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蘑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哥,锅里的野兔肉好香啊,比昨天我们吃的还香。”

    小花也从灶房走了出来,抬着小脑袋,看着钟文,嘴里还不停的咽着口水。

    “小妹,别急啊,一会等阿爹阿娘他们回来后,我们就可以吃晚饭了。”

    钟文不知道自己今天做了两只兔子,会不会遭到自己爹娘的轮番骂,但想来是不会的,最多也只是唠叨几句,说自己浪费肉食罢了。

    几刻钟后,钟木根夫妇二人抗着农具,手里拎着稻草编织的蓑衣回到家,秀的手中还提着一篮子的野菜。

    “什么香味,这么好闻,谁家做这么好吃的饭菜吗?”

    刚走到空地前的秀,鼻子抽了抽,闻着到处飘散的香味。

    “阿爹,阿娘,哥做好吃的叫花兔,好香的。”

    小花向个小情报员似的,每次总会提前说上一句,好事还好说,真要是什么坏事的话,也不会藏着一些。

    “什么?小文会做饭了吗?这可是头一次的啊,对了,什么是叫花兔啊?”

    秀闻着这股香味,听着小花刚才的话,完全云里雾里的,自己的儿子会做饭,这可是开荒头一次啊。

    不过,对于小花嘴里的叫花兔,完全不明白了,钟木根更是一脸愣着,不知道什么是叫花兔,但对于家中飘着的这股香味,到是挺想吃的,更何况肚子饥饿的很。

    “我们尝尝小文做的那个叫花兔是什么味,香味到是挺浓烈的,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钟木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提着蓑衣挂在外墙上晾干。

    钟文没有说什么话,直接进到灶房,拿着一些稻草,端了锅下来,往着地上一倒。

    除了石子,包着两只野兔的大叶子全露了出来,灶房中的香味更浓烈了。

    “哥,好香。”

    小花蹲在钟文的身边,嘴里咽着口水,时不时的擦拭一把。

    秀进到灶房里来,看见煮粥的锅中脏的不行,地上被钟文倒着不少的石子,石子中还有两个大叶包起来的大包,心中自认为自己的儿子做的饭估计是不可能吃了,随既想提着锅去清洗一下,准备煮一锅稀粥吧。

    “阿娘,别动,这口锅现在还很烫。”

    钟文直接出言阻止自己老娘,要不然可就得烫出一个大水泡出来的。

    “小文,没事的,饭没做好就没做好吧,娘再去煮一些粥来。”

    秀看着自己儿子,在她的认知中,虽然自己的儿子有些浪费肉食了,但还是出声安慰一下。

    “阿娘,稍等一会儿,一会就可以吃了。”

    钟文说完后,用着稻草提着锅放在一边,这玩意现在可是还很烫的,可别伤着人了。

    随后,把那些石子弄到一边去,把那两个大吓子的大包弄到自己跟前,用着稻草擦拭干净。

    “哥,我要,我要。”

    小花看着钟文打开了包裹的大叶子,兔肉随既出现在眼前,味道浓烈,急得小花大喊了起来。

    “小妹,拿几个碗来装吧,要不然可不好分的。”

    钟文看着小花急切的样子,开口吩咐一声,手里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至于一边的爹娘,他可不好意思开口,但去拿碗的依然是自己母亲。

    “好吃,真香,原来小文真的会做饭,这味道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野兔了。”秀坐在灶房中的一块石头上,捧着一个碗,碗中放着一些兔肉。

    “嗯,这味道真是不错,从来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野兔肉,小文,这个叫什么兔来的?”

    钟木根手拿着一块闷得熟烂的兔肉塞进嘴中,那种味道,是他有生以来,从未感受过的,对于自己这个儿子的这份手艺,心中是肯定的,但在他的心中,却是不知道钟文从哪里学来的?难道是那个白胡子老丈吗?

    “阿爹,是叫花兔,用最简单的做法,把野兔肉闷熟,味道会非常的好,昨日白天,我和小妹在荒野地那边做过一次了。”

    钟文听见自己老爹的问话,赶紧回应着,虽然没有说叫花兔的说法,但还是说了昨天与自己小妹偷吃的事情。

    “叫花兔,不管叫什么兔,只要好吃就行,不过就是有些浪费了,两只兔子可是够家里吃好几天的。”

    秀对于今天晚饭用了两只野兔,心中有些不舍,但对于这叫花兔的味道,那必然是点赞的。

    “阿娘,您放心吧,野兔会越来越多的,以后咱家的这个灶房里,将挂满腊兔,到时候随便您吃。”

    钟文看着自己的母亲,心中有些难过,对于一个从未吃过什么好食物的妇人而言,而且又特节约的母亲,自己除了让她过上好一些日子之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