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总算食到肉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抓了小贼出门便遇上衙门的秦捕头巡逻,足可见佛祖菩萨也是看不下去这等恶行了。

    静安抽噎着被静远带到一边安抚去了。

    慧觉禅师见状不无感慨:“想三年前我来宝陵时宝陵还民风淳朴,路不拾遗,鲜少遇到什么恶人,怎的如今我来了还不到一日,便有恶贼连光明庵也闯得了?莫非是换了父母官,这新来的父母官不作为的缘故?”

    静慈师太闻言却摇头道:“非也。吴大人素日里也是个勤勉的。是近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闹出了这等风波来。”

    “原来是我来的不巧。”慧觉禅师恍然,“那倒是我的不是了。”

    静慈师太笑道:“你一人还能左右宝陵城不成?同你无关,就是不巧罢了!”

    正感慨间,慧觉禅师猛地深吸了一口气,道:“这香味也太霸道了!”

    那股氤氲的肉香无孔不入一般钻了进来,这叫人哪忍得?慧觉禅师从臂膀上扯下一块布条卷了卷塞入鼻子里,道:“如此,也只能稍缓一些罢了。”

    可到底还是有香味涌了进来,只是比不堵鼻子时稍稍好些而已。

    静慈师太笑骂他:“那你快些将人家姜四小姐的药方改完,待得一会儿肉来了,便吃得了。”

    慧觉禅师应了一声,这才复又低头专心改肉,不,药方。

    眼见老友低头做事了,静慈师太将佛珠串重新带回手上,拨弄着佛珠串心里默默念了起来:“忍一忍,且忍一忍,肉便来了……”

    只是静慈师太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一忍便当真一直忍到了吃暮食的时候。

    临近暮时,姜韶颜总算从小马扎上起身了。香梨见状,忙发出一声欢呼,抬脚便往一旁的壁柜里钻着找碗筷了。

    这硬生生忍了快一个半时辰,谁能忍得?

    姜韶颜能。

    对香梨拿着碗筷巴巴望来的眼神视若未见,姜韶颜将砂锅里的肉一块一块的夹出来放入静慈师太壁柜的瓦罐里。

    还不能吃?香梨惊呆了。

    “不到吃的时候呢!”姜韶颜说着,将一瓦罐的肉放入锅中,在锅中添了水,隔水蒸了起来。

    蒸了约莫一刻左右,才算彻底好了。

    便在此时,光明庵的钟声响了起来,到庵里吃暮食的时候了。

    如此,时辰刚刚好。姜韶颜对香梨道:“香梨,你去问静远师父要些稻米饭来。”

    宝陵城临近江南,日常所食也是稻米饭居多。至少姜韶颜来过光明庵数次了,看到的庵中主食都是稻米饭。

    听闻如今庵中食的稻米是城中米商送来的,姜韶颜灵敏的鼻子告诉她庵里的稻米应当是最上等的稻米,粘稠适度,一煮开香的很。

    庵中的小尼也知这是好米,奈何庵中人不少,做少了不够吃,做多了,总有人的胃口有好有坏,时有剩余。

    米自是扔不得的,只是好好的新鲜稻米饭成了隔夜饭,总觉得可惜。

    香梨很快便拎着一小桶米饭回来了,她去时不早不晚,便干脆等庵里的小尼都盛过饭之后问静远将剩余的米饭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