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沈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纹身是什么,但却笃定自己当初死里逃生一定和这个诡异纹身脱不了关系。

    甚至冥冥中他很多次遇到凶险的时候这个纹身总会莫名的发热,并且让他出现一种非常奇怪的饥饿感。

    ......

    一坛酒也就三斤多些,度数不高,类似地球上的普通啤酒的度数,所以就着这些不能对人言的回忆很快就喝得见底了。

    “呼!”

    一团酒气吐出来让沈浩更是放松,瘫在躺椅上居然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就这么睡了?

    是睡了,甚至还入了梦。

    梦里沈浩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头背生双翼的黑色怪兽,咆哮着要毁灭整个天地......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将沈浩吵醒,他睁开眼,发现天色早就大亮了,自己因为前些日子太累都没怎么休息,昨天又喝了点酒居然在院子里就睡着了,而且他还又做了同一个梦。

    伸了个懒腰,将脑中关于梦境的杂念甩掉,这不是第一次做那个梦了,胸口纹身不知不觉间似乎都快成了沈浩心里的一个执念了。

    “谁呀?”

    “小旗,是我,何老五呀。”

    “等一下。”

    慢吞吞的走到门口,打开门,一个穿着黑色锦袍腰间别着雁脊刀的壮汉正一脸献媚的站在门外。

    “老何?有事儿?”

    “小旗,搅扰您休息了,是,是有点事,总旗那边来了条子,说是有新的案子让您接手。”

    “新案子?我昨日才回来怎么会派到我头上?”按照规矩,昨天才回卫所里交了令是有三天假的。沈浩有些皱眉,他本打算好好休息几天的。

    “这个......好像是另外两位小旗官至今未归,所以总旗才......”

    “行了。条子呢?”

    “在呢!您请过目。”壮汉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长条铜盒子递到了沈浩手里。

    沈浩接过无奈的挥了挥手,壮汉这才离开。

    “一天天的事儿怎么这么多啊!”心里抱怨了一句,但条子都递到手里了,这种事情沈浩这样的小旗官是没有资格拒绝的。

    回到屋里,拿来自己的腰牌,用上面的铭文和法阵在长条的铜盒子上轻轻拂过,两者上的法力波动瞬间契合然后“咔擦”一声盒子才打开机括。

    展开来,里面是一张派令:

    急令,丙字旗甲组小旗官沈浩即刻起着手侦办五羊城三月廿四命案,情况随报,不得延误。

    落款是丙字旗总旗官陈天问。

    沈浩合拢手里的条盒子,摇了摇头,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枚令符用真火点燃,一盏茶的时间一名年不过三十的年轻校令便到了他家门口。

    “参见小旗,不知小旗有何吩咐?”

    “才接到陈总旗的条子,五羊城有大案,当地衙门办不了需要咱们跑一趟。你马上召集兄弟们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好的小旗,我马上就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