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叫花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夜醒来,天色大亮,钟木根夫妇早已不见。

    钟文从茅草席爬了起来,看了看身边的小花,此时睡得跟只小猪一样,嘴解还冒着泡。

    出了屋舍,站在空地前,开始做起了广播体操,钟文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打发这无聊的早晨,也可以说是煅炼了。

    当然,具体的煅炼项目,钟文也不知道可不可行,煅炼可是需要耗费很多的体力,以及热量,可家里面除了稀粥就是稀粥了。

    虽然也会加一些野兔肉进去,或者加一些鱼肉进去,但钟文要的热量可不是这么一点点。

    钟文需要的是高能量的食物,更或者是每天能吃上一只野兔子,或许这样的话,才能把这因煅炼而消耗掉的能量补充回来,要不然,自己这副小身板,估计几天都抗不下来的。

    做了一整套广播体操后,这停了下来,随既去了灶房,打了点水,还弄了点盐,奢侈的洗漱了一回。

    如果被钟木根瞧见了的话,必然要把钟文说上一顿,哪有农户人家用精贵的食盐来漱口的,这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钟文可不怕这破老天,真要敢给自己一个雷劈一回,自己非得去找阎王那告状不可。

    “哥。”

    小花站在屋舍门口,又是一个鸡窝头,每天都是这样的状态,看着钟文,使得钟文都不知道为何自家的小妹,总是这样,难道不能自行打理一下自己的头发吗?

    “小妹,过来,我给你整理一下你的头发,每天你要学会整理头发,别老是起来后,弄得头上顶着个鸡窝一样,小心生虫子。”

    钟文拉过小花,坐在空地前的石头上,帮着小妹整理起头发来,嘴里还不停的数落着小花。

    小花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自己的哥哥帮着自己整理头发,感觉有这么一个哥哥,挺幸福的,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钟文,也不知道自己哥哥为何变化这么大,以前可真不是这样子的,小花更喜欢现在这样的哥哥。

    “去灶房打点水洗一下脸。”

    钟文帮着小花整理好头发之后,喊着小花自己去灶房洗脸去,自己则是坐在石头上发起呆来。

    钟文想着今日要做些什么,比如钓鱼?好像家里最近的鱼有些多了,还是算了吧。

    再比如,对了,好像荒地那里的吊脚套没有去查看,今天得去那边查看一下吊脚套,还有自己做的那根木棍也得完工,那可是自己打造的一把长枪,或许不是太好,但也是可以做为武器使用的。

    没多时,钟木根夫妇二人回来,瞧见兄妹俩个也已经起床了。

    “小文,小花,今天我们要去观里看望一下李道长,你们在家可得好好的,不要去山林里面。”

    秀出声向着钟文兄妹俩交待了一声,随后抗着锄头下地去了。

    钟文记得昨日夜间,自己阿爹阿娘他们,好像是商量着要去找村子里的长者们商量李道长的事的,想来今天他们一会儿吃完早饭后,肯定要去观里看望李道长的。

    看望人,可不能空手去的,至少得备些礼物礼品什么的,可村子里的人家,谁家又能拿出什么好东西出来啊。

    至于要备些什么礼品,这些都不是钟文需要考虑的,小娃们是不可能随行去观里看望李道长的,只能由着家里的长辈们去了。

    “哥,今天我们去干嘛?”

    小花看着钟文,想从钟文嘴中得知,今天计划要干的事情。

    “我先把这杆长枪做好,吃完早饭后,阿爹阿娘他们要去观里看望李道长,到时候,我们去荒地那边去查看一下吊脚套,今天哥给你做个烤野兔吃,不过你可不能告诉阿爹阿娘他们。”

    钟文从灶房里拿出菜刀,开始对着自己的那根木棍打磨起来,至于好不好使,钟文暂时也不知道,先做好再说吧。

    “哥,你做的这根木棍用来干嘛啊?”

    小花蹲在钟文前面,看着钟文手中的那根木棍,根本不知道自己哥哥为何要做一根木棍。

    “做了肯定有用的,如果看见有蛇了,哥也可以用这杆长枪戳死它。”

    钟文头都没抬,只管打磨着手中的这杆长枪,随口向着小花说道。

    小花听完钟文的话后,突然想起以前与钟文去山林时,所碰见的那条大蛇,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早饭后,钟木根夫妇从家中拎了一只烘干的野兔,去了村子里,与着村子里的村民们汇合,出门前又是叮嘱着钟文兄妹俩一句。

    钟文看着阿爹阿娘他们离开后,随既,拎着菜刀和篮子与小木锄,当然,早上打磨好的那杆长枪肯定得带上的。

    “小花,你把火石带上,一会儿我们就去荒地那里烤野兔吃。”

    钟文顺带着拿了个碗,装了一些食盐,想着今天去荒地那边烤只野兔当作大餐。

    兄妹俩把家里的门关好之后,这才往着荒地那边走去,一路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