也不喜欢那些明里暗里揣测算计之事,若是勉强凑在一起,也定然没有以前那般契合。

    看来,宁秋倒是朴实自知……要是那个桂荣人才品貌真的像是打听到的那样,倒不失为她的一个好归宿!

    思忖间已然到了,华箬提醒她注意脚下的石阶,又有小丫鬟上前打起了湘色刻丝线络盘花的门帘。

    屋里炭火烧得很旺,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味,老公爷瞧着气色好了许多,不再像之前一般苍白憔悴……他穿着件厚厚的绀青色盘领宽袖袍,坐在铺了苍色皮褥的罗汉床上,正和大老太太说着话,季氏领着丫鬟们在一旁伺候。

    旁边还站了一个杏眼桃腮的明丽少女,穿着一件秋香绿绣长枝花卉长袄,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却自有一番妩媚之态,正是大老太太的养女海棠。

    见雨竹进来,站着的人都忙不迭的行礼。

    互相见过礼之后,雨竹便笑道:“我回来的晚了,大伯母可不要怪我怠慢。”

    几日不见,大老太太又添了几分老态,听雨竹这般说,她眉眼慈悲,柔声道:“不打紧,又没有什么急事。”

    雨竹笑笑不做声,走到季氏身边。

    “大嫂子 ,你放心,我虽说手伸不到那样长,但也不是没用的。铭哥儿只管好好干,旁的我总会替他留心的。”老公爷脸上透出一丝诚挚的笑容,显然对这个嫂子还是颇为尊敬。

    大老太太有些激动的点点头,含泪道:“嫂子就知道没有看错你……你大哥也是个狠心的,好端端的就撒了手,可叫我们孤儿寡母的怎生是好……亏得二弟顾念兄弟之情,不然这么多的后辈里都没个有出息的,我将来到了地底下也没脸见老爷……”

    海棠忙小心凑过去,拿着帕子帮大老太太抹眼泪,眼圈也是红红的,平添了几分楚楚之姿。

    老公爷也长长叹息,劝道:“你放心,总不会委屈了你们。祖宗规矩虽是分了家不能靠在一起住,但是大哥去了,我这个做弟弟的总不能眼看着你们受苦。”

    他做了保证之后,又问道:“铭哥儿外放,各处关节可有疏通好,要不要我再去打点打点?”

    “二弟不用费心了,都妥妥的呢。”大老太太已经缓和了情绪,眉头微微舒展开,摆手道:“我近日里正帮他打点行李,调教要带走的家仆……有了事情做,心里倒也略略解了些郁结。”

    “正该如此呢。”老公爷眼含赞同,脸色又缓和了些,笑着请大老太太用茶。

    季氏估摸着茶水冷了,也不用丫鬟,自己便要下去换茶。

    雨竹忙跟了出去。

    一转过身,两人脸上的微笑都敛了下去,再也懒得维持了。

    “你这般实诚做什么……”雨竹忍不住拉过季氏,“每日照顾义哥儿都是你忙前忙后,肯定累得慌,这种小事做什么还要自己动手?”

    自从发现程思义染上了阿芙蓉的瘾。就再也没让他出过门,每日都窝在房里吃药。他现在上瘾还不深,只要能够熬过去便能够戒除。

    但是说得简单,里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首先是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