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七五章 旧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新皇仁慈,但是大多数人却是都不赞同的。当下便是有几个老臣跳出来反对。不过顾婉音瞧得分明,其中周瑞靖没有在其中。似乎不管是妹妹被册封为皇后也好,还是旁的什么也好。都是不能提起周瑞靖半点的兴趣。他在那儿,倒像是事不关己。

    面对群臣的反对,新皇长叹一声,这才朗声道:“朕知皇兄他犯下十恶不赦的错,可是他到底是父皇的嫡亲儿子,父王在世时,教导我们最多的便是兄友弟恭,和和气气。嘱咐我们切不可兄弟反目。如今父皇才去不久,朕如何能对皇兄下那样的狠心还请各位大臣谅解则个。此事朕意已决,诸位大臣不必再言。”

    显然,对于此事新皇是铁了心的了。

    直到出了宫门,顾婉音这才靠在周瑞靖身上笑道:“以后咱们也算是皇亲国戚了。世子爷可有什么打算?”

    周瑞靖沉吟片刻,却是忽然一笑:“先将大门修好才是正经。那园子也是不成样子了。”经过了那一夜的折腾,大门已经破损,园子也是被糟蹋了。整个儿一个面目全非。只是这段时间他们都忙着,实在是没有功夫去理会这些,所以就一直没将这件事情认真商量过——还有就是,顾婉音觉得,国丧期间这么大兴土木的,也是让人看着不好。

    此时听周瑞靖这样说,顾婉音却是迟疑:“这会子国丧期间。而且,要修房子的也多,咱们也不急在一时。不然还是等等?”

    周瑞靖却是摇头:“等到那边的人都回来了,怕是不够住。况且,我也不想离他们太近了。”

    顾婉音诧异的看了周瑞靖一眼,低声笑起来:“世子爷也该隐晦些。这话让人听见可不好。就是王爷听见了,那怕也是不痛快的。”她其实也不想和那么多人住在一处。人多,是非就多。而她又是小辈。如何好管镇南王的姬妾和庶出子女的?虽然有王妃在,可是有些时候,王妃作为正妻也未必就好开口。否则让人说嘴是小气不容人。

    不过却也不可能像是当初老太太那会分家——周瑞靖那些庶出的弟妹们,年纪都不大,都不到顶门立户的时候。如何能分家?再说了镇南王和王妃都还在,又如何能分家?

    想起以后那些庶出的小叔子小姑子们的婚事都要她来操心,顾婉音便是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不过随后想起了顾琮瑞的事情。当下又笑起来:“我哥哥如今也是品级不低了,先前看中的亲事一直没能上门去提说,如今倒是可以先去问问,若是对方也愿意,那等国丧一过。就可以择日成亲了。哥哥年纪可也不小了。”

    周瑞靖并不答话,只是笑着听顾婉音一直嘀嘀咕咕的说这些琐碎的事情。心里却是觉得十分安宁满足——这样才有过日子的温馨和充实感呢,他就喜欢听顾婉音在他跟前说这些个事儿。

    等到顾婉音说累了回过神来,周瑞靖面对她嗔怒的目光和娇声质问,只是笑笑,随后不动声色的将话题转移开去:“那个齐氏,咱们就让她认主归宗吧。今儿圣上虽然没说对秦王同党如何处理,可是我估摸着,平北王可是逃不过的。就是不是满门抄斩。可是家眷沦为官奴,或是发配边关是少不得的。”

    平北王一直便是支持秦王的,那日逼宫和叛变,平北王一脉,可是出了不少的力气。新皇自然不可能放过平北王。秦王是先皇的嫡子,新皇可以网开一面。可是到底秦王下半辈子就是被囚禁的命运。更别说是非亲非故的平北王了。

    平北王一脉的下场和结局,可想而知。

    顾婉音眯起眼睛沉吟片刻,便是点了点头:“如此也好,省的我动手了。”她本是想……不过现在想来,却是没有那个必要了。齐氏认祖归宗之后,只怕受到的屈辱和折磨,不会少。说来齐氏也是倒霉——平北王一脉风光的时候,她并没有享受到半点,可是如今平北王一脉败落了,她却是要跟着遭殃……

    这或许就是天意,就是所谓的报应。

    说起齐氏,顾婉音倒是想起了顾昌霏来,想起牢里顾昌霏那副样子,到底有些心软,便是低声道;“你替我父亲递个养老折子吧。他如今身子不大如前,在家里养着最好不过。”

    “嗯,这次说起来他也是立了功,说不得圣上会有赏赐。不过你父亲那性子,的确不适宜在官场上。横竖你哥哥现在能撑起门户了,也不怕顾家没落。”周瑞靖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