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七七章 雪夜报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顾婉音寻了个机会,告诉了周语妍一件事情——元宵宴上,周语妍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的。

    随后并没有等多久,顾婉音便是听说了一件事情——秦王长子得了疾病,秦王妃急得不行,四处寻访名医。最后到底是没有用,秦王妃也不知道听了谁的话,竟是发下宏愿,说要在家中带发修行,茹素一生。

    又过半个月,秦王长子的病不治而愈。

    顾婉音心里明白,这是周语妍的手笔。只是不知道为何最后周语妍却是突然停了手。

    不过饶是如此,也是让秦王妃受尽了苦楚。

    其实处境最糟糕的是秦王。自从被软禁在秦王府之后,他便是意志消沉,每日只知借酒浇愁。喝醉了便是喃喃自语一些话,什么天地不仁,什么父皇不公,什么被奸人所害。骂着骂着,便是忽然哭起来,锤着桌子红着眼睛大吼:“李长风,你个王八羔子混蛋!你害了我呀,你害了我!”

    所有的主意都是李长风出的,秦王理所当然的便是将所有的罪责都推给了李长风,尤其是最后李长风在最紧要的关头忽然消失,更是给了他的军队一个狠狠的打击。

    秦王觉得,一切都是李长风的错。却是没想过他自己是个什么情况。若是他对李长风千依百顺,配合良好,或许未必会如此。

    自然,更重要的是天时地利人和。新皇样样齐备,可谓是天意,他自然无法逆天改命。

    秦王如此颓废,可是旁人却是无暇管他——秦王妃光顾着儿子了,而且在院子里修建了佛堂之后,便是几乎不出院子。就是周语妍,也是不肯再亲近秦王——在周语妍看来,若不是这个人,她如何会受这些苦楚?如今一并被囚禁着。生不如死……甚至,她连生孩子的指望都是断了:生下孩子来,陪着她受苦吗?陪着她被囚禁在这四方牢笼里吗?

    周语妍想着如今周家的风光,想着自己的凄凉。日日折磨着自己,不出半年便是只剩下了一口气。晃眼便是到了腊月里头。这日风刮得特别紧,呼呼的似恨不得要卷起屋顶来才罢休。到了晚间的时候,便是扯棉絮般的下起雪来。

    顾婉音等到周瑞靖回来,二人便是要过去给王妃和王爷请安——王爷的腿已经好了许多,不再是没有知觉,不过仍是需要拐杖才能走动。

    王爷那一众小妾姨娘们也是回到了京城。王妃指了最偏远的几个院子给她们住了。只有一个秦姨娘还许每日过来的,或是帮王妃伺候王爷起居,或是过来陪王妃说话。顾婉音见这秦姨娘似乎和别人有不同,当下便是好奇,偷偷的问了一回周瑞靖。这才知道,秦姨娘是自小就跟着王妃的,而且秦姨娘替王妃挡过一次灾,竟是导致不能生育了。王妃怕将秦姨娘嫁出去吃苦。这才给王爷收了房。不过秦姨娘从来不争宠,仍是和当丫头时候一般无二,更是让人敬重几分。

    顾婉音于是也对这位秦姨娘高看了几分。不过秦姨娘似乎性子有些清冷。除了王妃之外,竟是也不和旁人亲近,就是对王爷也是淡淡的样子。

    不过这些顾婉音也没功夫太关注了——如今她身子重了,每日哪里还有那么闲心?这一胎不像是那会子怀夕照那样轻松,似乎格外的折腾人一些。大约是那会子身子也不没彻底调养好,再加上秦王叛变那日受了惊吓劳累有些不稳的缘故。

    周瑞靖也是更加的小心翼翼——一点不许顾婉音劳累的。天冷之后,也不许她出门,只让她在屋子里来回走动。为了哄着她在屋里,也不知道变了多少huā样。

    今儿去王妃院子里,也是因为今儿是腊月初八的缘故。

    本来周瑞靖是想让人用竹椅抬了她过去的。不过顾婉音却是坚持自己走过去“哪里就那么娇气了?再说了,太医也说,越是临近生产了,越要多活动活动,否则怕是于生产不利的。”

    听了这话。周瑞靖这才不情愿的答应了,让丹枝撑着伞遮着风雪,他则是小心翼翼的扶着顾婉音,比捧了什么国宝还要更小心的样子,惹得顾婉音轻笑不已。同时也是受用不已——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对自己好?

    不过顾婉音自己同样的也是不敢大意了,下雪了地上有些湿滑,所以她走得很稳,也很慢。横竖时间还早,并不着急。

    夫妻二人一面走一面说闲话:“二太太最近很是憔悴的样子,是不是瑞明的情况不大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