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制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祈福好长一段时间,道人们才结束了他们的那些动作,以及停下了他们嘴里的道语话词。

    村民们这才开始散去,往着村子里走去,一会儿得赶紧吃完早饭,今天还有不少的事等着众人。

    回到家的钟木根一家人,忙活着做起了早饭,小花在帮着烧火,钟文却是无事,但也开始想着准备给家里弄些盐出来。

    钟文的脑中,开始回想着前世所看到制盐的办法,草木灰融解之后,再过滤再烧制,反复几次,到是能得到所谓的钾盐,但这方法繁琐,但也是农家最为简便的方法了。

    至于附近有没有所谓的石盐矿,在钟文的记忆中,是没有的。

    对于石盐矿,或许只是自己不知道,更或许是村子里的人也不清楚,等有空了,必然要去看一看,找一找的。

    早饭后,钟文一家,又前往阿才家中,准备今天的法事。

    对于这一些,钟文的记忆中,还是有的,也知道该怎么做,就算不知道具体情况,只要跟着大人们就可以了。

    一口博木棺材,摆放在阿才家中的屋里,阿才与他的三个子女,身上披着麻布衣服,跪倒于棺材边上。

    四人的表情木然,更或者是属于对生活无望的状态。

    随着村民们开始聚集,龙泉观里的道人们带着一些法器也过来了。

    对于村子里每去世一人,必然是要通知观里的,不管是正常过世的,还是不幸身亡的。

    一是因为这里的人,所登记的均属于龙泉观附庸,二是因为龙泉观擅长以法事为主的丧事。

    对于没有认何认知的村民们,自然必须以龙泉观为主,谁也不识字,更是没出过什么远门,对于外面的一切,都是不知的。

    当然,道人们给村子里作法事,是无须收钱的,因为属于龙泉观的佃户,再收钱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更何况这属于悲痛之事,龙泉观里的道人们,也不会在此时往主事人家伤口上撒盐的。

    法事,需要进行一整天,所以需要依照长幼之序来进行。

    从村里的长者们开始,一户一家的进到里屋进行祭拜。

    轮到钟文一家时,空中的太阳早已在正中间了。

    钟木根带着自家的娘子儿女,进到里屋,向着阿才一家说着些宽慰的话语,基本都是一些安慰的话,顺便送上一些礼。

    最后,由着道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向着躺着阿花的棺木行礼祭拜了起来。

    结束之后,钟木根夫妇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才带着钟文兄妹俩出了屋门,回家去了。

    随后,一家家的继续进行着祭拜,算是一场无声的告别仪式吧,虽然话语不多,但也能使得阿才一家心中稍有一些宽慰。

    回到家的钟木根夫妇,抗着农具,去往了田间地头劳作去了,留下钟文兄妹俩在家。

    钟文坐在空地前的树底下,两眼无神的望着前方,心里重重的叹着气。

    心里思虑着才叔一家,也不知道往后这一家子如何过下去,更是不知道少了一条胳膊的才叔,如何把家中的三个子女抚养长大。

    如此沉重的负担,将来要压在才叔的身上,如果手还在,身体也健全,那自然是问题不大的。

    但对于少了一条胳膊的汉子而言,诸多的事情没法干了,更何况还有抚养三个未成年,而且还小的子女。

    小花手里拿着一块早上未吃完的鱼块,咬着走近钟文。

    “哥,你吃。”

    小花递着鱼块到钟文的嘴边,盯着钟文,也不知道自己哥哥为何如此长嘘短叹的。

    “你自己吃吧。”

    钟文把小花拉着坐在自己身边,摸了摸小花的小脑袋。

    “哥,今天我们还去钓鱼吗?”

    小花对于钓鱼很是上心,至少家中的鱼肉越来越多了,而且还有着不少的存货,只要自己哥哥继续钓鱼的话,想来家中的灶房里,将会挂满鱼干的。

    “今天不去了,一会哥哥需要弄些稻草,烧成草木灰来煮水。”

    钟文从才叔一家的事上回过神来,向着小花说了一声。

    “哥,煮草木灰干什么啊?”

    小花一脸无知的盯着钟文,好似在看一个傻子一样,哪有煮草木灰的,这不是个傻子也是个愣子。

    “一会儿哥要煮些盐出来,家里的鱼肉太多了,有火烘烤了也不好吃,得做些腊鱼,还有腊兔子,稍晚一些时间,让爹和我去山林里看看套子上有没有套到野兔子。”

    钟文看了看小花,随之解释了起来,至于小花听不听得懂,也管不着了。

    小花一脸的不相信,煮盐,哪里有这么好的事,至少她是知道的,家里的盐都是用一些东西,去观里换的,哪有可能用草木灰煮出盐来的。

    钟文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