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九章 泄愤与破烂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杨大小姐和季二夫人徐氏都是打出生起就是仆妇环绕的官家小姐,便是心里有什么不满,自有手下人来出头的。

    能叫他二人不顾身份亲自动手的,想来绝非小事。

    安国公在管事的带领下匆匆赶到时杨大小姐同季二夫人徐氏已经被人分了开来,人高马大的粗使婆子将两人一人一边的架了开来,徒留两人在原地互相瞪眼谩骂。

    “你这不安好心的贱蹄子,不要脸的扫把星!”季二夫人一头梳的一丝不苟的堕马髻歪在了后脑勺上,整个人乱糟糟的,看起来狼狈又疯癫,一边挣扎一边对着对面的杨大小姐骂道,“丧门星!自从遇上了你,我们欢哥儿就开始倒霉,你个命硬克人的,眼下将杨大人都克到了,还不肯放过我儿……”

    “我呸!”往日里端庄大方的杨大小姐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一身白绫绫的素白纱裙上黑一块白一块的,梳的讲究的飞仙髻的那两个环被抓的只剩一个了,远远瞧去像是个缺了把手的茶壶一般杵在头顶上,非但仙气全无,反而看起来有些滑稽和可笑。

    眼下这位“长安第一才女”杨大小姐可顾不得往日的风雅讲究,“呸”了一声后毫不客气的骂了回去:“我有哪里做错了?季崇欢他自己惹的事,伤了哥舒老将军,自己被关入了京兆府尹的大牢,与我何干?我娘亲好心好意的托了闺中密友,总算得了能一见他的机会,你这做娘亲的倒是好,非但不帮忙,还用巫蛊之术咒我,这件事随便闹到哪里都是我占理……”

    方才赶过来的安国公还来不及开口,便听到了杨唯娴口中的“巫蛊之术”脸色当即大变:“什么巫蛊之术?”

    巫蛊之术可不是小事,若是一个不查可是掉脑袋的……

    “祖父莫慌!”一道清朗的声音自一旁响起,季崇言带着两个婆子从树丛中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只扎满银针的娃娃,道,“不是真的巫蛊之术……”

    虽然心里有些怵这城府颇深的大侄子,可这一句话还是叫徐氏本能的一喜,底气十足的开口道:“听到了吗?不是真的巫蛊之术……”

    话还未说完,便听季崇言接着开口道:“就是单纯的泄愤而已……”

    一旁的杨大小姐听的当即发出了一声冷笑:“我倒是不知道季二夫人对我杨家有这般大的怨气,我还不曾嫁进来便引得二夫人如此待我。这传出去,也不知哪家女儿还敢嫁入你季家……”

    徐氏听的心头一慌,正想开口便听安国公毫不客气的开口了:“老二媳妇,这是怎么回事?杨大小姐可做了什么错事了?竟引得你如此泄愤?”

    寻常女子的生辰八字除了自家人,旁人是很难拿到的。徐氏能拿到杨大小姐的生辰八字那还得亏杨大小姐同欢哥儿定亲的婚书了。

    所以,安国公根本懒得听徐氏的辩解,便已经笃定这就是徐氏所为了,毕竟一般人是拿不到杨大小姐的生辰八字的。

    虽然徐氏不懂巫蛊之术,这么扎一扎小人只是泄愤,可任谁能看到写着自己生辰八字的小人被人扎了心里还痛快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