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七八章 不痛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王妃和顾婉音飞快的对视了一眼,俱是有些意外的神色——周语妍没了就没了,该怎么办自然有规章制度在,哪里需要二太太到这边来拿主意?

    顾婉音想了想,低声提醒王妃:“如今秦王圈禁,怕是为了这个。”秦王府上,是不许人进出的。就算是死人,也是一样。所以,二太太应该是不能去秦王府,所以找这边来想想法子。

    王妃皱了皱眉头,也是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不过很快的她却是叹了一口气:“我又能有什么法子?未必我们还敢违抗圣旨?”

    顾婉音点点头“大约是想让我们进宫去求求太后或是皇后娘娘吧。毕竟是堂兄妹,皇后娘娘也不好真硬了心肠不管这事儿的。”二太太必然是算准了这个,所以巴巴的上门了。

    王妃只是皱眉不言。看那样子,显然是不想进宫去周语绯跟前说这个话的。

    “到底是堂兄妹,二太太这么一求,我们也不好什么都不做。可是如今皇后娘娘看着就要临盆了,为了这个伤神实在是不应该。”顾婉音轻声言道,语气沉着而肯定。她心里也是不想要为了这个去让周语绯烦心的。

    “就是这么个道理。”王妃心疼女儿,顾虑的也是这个。她不仅怕周语绯伤神,更怕她为难。虽然周语绯如今贵为皇后了,可是这样的事情,她也不能说了就算数的。就是宫里的事情,如今也是段太后管着。让周语绯为了周语妍去求人,王妃打心底里不情愿。

    况且。周语妍做了什么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以往王妃不是没有可怜过周语妍,可是自从知道了周语妍做的那些事情之后,便是着实的只剩下厌恶了。

    王爷和周瑞靖都没吱声。不过显然都是差不多的心思。

    尤其是周瑞靖,坐在那儿高深莫测的淡淡喝着茶,顾婉音心里琢磨。这人怕是觉得周语妍去了也好的——一来不必再恶心,二来也是周语妍活着太累了。

    只是,这件事情真不出面也是不可能的。若是远亲也就罢了,可是这还是亲兄弟呢,真不管,外头怕是不知道该怎么议论镇南王了。

    镇南王到底没忍住,轻哼一声:“老二做出那样的事情。他们还有脸上门?若不是我如今腿脚不利索,我真得狠狠揍那混账一顿!”镇南王气氛的表情里又带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顾婉音看得真切,便是想——到底是亲兄弟,亲亲热热那么多年。真要跟仇人似的,也不能。镇南王就算对二老爷再怨恨再生气。可是也不见得就会将二老爷往死的整。镇南王心里想必也是难受吧?

    看着王妃仍然没有开口的意思,顾婉音只得开口劝道:“娘还是让二太太先进来吧。这外头天寒地冻的,而且又是这么一件事情,真不见也说不过去。找借口推了就是了。”

    王妃点了点头,无奈的吩咐人让二太太进来。

    二太太穿了一身素衣,头山也去了簪子钗环,只余一两件银饰。眼睛红红的,显然是狠狠的哭过。见了王爷和王妃,二太太勉强行了个礼。眼泪便是又落了下来,二太太一面擦眼泪一面哭道:“这是造了什么孽?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王妃干坐着,并不开口多说什么,只是唏嘘的附和一声:“是啊。”

    二太太又哭了几句,见所有人俱是淡淡的,便是再也坐不住。我起身朝着王妃跪下了:“我也知道语妍是个没福气的,人也糊涂。可是她到底还年轻……如今人也没了,那些事情咱也就忘了罢?我也别无所求,只想再看看她一眼。到底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若是……我这心里跟被刀子割似的。”二太太的面容看上去真切而凄婉,一派真心实意:“王妃您也是有儿女的,若是……您必能体会我的感受,我就厚着脸皮求您一回,替我进宫求求皇后娘娘开个恩典吧!”

    王妃却是露出一丝不痛快来,紧紧地攥着扶手一言不发。

    顾婉音也是有些不痛快——二太太也太不会说话了。那意思,竟是比喻今日周语绯若是不好了,王妃比她还伤心的。周语绯如今正临近生产,二太太这样说,虽然是无心的,可是听着到底让人不舒服。

    当下顾婉音便是开了。:“二太太可别这样比喻,咱们知道您是伤心过度,可是不知道的人,还当你是诅咒皇后娘娘呢。”

    二太太面色一凝,慌忙说不是。

    顾婉音随后便是道:“我们也明白二太太您的心思。只是现在夜深了,我们如何能进宫去?再则,如今皇后娘娘快要临盆,太后和圣上都是不许她操劳的……”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