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挥剑斩东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院墙破败的清风观山门前,那颗百年树龄的银杏树上挂满了金黄叶子。

    秋风似刀,树叶哗啦啦从枝头削落,只一夜的工夫,便晕染开了一地的秋意。

    王不言站在山门前,抚摸着八师弟的头,“三通啊,我走了之后,你要好好打点好道观,别老道士回来,再气着。”

    八师弟眼里泛着晶莹,不舍地道:“七哥,能不走么?”

    王不言没回他,抬头看了眼旁边那颗五六米高的歪脖子柿子树。

    树上,零星残存的几颗柿子早已被这天地间的肃杀染红,且红得妖艳。

    他拨出了手中清风剑,凌空一跃,右脚似蜻蜓点水一般踏在了树上的歪脖子处,随即整个身体如飞在了空中一般。

    他手中的剑刷刷地刺出了几道剑花,随即,便有三个火红的柿子从树枝上掉落。

    王不言身形飘逸,早已在那三颗柿子掉落在地上之前立于树下,手似拈花一般,接在了手中。

    八师弟看到王不言的本领又精进了不少,心中忍不住感慨,也就是王不言没有生在古代,不然,肯定也能像说书先生口中那常山赵子龙一般,七进七出长坂坡,于千军万马之中,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

    想着半年前,王不言手持一根齐眉棍,连老虎都打跑了的场景,他更加坚定了这种想法。

    同时他也看到了王不言离开的决心,他虽有不舍,却只得改口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王不言嘴角上扬,笑了笑,道:“老道士他们下山的时候,不是说了吗,若回则必是盛世!倘若不回,那便不回了吧!”

    说罢,把柿子往八师弟手中一递,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道士带着六个师兄下山打小鬼子都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他们倒是音信全无,可战火却已经烧到了东安县城。

    县城沦陷,东安县境内,小鬼子如入无人之境,四处烧杀抢掠……甚至连隐藏在这深山里的清风观都飘来了山外人间炼狱的气息!

    老道士走的时候说了,自己的能力和年龄都还不足以下山去应对这乱世!又说了,等自己十六岁的时候,要是自己的本领学有所成,到时候便让自己遵从自己的本心,是留?还是执着于下山?皆可。

    王不言年幼父母双亡,无家可归,讨饭的途中差点没饿死,亏得老道士带回了清风观,把他养大。他当然听老道士的。是以在老道士他们走后,他没日没夜的苦练……

    敌寇犯我山河,匹夫自当奋起而抗之!

    莫说他已经达到了老道说的下山标准了,就是没有达到,在这个时候,哪怕是违抗师命,他也要追随老道士他们的脚步,下山救人。

    遵从本心?

    他的家已经没有了,他的本心便是,再也不能让自己没了国!

    更何况老道士待他如己出。

    此时老道士他们生死未卜,他当然要找到他们,若是老道士他们死了,他便给他们上香报仇。若是没死,他也要和他们并肩战斗。哪怕最后战死,他也要让老道士死自己身边,亲手给他送终!

    王不言一路向东,饿了就吃自带的干粮和柿饼,渴了就喝水,累了就休息一会儿。

    山间道路崎岖,越往前走,路也随之变得越难走了。

    道路两旁的那些乱石如同严冬里的冰棱子一般尖锐,若有不慎,脚下一滑,倒向路旁便可能被扎个头破血流。

    道险且长,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程,只觉得双腿都微微有些变沉了。道路终于不再那么崎岖了,王不言知道,这是快要走出大山了,相信再走不远,应该就会有村庄了……

    啪!

    王不言正欣喜于有村子便可以休息休息了,却忽地一声巨响,顿觉如晴天霹雳一般,惊了他一激灵!

    他早些年行乞,经历过的事儿加起来都能写成一部传奇。所见所闻的东西可不少,甚至还见过当兵的拿枪打死囚。

    只一听,便知道这是枪声!

    他心头一震,知道不妙,怕是遇上事儿了。

    想到各种最坏的可能,他不但不慌,反而格外镇定地朝着枪声的方向摸去。

    没过多久,便趴在了一处草丛之中。

    从小打架不下百余场,让他总结出了一个经验,千万别打没有把握的架。在不了解清楚对手情况之前,如果贸然出手,那吃亏的只会是自己。更何况对方用的是枪。

    王不言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他小心地探出了脑袋。

    豁然就见视线里,有一群慌不择路的人,正朝着他这边的方向冲了过来,这些人穿着脏兮兮的土布麻衣,大多还打着补丁,一看便知是哪儿的百姓。

    在这些百姓的后边还有两个身穿黄皮,短小瘦弱,长着罗圈腿的家伙正拿着枪,朝着这些百姓追击射杀。这俩货面目狰狞,似嗜血的恶魔一般,不但没有因为他们射杀了人而感到忏悔,反倒是随着杀的人越来越多之后,变得异常的兴奋。

    在那两个家伙的身上,赫然还有一面明晃晃的狗屁膏药旗!

    王不言反应过来,狗·日的是小鬼子!

    “啊,小鬼子,老子跟你们他娘的拼了!”这时,有一个身材如小牛犊子般壮实的樵夫拿着砍柴刀就朝着小鬼子冲了过去,却不成想,他手中的刀连小鬼子的毛都没有碰到一下,便被小鬼子的刺刀捅穿了胸膛,瞪着眼,气绝而亡了!小鬼子还不解气,又是一挑,樵夫的肚子被挑开了,肠子脏器流了一地,小鬼子这才开怀地笑着,放过了樵夫的尸体。

    又有一个人死在了小鬼子的枪口之下,前边逃跑的百姓逃得更加仓皇了。有两个逃的时候慌不择路,脚下没注意,绊在了石头上,顿时摔的手和头都破了,脸也在转瞬间被鲜血染花了,可是他们却顾不上处理。

    他们爬起来就跑,如同见了活阎王一般!

    他们跑近了……

    而这时,其中一个小鬼子已经抓住了一个穿着红袄的姑娘,那鬼子邪魅地笑着,嘴里喊着花姑娘的,别跑了,咿呀,快活的快活之类的话……

    自幼在别人的拳脚下被欺负着长大,王不言最见不得的就是欺负别人的人,更何况是拿着枪杀我国人的小鬼子!最可恨的是狗·日的小鬼子居然还以杀我国人为乐!越看越气,他眉头一挑,心间早已燃起了一阵熊熊怒火。

    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杀我国人者死!

    犯我妇孺者——

    杀!

    这俩小鬼子不杀不足以平他心中之愤!他手提着剑,从路旁蹭地一下窜了出来。

    逃跑的百姓吓了一跳。

    “快点跑啊,挨千刀的小鬼子追上来了!”

    “小道士,滚开,别挡着道!”

    有人大骂着,有人更是已经推开了王不言。

    王不言也不恼,他双目如鹰,死死地盯着那俩小鬼子,而那俩小鬼子也已经被他吸引了注意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