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困难重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色阴沉,似雨非雨的感觉,钟文都不知道今天能去干嘛了。

    地面潮湿,想去捡些柴火都不一定能烧起来,只能暂时性的,选择待在家中,等候着这老天爷开眼。

    手中拿着小木锄,在自家屋后开始挖着排水槽,真要是下起雨来了,也不知道这茅草屋能不能待,至少得先把这屋前屋后的排水槽挖出来,便于把雨水排出去。

    小花手中也拿着一根木棍,帮着钟文扒拉着泥土,虽然起不到什么作用,但至少小人儿的心思是好的。

    “哥,今天我们干嘛啊?我们还去做叫花兔吗?”

    小花对于昨日的叫花兔,一直处在回味当中,就如她昨夜的梦中,就吃上了好几回。

    “不知道,要是下雨了,肯定不能去,要是不下雨的话,咱们也去不了,这外面都被昨夜的雨水给打湿了,想烧火都难。”

    钟文在前面奋力的挖着排水沟,头也不抬的回应着小花。

    其实钟文的心里面,还有着另外一种好吃的东西,那就是蘑菇了。

    只要一到下了雨的天气,必然会从地上冒出好多的蘑菇。

    当然,村子里的人也会采上一些来吃的,只是介于他们对蘑菇的认识不足,采也只是采他们所认知的,而且种类非常的稀少,这对于钟文来说,那就是浪费。

    山林虽然不能往深处去,但至少可以在附近采一些蘑菇的。

    不过,今天是不可能去了,这蘑菇至少也得等个两三天才行,要不然,此时去的话,也只是刚冒出地面罢了。

    再过两三天后,钟文必然要去采上一些蘑菇的,加上只野兔,想来那味道更是绝美的味道。

    一早上加半个上午的时间,钟文兄妹俩终于是把自家屋子的前前后后,都挖出了一些排水沟出来。

    回到家的钟木根夫妇,看着家里被这两个小家伙弄成这副模样,想骂吧,又舍不得。

    “你们两个挖这屋子前后干嘛?这到处都是泥土,下脚都不方便了。”

    钟木根心中虽然有些不高兴,想骂也不好张嘴,但也只好说上两句。

    “阿爹,我们在挖排水沟,要是下起雨来后,这水就容易聚在一起,有了这排水沟后,这水就容易往下面流去。”

    钟文只得向着自家老爹回应解释起来,至少得让他明白,这排水沟的作用,要不然,被骂是小事,要是被揍,那可就冤枉大了。

    钟木根夫妇相互看了看,又看了看挖出来的排水沟,再回想着以前下雨的天气时,这才明白了起来。

    原来自家儿子这么的聪慧,这些事情本来应该属于大人们的,可如今,却是被自己的儿子想到了,心中惊喜异常。

    自从自己的儿子受伤之后,就发现钟文越发的聪慧了,虽然不至于聪明绝顶,可以与外界的读书人相比较,可在钟木根夫妇眼中,那绝对是很聪明了。

    从野兔,到钓鱼,再到煮食盐,他们夫妇二人,都不知道自己儿子的脑袋是不是被砸之后,就开始开窍了起来。

    心中欣喜难言,只要自己儿子很聪慧就行,以后说不定自己家中会越来越好,不再像以前一样,如此的艰难。

    钟木根夫妇没有过多的认知,更是没有读过书,认过字,很多事,也没有人给他们解释清楚,而村子里的人也都如此,再加之长辈们的传承与教导,他们基本的思维早已定型,不可能像个对世间万物有着好奇之心的状态。

    而对于钟文来说,这些本就是平常之事,但在此时的人眼中,那就属于异常聪明的。

    绝大部分的人,心中的思维是习惯性的,当习惯了也就属于正常化了,谁要是真的做出个什么异事异物来,那绝对会遭来反对之声。

    好在钟文的爹娘还算开明一些,也不至于把钟文揍成个猪头,如果放在村子里的一些人家,必然要遭到长辈们的棍棒侍候的。

    早饭依然如往常般,没有多大的变化,秀,对于家中的肉食,很是看中,平常也只是割上一点放进粥中煮一煮,好增加点香味。

    由于家中的食盐多了起来,秀也就开始大方了一些,往着粥中多撒上一两撮食盐。

    可钟木根夫妇二人,却是不知,食盐摄入量的增加,也使得他们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饭后,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雨,可这样的天气,依然是阻止不了钟木根夫妇二人下地劳作的,披着稻草编织的蓑衣,抗着农具去劳作去了。

    而钟文兄妹俩,因为这小雨天,也只能坐在屋舍门口,望着外面的天空发起呆来。

    无聊的钟文,只得从自己睡的茅草席下,拿着那十六片木片出来,一一摆放在屋舍门前,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观看了起来。

    顺手从屋舍门外,捡了个小石子,开始在地上写写画画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