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七四章 新皇登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顾婉音还不知道顾瑢音偷偷跑回来的事情,当下愣了愣:“二奶奶?她不是在庄子上?”

    丹枝斟酌一番之后,仍是将素琴已经遇害的事情隐瞒住,只说了顾瑢音从庄子上跑出来的事情。

    顾婉音皱起眉头来:“她到底想要做什么?怎么能从庄子上偷跑回来?那二房那头可知道了?不是跟她说了,让她消停些,日后等二爷消了气,再想法接她回来?”

    丹枝只是抿唇不言,若不是怕顾婉音知道了素琴的事情受不住,她倒是恨不得告诉顾婉音一切,好让顾婉音替素琴及报仇!要知道,素琴死得何其冤枉?想道素琴的死状,丹枝便是觉得心胸中似有一把火在灼灼燃烧,就算是将顾瑢音撕成碎片也不足以消其恨!

    “罢了,让她过来,我见见。”顾婉音沉吟片刻之后到底是如此吩咐。顾瑢音如今的情况已经是凄惨,她并不愿意落井下石,反而想帮她一把。到底是顾家的女儿,顾家的颜面是要的。否则将来说出去也是不好听。

    再说了,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顾瑢音已经失去了,犯了什么错也是惩罚足够了,何必再一直紧紧抓着她往日的过错不放?

    其实,顾瑢音也是糊涂,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这么惨。

    只是这件事情上顾婉音虽然有心想帮,却也是没有法子——顾瑢音对老太太做的事情,说到哪里也是没有理的。就是顾家想要找周家要个说法,也是直不起背脊的。再有子嗣的事情——张氏和她商量过。毕竟多了一个庶长子也不像话。可是顾瑢音现在却是不能自己生育了——二太太一句话便是让人噎得说不出话来。总不能真让周瑞明断了后吧?

    顾婉音并不是没有劝过顾瑢音,可是显然顾瑢音并没有听进去。

    丹枝是想拦着的,可是到底也不能违逆顾婉音的意思,便是只得无奈的将顾瑢音带进去——心里却是提心吊胆的。唯恐顾瑢音说漏嘴,让顾婉音知晓了这件事情。加上心里因为对素琴的死而造成的愤怒和怨恨,让她忍不住低头对顾瑢音冷笑:“不知道你午夜梦回的时候。有没有看见素琴就站在你旁边?”

    顾瑢音瞪大了眼睛,显然是有些恐惧,不过看着丹枝那副阴沉的模样,最后却是干巴巴的冷哼了一声,强做出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

    丹枝看着她紧紧绷着的背脊,微微冷笑。心道:看看她能撑多久?不过不打紧,就算素琴不去找她。自己也会去找她的。到时候这笔账,可得好好算一算。

    顾婉音见了顾瑢音之后倒是唬了一跳——才多少时间,怎么的变化竟是如此大?一身脏兮兮的狼狈自然是不必说了,最要紧的是那身子,骨头嶙峋的样子。像是多日不曾吃饱饭的。而且昔日保养精心的容貌,也是看着平白老了好几岁。

    想来,逃回京城一路上吃了不少苦的。

    只是顾婉音却是不知道,顾瑢音这幅样子不是因为逃回来的路上吃了苦,而是这几日躲着不敢见人,连吃喝也没有,这才变成了这幅样子。

    顾瑢音抬起头,怨毒的看着顾婉音:“你少装慈悲,你是什么货色我不知道?顾婉音。我恨你!若不是你我会变成这幅样子?你巴不得我死呢!而且,你不就是个嫡出的,有什么了不起?你凭什么处处比我过得好?还有,你打压我娘,还将她关起来,你还让人用麝香害我。又让我小产……本来应该是我嫁周瑞靖的,可是你却是抢了去!我恨你!我巴不得你快快死掉!”

    顾婉音愣了愣,面上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心头又想笑又觉得悲凉——没想到顾瑢音竟是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在了她的身上。竟是半点不知道反省的。真真是可悲又可怜,自然还有些可恨。她原本想着帮顾瑢音一把,毕竟好歹是顾家的人,虽然没有什么感情,可是却也不至于就看着顾瑢音彻底的陷入淤泥再也爬不起来。

    可是如今瞧来,她却是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了。顾瑢音非但没有领情,反而对她诸多埋怨。

    顾婉音静静的看着顾瑢音,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微微蹙起眉头:“你仔细想想,真是我害的?在那之前,你想想你和你娘做了什么?!庶女,是,你是庶女不假。可是我有的,你难道就没有?自小祖母就疼你,你犯了错也是不会重罚,就是你母亲,也是没吃过亏!她可是比我娘更风光呐!再有麝香,若不是你自己和甘露亲近,哪里有会被害的机会?就是小产,也并非是我的错!你也不想想,若不是你不听我的劝告,非要闹腾起来,会不会没了那个孩子!就是这次你被送走,你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