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重伤的李道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日,大家又恢复到往常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钟文每天依然带着小花,忙着捡柴火,钓鱼,制盐,虽然制盐的次数不会太多,毕竟煮盐则需要大量的草木灰。

    几天后,钟文脑袋上的那块破布,终于可以拆掉了,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包裹,钟文都觉得脑袋都快要捂烂掉了。

    拆掉破布条后,钟文还要求自己的老娘,帮他把头发给剃短了,成了个小短发,第一,是因为天气的原因,第二也是习惯的问题,第三嘛,方便。

    就因为钟文头发剃短之后,还被村子里的小娃们给嘲笑了一番,好在钟文也不会去计较什么,难道让一个年龄加在一块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去跟几个小屁孩斗一斗嘴吗?那不是拉低了自己的智商嘛。

    在这些日子里,钟文的脑中,一直在研究那些字符,同样也在演算一番。

    钟文的古文不是很好,应该说有些差,前世学习的时候,也没往这方面去学习,这下到好了,吃大亏了。

    如果钟文的古文非常之好的话,说不定对那些字符的组词组句有着极大的帮助,可眼下,只能是望洋兴叹了。

    虽然每日都有些许的进展,但对于钟文而言,那也只能说是寸步不移,原地踏步。

    钟文有些恨自己前世太调皮了,为什么不去学古汉语学呢?为什么选择机电这么一个专业。

    吃亏是福,吃亏是福,抱着这样心态的钟文,觉得也挺好的。

    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跑到这个世界来的,说不定哪一天,自己也能高座庙堂,成就高官厚禄的。

    虽然这样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了,但钟文就是这样安慰着自己。

    “小妹,今天我们不去钓鱼了,我们去小河那边的荒野地里下些套子,昨天我们不是看见有好多的野兔粪便嘛。”

    吃完早饭后没多久,钟文拿着早已做好的麻绳,提着篮子和菜刀,准备今天去荒地那边下吊脚套。

    “哥,那边有蛇的。”

    小花对于去下吊脚套到是没有什么问题,但荒地那边的茅草丛生,而且多有蛇类出没,顺口提醒了一下钟文。

    “没事的,到时候砍根竹子拿在手上敲打,可以惊走那些毒蛇。”

    钟文迈着小腿,往着小河那边的荒地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说。

    小花跟随在其后,嘴里哼着小小歌谣,听在钟文耳中,另有一番味道。

    如果有头牛的话,自己兄妹俩坐在老牛的背上,或许这就是田间牧童,再吹响一根竹笛,那画面,绝对非常的唯美。

    可惜,别说是牛了,村子里四条腿的动物,除了人之外,就只有一两条狗了。

    兄妹俩来到小河边,砍了几根竹子,剁成小截状,放进篮子中,留作吊脚套固定之用,又顺便砍了两根长竹子,拿在手中。

    一路敲敲打打,惊走了不少的小动物,其中就有不少的蛇类。

    每隔一段距离,钟文就会固定一个吊脚套,当然也是有选择性的下吊脚套的。

    野兔也好,其他的兽类动物也罢,大多数都有习惯性的路径,所以,钟文下吊脚套的地方,多是选择这样的地方。

    至于野鸡,那肯定也是有的,只是野鸡习性与野兔的习性又有所不同,也是最难套的了,需要用诱饵才能套着野鸡什么的。

    钟文以前还想过,要是养上一两条狗的话,那到是可以追上野鸡的,更甚者追上野兔都有可能的。

    只是村子里的那两条狗,都属于公狗,想下仔,那也是没办法了。

    至于以后,钟文必然会选择养上一两条猎狗的,哪怕自己少吃一口,也得养,有了猎狗,怎么得也可以追上一只野兔什么的。

    再说了,真要进山林里,有猎狗开路,至少可以避开很多的危险,那可以说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时至午时,钟文兄妹俩终于下好了所有的吊脚套。

    随之往着不远处山边的小路走去,而那一条小路,就是离开小村子的小路。

    小村子这边,属于四面被山包围的小村子,村子里的女子长大后,如果需要外嫁,也只能走这条小道出山去。

    当然,嫁进到小村子里的妇人们,也都属于最近的几个村子的人,不过最近的村子,离着这里也有些距离,估计得有二三十里的地。

    钟文所在的这个小村子是没有名字的,因为附庸在龙泉观,所以村子里村民们的亲戚,多数都称之为龙泉村,也会称呼为龙泉观村。

    上到小路上来的兄妹俩,坐在小路边休息,从这荒野地里穿行,可真不是人干的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